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正旺
责编/王艳玲


张正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生物多样性与生态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动物学会副理事长,国家湿地科学专家委员会委员,国际鸟类学家联合会委员。

 

我国沿海地区人口稠密,经济发达,人类利用历史悠久。滨海湿地资源丰富,其开发在沿海经济建设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上世纪50年代以来,滨海湿地资源逐步从单一开发利用发展为农、林、牧、副、渔、盐等多种经营的综合开发利用模式。改革开放后,沿海地区大力发展海洋经济,发挥了各自滨海湿地的资源优势。滨海湿地资源为沿海经济的繁荣作出了贡献,同时对沿海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迁徙候鸟面临的威胁

随着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经济的高速发展,导致这一地区湿地严重退化和丧失。由于各地对海域的围垦仍在进行,估计未来我国滨海湿地滩涂面积丧失的速度会加剧。此外,气候变化导致的干旱致使江河水流量减少、严重的水质污染以及过度捕捞导致滨海湿地的底栖生物的产量减少,从而也会减少迁徙水鸟的食物供应。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6年,仅黄渤海地区因围垦而丧失的滩涂多达88万公顷,同1950年相比,这一地区潮间带湿地减少了37%。此外,外来物种入侵、水产养殖和各种旅游开发等因素,也对迁徙水鸟的生存和发展构成了不同程度的威胁。

围垦。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对东亚及东南亚潮间带栖息地特别是黄海(含渤海)的状况分析报告,黄渤海面临的最紧迫的威胁就是沿海陆地的围垦和填海。江苏省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在沿海地区围垦造地27000公顷,新围填的土地将按照6:2:2的比例分配,即60%用于农业、20%用于生态、20%用于建设。跨越海岸线582公里长的江苏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就处于沿海开发的“主战场”。2007年,该保护区的面积已经调整过一次,从原有的450000公顷缩减为280000公顷,减少的170000公顷土地被所在的各个县市或建成港口,或成了临港工业储备用地。滩涂湿地面积的减少、人为干扰加剧等导致该保护区的部分水鸟的数量出现明显下降。

不合理的水产养殖。亚洲水产养殖业占全球总量的90%,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养殖是在中国。黄渤海地区的潮间带,现已有很大比例被养殖网箱和盐场占据。水产养殖虽然保持了一些湿地的特征,但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养殖规模和单位水体的养殖密度不断扩大,不合理的养殖方式使得海水流动变缓,输入营养物质变多,水体自净能力降低,污染加重,破坏了候鸟栖息地。尤其是在辽宁、河北一带,由于在大面积的海参养殖过程中大量使用药物清池,导致湿地生物多样性减少,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降低。调查发现,在有海参养殖的区域,几乎没有迁徙水鸟栖息。

过度采捕滩涂贝类。中国滨海湿地的主要渔业生产工作之一是贝类采捕,除冬季外各季节均进行生产,采捕方式主要为机械采捕和手工采捕。其中,对食用贝类(四角蛤蜊等)的机械采捕主要集中在春夏两季,而对食用贝类的手工采捕贯穿各季节,此外,对饲料用贝类(光滑河篮蛤)的采捕为机械采捕,主要在夏秋季。贝类的密度受每年渔业生产的时间、强度影响较大。例如,河北南堡湿地红腹滨鹬的主要食物光滑河篮蛤由于夏秋季当地渔业的集中捕捞形成了其幼体种群在次年春季的爆发,为红腹滨鹬万里迁徙中停期间的能量补给提供了优质的食物,但春季当地开展的对四角蛤蜊大范围的机械采捕又会对滩涂基底造成很大扰动,从而使所有软体动物(包括光滑河篮蛤)的密度下降。由于不同类型的机械采贝对滩涂基底破坏程度不同,被干扰滩涂的恢复时间也相应不同,在机械捕捞个体较大、埋藏较深的食用贝类时会对滩涂表层造成更大的破坏,其恢复期也相应更长。如果春季此类采捕在滩涂上大范围实行,将会对底栖动物的数量造成严重干扰,生产力下降,从而影响水鸟的能量补给,更会对潮间滩涂生态系统带来持久的损伤。

