文/《中国周刊》记者 刘霞
供图/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厕所组织
责编/刘霞

“厕所革命”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涉及到全球许多国家。中国如何更好地推进厕所革命?适度借鉴国际经验,无疑是明智之选。事实上,早在2004年,世界厕所峰会首次在北京召开,15国代表商讨“厕所革命”,北京市的公厕改造就开始引入国际合作。

随着这些年城市、乡村,尤其是旅游行业掀起的“厕所革命”风潮,国际合作进一步走向系统化,中国的“厕所革命”,正成为国际合作的重要内容。

盖茨基金会:将技术和产品商业化

长期致力于世界环境卫生事业的比尔及琳达·盖茨基金会(简称“盖茨基金会”)是中国“厕所革命”国际化合作的积极参与者。长期以来,盖茨基金会与包括政府机构、私营部门和学术机构在内的合作伙伴合作,开发创新技术,支持并倡导改善最贫困社区卫生条件的新模式和公共政策。盖茨基金会从中发挥的作用是投资早期研发,为企业开辟道路,帮助其进行技术和产品的商业化。

我们可以从以下一些轨迹,捕捉到盖茨基金会与中国“厕所革命”的亲密接触:

2011年,盖茨基金会推出了厕所创新大挑战,在全球范围内征集创新性方案解决卫生挑战。2013年,厕所创新大挑战来到中国。盖茨基金会与北京科技大学合作,联合主办“厕所创新大赛-中国区”项目,为新世代厕所的研究和试点测试提供资助。

2015年11月中旬,国家旅游局与盖茨基金会在北京举行合作会谈,盖茨基金会表示愿意积极投入到中国的“厕所革命”进程之中,并与中国开展实质性合作。合作的领域包括:资助中国有关研究机构开展“厕所革命”方面的战略研究,重点研究“厕所革命”对中国目前经济社会发展的意义和作用,目前中国厕所使用方面存在的问题,并从技术和市场等方面进行分析、提出建议;与国家旅游局联合举办厕所技术、管理等方面的国际研讨会,邀请国内外专家与会,介绍实践经验、好的做法和先进技术,扩大“厕所革命”的国际影响力;联合举办厕所技术大赛,推动厕所先进技术和产品的市场化,推动适合中国国情的技术和产品在旅游厕所建设管理中的试用和推广;积极推动最新的生态环保厕所技术在中国西部地区开展试点,探索解决广大西部高寒缺水地区厕所技术难题,并帮助西部地区解决厕所建设管理实际困难;积极寻找第三方机构,做好社会资金捐建旅游厕所项目的管理工作。

2016年,盖茨基金会与中国国家旅游局合作发起了“全国厕所技术创新大赛”,资助先进厕所技术的开发和应用,从而使中国和全世界有需要的人们从中受益。优秀方案由国家旅游局在中国国际旅游商品博览会上进行获奖作品实物宣传展示,并在全国进行试点应用与推广,而盖茨基金会则为符合基金会要求的获奖方提供额外资助和支持。基金会所举办的两轮厕所创新大赛为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9支研发团队提供了共计500万美元科研经费,共同打造无需外接市政管网与电网的创新环保厕所。

2018年11月6〜8日,盖茨基金会在北京举办“新世代厕所博览会”,展示全球新世代厕所的创新技术和广阔的市场前景,以促进卫生、环保、安全、可负担的“新世代厕所”尽早服务于全世界。

⋯⋯

过去的7年中,盖茨基金会投入了两亿多美元,将大部分精力用来关注粪便处理的整个价值链,最终与合作伙伴共同开发了新一代无下水道连接的厕所技术。而这之中,与之建立良好伙伴关系的中国企业也受益颇多。

厕所是公共事业、公益产品,但是厕所里面有商机,要让商家在厕所建设中有利可循。

在北京举行的“新世代厕所博览会”上,合作共赢成为最吸引人的话题。来自中国的企业克莱尔、艾克森和中国中车,已成为盖茨基金会携手的合作伙伴,纷纷推出了他们的新世代厕所和万能处理器产品。

克莱尔、艾科森和中国中车这三个中国企业都是盖茨基金会的合作伙伴。他们有效推进的离网式厕所产业化的进程,不仅可以满足中国国内需求,还可以满足国际市场的需求。

从2016年底开始,盖茨基金会在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支持下,进行了万能处理器项目在中国落地的比选和双方互访工作,考察挑选合适的商业伙伴。

中国中车在深耕环保相关产业的同时,也注意到了这一项目,并希望借助基金会在全球环保产业的影响力和在科技创新领域的强大资源,帮助推动改善中国国内卫生环境并将相关经验推广到世界其他地区。与此同时,盖茨基金会也非常看重中国中车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和全球销售网络,与基金会能达到优势互补的协同效应。在此契机下,中国中车获选为万能处理器项目在中国的落地方,也成为了盖茨基金会在中国推广“无下水道卫生系统”技术的最为重要的商业伙伴之一。

