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银钏/诗文 吴景腾/摄影

《芊芊荷叶》
叶子只是叶子
那里来的纹理
叶子里面有叶子
有神经的分布
有情感的迁移
不只是荷叶
是地图
是心的地图
纺织着我们
悄悄走过的时光
和复制的
新地图
只有你读得懂

惊蛰时,我接到吴景腾电邮来的荷叶图片,上面有些毛毛虫;春分时,吴景腾寄来荷叶迎风;谷雨时,他又拍了含苞的荷花,层层包裹的淡淡粉红,在池塘里与昆虫对话。接下来是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吴景腾几乎总是踩着节气的鼓点,寄来荷的各种景致。

一年四季,他守候着许多地方的荷花。他的时间随着二十四节气运转。除了平日拍荷花,每逢节气也一定会到荷塘去摄影创作。

“都是荷塘风景,节气时有什么不同?”

迎朝露》
只有你能把天空的蓝色
放在手掌上
缓慢地
我在最温柔的时辰来到
光线做的床
沉睡的蓝刚刚醒来
映照露珠
坦诚的心迎向天空
呼喊你的名字

“当然不同的,天地有话对荷说。”

吴景腾1953年生于台湾嘉义大林,既是摄影艺术家,也是资深新闻工作者。他追拍荷花四十多年,从台北、新北、桃园、嘉义、台南,一直追到上海、南京、淮安、北京、哈尔滨……

以前,只要和我碰面,他往往都是带着笔记本电脑,一边喝咖啡,一边带我欣赏他电脑中从各地拍回来的荷花图片。深邃的荷塘景色深深感动我,不禁像吴景腾一样以荷思索生命。他是用镜头来聚焦,我则陆续写诗,记录下他所拍回来的四季荷花给我的感动。不知不觉,日积月累,已为138幅摄影作品写了138首新诗。这些哪里是诗哦!分明是我长年看荷花写荷花,住进荷年荷月荷日里的心的悸动。我忘了时间,也忘了到底写了多少,直到吴景腾告诉我,已写了138首。

《大 千》
盛满晨光
盛满霞彩
盛满靛蓝
我是最初的梦
寂静

去年7月,吴景腾和我合作的摄影诗话集—— 《人生为荷》 于台北出版,同时也在台北和高雄两地举办了 《荷诗对话——吴景腾追荷摄影展》 。今年5月,江苏淮安国际摄影馆也主办了 《荷诗对话——吴景腾追荷摄影展》 ,同样的荷花照片和诗作,在不同的地方,有相同的感动。荷花与诗如何对话?我也不明白,只是直觉感受到,每一朵荷花都带着一首诗,每片荷叶也印刻着一首诗。每每看着看着,心里就有诗的声音回旋。

展览期间,台湾各地的人们来到台北或是高雄展场,欣赏吴景腾拍的照片,也和我讨论诗句。有些人搭了长途车,专程来看展览,有些人等在现场,就是要和我们讨论心中的感怀。人生为荷,人生为何,在不同年纪,我们总是有不同的体悟。

在淮安,人们在多幅拍自淮安荷花荡的作品前面伫足沉思。那是吴景腾在2017年拍摄的淮安雪日荷花荡。“那年,我请淮安日报社摄影部主任程钢帮我关注淮安的天气,如果下大雪即通知我。2017年大年初四,程主任告诉我淮安正在下雪,我隔天立刻搭机赶往南京,转搭车到淮安,和程主任会合再赶往金湖县荷花荡,到那里已经半夜12点了,隔天早晨5点半起床,黑蒙蒙的荷花荡没下雪,气温大约是零下3摄氏度左右,气象预报7点太阳才会升起。我们开车在一望无际的万亩荷花荡里寻找拍摄的景点,东方的天空色彩慢慢变化,7点钟太阳从远处的树梢升起,为一大片枯萎的残荷,倾注温暖与热情,美极了!” 吴景腾向我述说着心中的震撼与感慨,一首首诗也在我心里生长。

《乾 坤》
雪地里
我留下线索
所有一切都被收藏
只留下孤独
不在场的证明
证明不在场
不安在雪地里生长
漫长的黑夜在地底
只有你奔来
为我打开
日光的天线

为了拍摄“雪荷”,吴景腾还从网上查找到哈尔滨有位旅游达人叫冰城馨子,也就是赵天华女士,她拍过哈尔滨伏尔加庄园的雪地残荷,于是吴景腾请她帮忙关注哈尔滨的荷花及雪况。

2017年11月底哈尔滨开始下雪,友人告诉他:“气象预报12月9日还有可能下雪。”他8日就乘飞机赶到了哈尔滨。吴景腾后来说:“当夜开始飘雪,我整夜辗转难眠。清晨,天微微亮,带着相机和三脚架到荷花池畔。雪停了,气温零下20摄氏度,看到白雪停留在莲蓬上,荷的生命力实在太强了。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荷因繁茂而美,不因衰败而废。凛冽冰雪中的残荷铁骨铮铮地伫立着。枯萎并不意味着消亡。艳丽逝去,必将奇葩重生!