生物入侵。出于保滩护岸目的引种的互花米草在滨海滩涂上定居并迅速扩散,成为我国滨海湿地最严重的外来入侵种。目前互花米草是我国沿海潮滩分布面积最广的盐沼植被之一,从辽宁到福建沿海地区淤泥质潮滩上均有分布,对滨海湿地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尤其是水鸟产生了重要影响。大片密集的互花米草群落就如同在鸟类与食物间形成一道“绿色隔离带”,减少了鸟类的活动区域与取食空间,直接影响到湿地内涉禽的数量和种类。

偷猎毒杀。2012年秋季在天津北大港湿地保护区发生了毒杀东方白鹳事件,导致20多只东方白鹳被毒杀身亡,几乎占迁徙路线种群总数的1%。在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路线的许多海滩及邻近地区,都存在非法捕鸟、捡蛋、毒杀等行为。根据《中国偷猎水鸟状况研究报告》,滨海地区辽宁、山东等省市偷猎最为活跃,2012年3月在辽宁沿海发现了长达200米的毒饵带,被乱捕滥杀的野生鸟类90%以上没有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范围内。由于不是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乱捕滥杀这些野生鸟类还无法用法律等手段来惩罚。偷猎毒杀是滨海地区对候鸟最直接的威胁,有的犯罪团伙甚至跟随候鸟迁飞路线一路捕杀。要从产业链根源打击投毒者、贩卖者,没有买卖才能没有杀戮。

除了上述主要威胁因素之外,滨海候鸟栖息地还存在化工污染、候鸟食物不足、旅游开发过度、放牧过度等威胁。例如,江苏盐城、如东等地风力发电的建设均对鸟类的栖息地造成了不良影响。在河北省的北戴河湿地、滦河口湿地等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人类活动干扰和退化。北戴河湿地由于开发建设和旅游活动等造成水鸟数量显著下降,滦河口湿地由于围垦、养殖及上游来水减少已严重退化,很多大型珍禽与10多年前相比踪迹难觅。浙江、福建、广东和海南省的一些河流入海口及红树林湿地也都面临着开发和围垦的威胁,水鸟种类和数量也已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滨海湿地候鸟与栖息地保护的关键措施

目前,最有效的保护候鸟栖息地的措施莫过于建立自然保护,这是保护候鸟最直接的方法。我国在候鸟繁殖地、越冬地均设有很多自然保护区,但对迁徙路线的重视程度远远不足,某些候鸟迁徙停歇地选择需要特殊的条件和要求,例如红腹滨鹬45%的个体停歇地选择渤海湾海岸线上仅20千米的区域,斑尾塍鹬种群逾43%的个体选择黄海的江苏条子泥和东沙区域停歇,因此应在迁徙水鸟关键停歇地建立保护区。此外,我国自然保护区的孤岛化、破碎化使得“迁徙路线”的保护面临保护割裂问题,应打破地域界限,建立候鸟迁徙路线保护管理协调机制,各保护区通力合作,数据共享,为候鸟的生命通道保驾护航。

外来入侵物种互花米草的快速发展就如同在鸟类与食物间形成一道“绿色隔离带”,减少了鸟类的活动区域与取食空间,直接影响到湿地内涉禽的数量和种类。江苏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上海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都存在大面积滩涂和乡土植物海三棱藨草等被互花米草取代的严重情况。针对这种情况,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等已采取多种措施清除互花米草,恢复原生植被或光滩,并已取得了一定恢复效果。除互花米草入侵外,滨海湿地水鸟栖息地退化和水鸟觅食生境被人为改变的情况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通过对互花米草的治理和退化栖息地的恢复,将为各类型的迁徙水鸟提供大量适宜的栖息地。

候鸟迁徙没有国界之分,保护候鸟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相关国家的共同努力,因此加强迁徙候鸟的保护需要有效的国际合作。我国滨海湿地属于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区,目前国际上已经建立了迁徙鸟类栖息地信息交流和合作保护的机制,辽河口、黄河三角洲、江苏盐城、崇明东滩、香港米埔等保护区已经加入了相关的鸟类保护网络。进一步加强与候鸟迁徙路线上的相关国家合作,实现信息共享,交流候鸟及其栖息地保护方面的经验,在越冬地、迁徙停歇地、繁殖地对迁徙候鸟实施全面的保护,才能保证这条迁徙路线上候鸟的生态安全。我国在候鸟研究和滨海湿地保护方面与欧美国家还存在明显的差距。因此,借鉴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在候鸟栖息地保护管理方面的先进经验,大力加强中国湿地的保护和管理,将为候鸟的长久生存和发展提供条件。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