在中国政府推广的“厕所革命”之下,中国计划到2030年让所有城镇居民都能用上清洁厕所,但届时仍将有5000万农民家中没有连接下水道系统,盖茨基金会相信,包括中国企业和科研部门在内的新型厕所技术的国际合作,不仅能够帮助中国贫困人口解决清洁用厕的问题,还可能引发更多产业的发展。

厕所革命成为国际合作新亮点,产生了积极的国际示范效应。2015年5月,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访问世界旅游组织时,建议西班牙也来一场旅游厕所革命,世界旅游组织秘书长瑞法依非常赞同,回应说:“这是个非常棒的主意”。

世界厕所组织:参与改造4000个公共厕所

在中国厕所革命发展的历程中,发端于新加坡的国际性非营利机构——世界厕所组织与之有着特殊的渊源。

2001年7月13日,中国在争取到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的主办权后,基于“绿色奥运”的口号和目标,北京市厕所卫生的问题被提了出来。国家领导层面意识到,在2008年之前,北京新式卫生厕所的建设应该是北京成为2008年奥运会所规划的场馆、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访问中国,和孩子们一起游戏。

可是,要从哪里学习先进的国外经验,做出符合国际标准的现代化厕所的规划呢?如何才能更好地让中国利用2008年奥运会树立崭新的国际形象,给数以万计的国际友人留下好印象呢?

恰好在这个时候,2001年11月19日,世界厕所组织在新加坡成立了。当时中国国家旅游局在收到世界厕所组织关于参加于新加坡举行的世界厕所峰会的邀请时,当即决定派代表参加,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和来自全球不同国家厕所协会的朋友交流学习。

从此,世界厕所组织和中国厕所革命之间的故事开始了。

2004年,世界厕所组织和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北京市旅游局共同举办了“第四届世界厕所峰会”,这也是北京市为迎接2008年奥运会所做的一项准备工作。当时北京面临两个重要课题,一是如何对旧城现有的三十片历史文化保护区内的公厕进行改造,二是如何建设节水型健康厕所,并实现粪便处理的生态化。这届峰会结束后,直接促进了世界厕所组织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长城等景点以及北京市内胡同里4000个公共厕所的整改工作。

宣传安全的卫生习惯,为许多活动提供援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包括家庭、社区、政府和志同道合的组织在内的合作伙伴一起工作。

到现在提起来北京这次峰会,世界厕所组织创始人、华裔新加坡人沈锐华也忍不住夸赞,“北京举办得真的很好”。后来北京奥运成功举办,沈锐华笑言,“北京奥运的成功,也是厕所的成功。因为厕所不成功,也不会给别人留下好印象。”

在世界厕所组织成立的17年里,所组织的16届世界厕所峰会中,有4届是在中国举办的(其中一次在中国台湾),其间,世界厕所组织参与的在中国国内举行的各级别的厕所卫生会议和环境会议更是举不胜数。

2015年起,世界厕所组织在新加坡筹款,开展了一项针对改善中国农村地区学生如厕条件和卫生文化素质的公益项目——“彩虹校厕”计划,来配合习近平主席在2015年7月11日提出的中国厕所革命的要求。实际上,“彩虹校厕”的项目筹备和选址在2015年的2月已经开始了,显示了世界厕所组织的主张和中国政府的政策导向是不谋而合的。

世界厕所组织在河南洛阳十数所乡村学校开展的公益项目“彩虹校厕”。校厕由学生们自己清洗,看到厕所最终在自己的双手下变得非常整洁,孩子们维护公共卫生的意识更加自觉。

迄今,彩虹校厕计划已经为项目所在地河南洛阳的12所乡村学校的数千名师生修建好了安全、卫生的冲水式厕所,并有计划地为孩子们提供相关的卫生课程和免费的香皂和厕纸等,大力推广中国厕所革命在教育领域的实践,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找到许多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中国改厕找出路

作为非政府非营利机构,各类社会组织在理解公共需求、衔接各方资源、搭建交流平台、促进利益平衡等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对深化“厕所革命”也具有重要作用。近年来,最早提出“厕所革命”举措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中国偏远农村地区实施的“社区环境卫生全覆盖”等项目影响深远。

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就已经将农村改厕工作纳入《中国儿童发展规划纲要》和中央《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中国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他们与中国政府合作开展了多个重大试点项目,与水和环境卫生相关的厕所问题一直是他们关注的重心。