《老夫老妻》
亲爱的
我已老去
来到雪地了
是否记得青春
是否记得往事
追寻一生
原来我们是彼此的宁静
失去睡眠的夜
原来我们是彼此的月光

他给我传来哈尔滨的雪荷图片和他的心情写照,我为之震动。白茫茫一片,只有枯枝撑着雪。不由地心中响起诗的声音:“雪地里/我留下线索/所有一切都被收藏/只留下孤独……”

雪荷的震撼,激发我心中诗意不断:“来到雪地了/是否记得青春/是否记得往事/追寻一生/原来我们是彼此的宁静/失去睡眠的夜/原来我们是彼此的月光”。

自2010年起担任台北历史博物馆馆长的张誉腾也偏爱吴景腾拍的 《雪荷》,他说:“吴景腾远至哈尔滨拍荷花,雪地里何来荷花?冰原上,白茫茫的一片,只有荷的枯枝,但是他却拍出天地间的讯息:地底仍有希望,只要春天来到,荷会再生,生生不息。枯枝不代表死亡,只要有心,只要有春风,春暖时节,荷会再来。枯枝是指向天地的生存。

数十年拍摄荷花,吴景腾领悟到荷的生命观。“荷花四季,春、夏、秋、冬,好像人的一生。荷为人生,人生为荷。春荷、夏荷、枯荷、雪荷都有各自每个时刻的美”,在他的镜头下,荷是蓬勃的动力,荷是生命的轮回。

为了追荷,吴景腾总是立刻动身,争分夺秒,拍回荷的千姿百态。

《秋天的舞蹈》
花不见了
落尽繁华
香气余波
花去了何处
月光包裹
踏出轻盈脚步
张开双手
转动夜晚
跳舞
只要跳舞
离开的欢笑也会回来
一起跳舞
《荷影共舞》
暮色中
荷叶舞蹈
我和我的孤独跳舞
我和我的影子跳舞
波光闪闪
黄昏不老
青春正在路上

9岁开始接触照相机的吴景腾,从小有着摄影梦,报考大专时,只填台湾当年唯一有摄影科的世界新闻专科学校印刷摄影科。吴景腾一生钻研摄影,他曾任台湾联合报系新闻摄影中心副主任,曾获第25届文艺奖章,第13届、第16届金鼎奖 (新闻摄影类),以及第23、24、26、27届曾虚白新闻摄影奖。也曾担任2009年、2016年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 评委,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办的2011年关注贫困全球摄影大赛评审委员。

《绽放的理由》
为了蓝色
为了更接近天空
连夜奔行
向上绽放
我是花
是荷花
是生命的召唤
不急不徐
就在今天下午三点
为了远方赶来的云朵
我从绿叶间升起

今年5月,我们从淮安返回台北的次日,我还在睡梦中,他又一次传来荷花图片,附加说明:“这是新北市新店安坑的荷,今早拍的。”原来,他的心中早就记挂着那朵荷,因此,一回来便立刻去拍。我看着那朵初绽的荷,又有诗来到心房:“蜻蜓如约来到,立夏,我在风中等待,夏天的开始,温度刚刚好,见荷如晤。”

吴景腾对光影、画面有着独特的构思。早年,他在学习摄影期间,对黑白摄影、纪实摄影、运动摄影、风景摄影、生态摄影、人像摄影等各类题材,他都有尝试。直到有一天,他想:“如果东拍一张、西拍一张,无法显现自己拍摄风格,于是选择离家最近的台北植物园荷花池,尝试拍荷花,初期先拍50张不同姿态的荷花,再增加到100张、200张,希望经由构图、光线、呈现不一样的主题。”

