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幸福时刻

1407

文/《中国周刊》记者 王艳玲
摄影/林长丰
责编/王艳玲

广阔自由的海洋,是自然界最丰富的馈赠。尽管巴天孩子很贫穷,但我们这些游人谁也无法体验到他们的快乐和幸福。拍摄于仙本那。

“让我们在前往远方之前,先关注一下我们已经看到的东西。”这是《旅行的艺术》结尾最后一句话。林长丰的作品,我们以旅行者的角度来看,感受到了社会不同层次的幸福、温暖和希望。正如《旅行的艺术》指导的是人生的旅程,它调教人们发现平实人生中对美的敏锐感觉。林长丰作品的呈现,亦可以看出在照片中的人和物在摄影者眼中的美好,作品中透露出的“幸福的时刻”就象舞台上的戏剧一般,每个人物在一刹那间将一生的火花点燃发亮。

左图:佛塔里的门窗,拍摄于缅甸;右上图:两位印度女孩正在欢快地聊天,拍摄于印度;右下图:清晨,到处可见化缘的僧人,拍摄于缅甸。

在每段不同的旅程中,我们都会看见不一样的风景。不论是喜是悲,挥汗或落泪,值得珍藏的是记忆。当我们把记忆转变成影像,从影像中撷取不同阶段累积的能量,把影像延伸到每一个故事之后,也带给了我们不同的氛围和韵味,就好像空气弥漫的味觉感受。

始建于1592年的琥珀堡位于斋普尔北部城郊的一座山丘之上,是斋普尔的旧都,由于城堡由奶白、浅黄、玫瑰红和纯白石料建成,远看犹如琥珀,故被称为琥珀堡。拍摄于印度斋普尔的琥珀堡。

林长丰早期曾是新闻记者,他通过镜头演绎照片背后的感动来观察世界,新闻记者的工作影响了他日后的拍摄手法及作品风格,在林长丰的每一张照片里,都有相当完整的构图与恰到好处的快门机会,他的观察方式有一种陈诉背后故事的震撼力量。

清晨,到处可见 化缘的僧人。拍摄于缅甸。

当他把拍摄对象由新闻转向人文、纪实摄影以后,他不停地行走在路上,将拍摄范围、拍摄对象扩大到整个东南亚、中亚等国。他的作品反差很大,有高原的粗放也有斋普尔的琥珀堡特写,有化缘归来的沙弥也有雨中孩童回家的幸福。他如同一导演,等着人、事、物自行组合而成一幕戏时才按下快门。

清晨的河面弥漫着浓雾,盛装的原住民渡河过来,去参加一个盛会。拍摄于尼泊尔奇特旺。

他放飞自己,有随意挥霍或游荡的时间和空间。摄影就是他的生活,每一幅作品的背后都能看见他最醇厚的感情。生活需要细节,细节是凌乱的,林长丰用彩色的影像老练地平衡了两者。人物的神态是一个人物的灵魂,林长丰没有居高临下,而是心静如水用平视的目光记录了这个瞬间。

早晨跟渔民出来打鱼周遭晨雾笼统,俨然飘进了古时的山水画。拍摄于重庆乌江。

林长丰每到一个城市就会怀着谦卑的态度接近它。对于什么是有趣的东西、著名的景点、路边的小贩都不带任何成见。他游走在大街小路上,闭上眼睛去聆听那里的喧嚣或平静,体会那个城市带给他的喜悦或沉静。在当地的马路或狭窄的街道上,他欣赏那些认为有些好奇的细节。就如在艺术作品中找寻有价值的因素远比从现实生活中找寻来得容易,生活把我们的注意力直接导向生活中的精彩时分而无须润饰或造假,它们所展现的生活气韵生动、井然有序。这种气韵和秩序是我们纷扰错乱的现实生活所不能呈现的。

临近纳木措的草原。拍摄于西藏纳木措。

林长丰用他的影像踏遍千山,看尽万象,定格了对生活的一个小的缩影,也保留了足够的视野、体察和同情。


林长丰,新闻记者出身。倾心纪实和人文摄影,作品散见于国内大型报刊,并多次获过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