最初,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主要是通过成立专门的项目来实施,例如在1994年成立水、环境卫生与个人卫生项目,主要是为儿童和妇女提供安全饮水和卫生厕所,消除与水及粪便污染造成的儿童疾病与死亡,其中也包括由于地质条件造成的水源污染,如氟/砷污染。现在,推广消除人类排泄物污染的卫生设施,主要是厕所和洗手设施,仍是他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从2011年开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中国全国爱卫办开展农村环境卫生全覆盖试点项目,中国疾控农村改水技术指导中心为项目技术支撑单位,合作推广创建“粪便无暴露村庄”在我国的可行性,从而为在中国改厕找到出路。“粪便无暴露村庄”指全村家家户户都建有和使用卫生间,消灭传统的大粪坑式厕所,无人随地大小便,整个村庄无粪便暴露现象。

作为项目试点,2011年时,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河池镇拉显新村刚移民建村,很多村民家里没有卫生间,直接在户外挖个土坑,用几块砖头或支个篷布做厕所,臭水污物满地。鸡鸭猪牛羊也是满村跑,弄得到处脏兮兮。农村环境卫生全覆盖项目改变了大家的生活方式,不单家家户户使用卫生间,无人随地大小便,而且连乱扔垃圾的现象也没有了。很多村民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卫生,把村道、家门口扫得干干净净!

2016年,广西共有包括拉显新村在内的68个乡村获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授予的第二批农村环境卫生全覆盖“粪便无暴露村庄”称号。

右一为儿基会项目专家杨振波。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又在2016年联合全国爱卫办、住建部,启动了整乡环境卫生全覆盖试点项目(2016年〜2020年),项目在山东邹城市、河南栾川、四川泸县、甘肃岷县、青海大通县具体实施。全国爱卫办负责河南、四川、甘肃省项目工作,项目具体实施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农村改水技术指导中心负责;住建部负责山东、青海省项目工作。整乡环境卫生全覆盖试点项目周期五年,项目目的是推广农村环境卫生全覆盖项目理念,建立示范乡镇,总结经验,为在全国推广农村环境卫生全覆盖理念奠定基础。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国代表处水与环境卫生项目专家杨振波博士介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采取创新的方法,开展社区主导的环境卫生全覆盖,以改善农村家庭的厕所。“也就是说,我们在社区开展教育,以社区为主导,消除社区内粪便暴露(非卫生厕所与随地排便)的现象,并倡导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例如用肥皂洗手等。这是一个家庭、学校、医院和社区卫生所共同参与的过程。我们的专家为社区提供支持,帮助人们了解粪便暴露所导致的风险,让村民自己动手设计造价低廉的卫生厕所。在技术上,农村家庭可以使用双翁式化粪池或粪尿分离堆肥厕所等等。但我们仍需要针对不同环境,如寒冷的气候,探索更多的解决方案。”

“厕所外交”创造机遇

中国轰轰烈烈的“厕所革命”,已经引起了多个邻国的注意。

2017年12月,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率团访华时,曾提出两国可在新的领域展开合作,其中就包括卫生且高质量的厕所。此前,“厕所先进国”日本已在印度和东南亚地区发起了“厕所革命援助”,联合日本国内的企业进行技术、产品、理念和经验输出。

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日本政府希望通过“厕所外交”为中日两国改善关系创造机遇。日本将在技术支援和卫生教育领域作出贡献,借此强化中日合作。

另外,中国的“厕所革命”也为日本的有关企业带来了商机。在发明了温水冲洗坐便盖(washlet,卫洗丽)的日本著名企业TOTO海外事业部整体销售量中,中国销售量占了一半左右。日本外务省等部门也向其寻求帮助,咨询该“如何帮助中国”。另外,日本驻华大使馆也已与中国政府开展协商。为了把握中国农村的需求和实际情况,日方还将派出现场考察团。具体而言,日本希望支援中国在农村普及厕所技术,并进行卫生教育,借此强化中日合作。

除日本外,韩国也想搭上中国“厕所革命”的顺风车。

中国大力推进“厕所革命”,聚氯乙烯(PVC)等石油化工产品的需求激增,韩国企业LG化学及韩华化学生产的主要产品就是PVC材料,如果中国市场的需求增长,这些公司也将直接受惠。以印度推行的“清洁印度”事业为例,印度政府宣布在全国增建6000万多间厕所及下水道系统后,PVC产品需求大涨,韩国相关企业对印度的出口量也激增。

目前,韩华化学正以PVC材料为基础攻占中国市场,同时还计划不断拓展高附加值化学产品氯化聚氯乙烯(CPVC)的需求。

2018年11月6日,比尔·盖茨在北京举行的“新世代厕所技术博览会”上发表演讲,他指出,中国开展的“厕所革命”,将为全球创造60亿美元的新商机。无论是卫生教育的普及,还是技术和商业上的合作,抑或外交上的突破,中国“厕所革命”的全球合作,必将谱写新的范例。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