《夫唱妇随》
说好要和你一起赏荷
说好要和你一起赏荷
荷花正看着我们
那朵花就像我遇见你的那个夏天
下午三点十五分三十二秒
我看见你经过身旁
美丽如荷
为荷会遇见
荷为人生
人生为荷
因此我就一直追着你
跟着你的脚步
随着你
徐缓的转动
然后
我们一起向前走

1983年,他先后在台中、台北、高雄等地举办“荷花摄影巡回展”,彼时,摄影大师郎静山 (1892-1995)特别前往台中为他的摄影展开幕剪彩。郎老告诉吴景腾:“你的荷花拍得很有生命力,要继续拍下去。”

郎静山老人的这句话在年轻的吴景腾心中像首歌,反复播放。从此,他追着荷花,拍了40多年。

我从没看过这么特别的荷花。或许是吴景腾一生都在追新闻,看遍世事人情,看透时光。因此,他拍的荷花有一种特殊的寂静,有着独到的体悟,喜怒哀乐、生老病死、爱恨悲愁,尽在他的取景框里

《绮 丽》
荷花娇欲语
李白《渌水曲》的诗句
荷花心事
粼粼水波
那些将说未说的
一千多年了
醉在湖边
夏天的暗香
除了绮丽
我听见语词迁徙到云端
在歌唱中绽放
《并蒂莲》
唐代杜甫有诗
并蒂芙蓉本自双
唐朝皇甫松有诗
芙蓉并蒂一心连
宋代周纯有词
染相思
同心并蒂
古诗词里惊喜多
相偎相依
两朵荷花并生一蒂
相伴到老永不悔
只要有心
爱的神话总会和我
不期而遇

吴景腾拍的荷花有一种特殊的寂静。

而这份寂静是经过磨练的。

“我开始拍摄荷花时,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早上六点到植物园观察拍摄荷花,到八点半就去杂志社上班。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荷花的生长过程像人生一样,从出生、幼年、青年、壮年到老年,也有喜、怒、哀、乐。荷花冬天枯萎,春天又复苏。我的心深受启发。”

我想,他观照荷花,而荷花也观照了他。于是荷的思想在他心里生根发芽。

40多年来,风雨无阻,他守着荷花池拍摄。他在守着什么?

即使我们已在去年出书,同时也在台北、高雄、淮安等地举办了荷诗对话摄影展,吴景腾依然守在荷塘边,守着他心中的荷花。

我继续接到他从各地拍摄来的荷花图片。

今年母亲节,他拍摄了一朵荷花和一片荷叶,在来信中写道:“一朵荷花,旁边一定有一片荷叶,这片荷叶称为‘伴生叶’,它是供给花朵养份的,像妈妈撑伞在保护小孩一样,无时无刻的照顾。小孩在妈妈的保护伞下茁壮成长。愿天下的妈妈都快乐。”

《荷花遗忘的事》
跟着我
往前滑行
那些荷花都到那里去了
深秋
稀疏荷叶
冷风水雾波光
荷花遗忘了什么
是不是忘了
还有红冠水鸡

我看着他拍的花与叶, 《伴生叶》 美丽的荷叶,美丽的爱。

今年四月下旬,我们前往淮安前,先到南京,拜访了南京的荷花达人、中国花协荷花分会副会长丁跃生,他在为 《人生为荷》 所作的序言中写道:“余种荷植莲三十余载,与吴先生同喜荷成为莲友。观吴先生的荷花摄影,让我联想起佛,荷在佛的世界里是崇高、圣洁的象征。”

佛家说人生三重境界:一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三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吴景腾拍荷,拍出了境界,拍出了特殊的寂静,一尘不染。

《悄悄话》
只想对你说
不给别人听
一张荷叶好说话
莲蓬正秋天
趁着没有人看见
为何我爱你
我忘记了上面的草儿
再说一遍悄悄话
应该是
为荷我爱你

彼时,丁先生的荷花园里的荷都还在缸里抚育,有些才刚开始长叶子。吴景腾拍到一朵“花”。很美。我问这是在那里拍得的?怎么我没看见?

他笑了。他说,那不是荷花,是荷叶,是在缸里初生长,探头看世界。于是,我心中又有诗:“前世度不成,今生来等你。我是你的船。2019年,春夏之间,荷叶说。”

还记得今年春分时,他拍白鹭鸶飞过荷田,我回他:“白鹭鸶的翅膀上有春天的味道。飞来荷的春分。”他很高兴,又传来几张,我写诗回他:“于是,我展开双翅,乍暖还寒,拥抱一池初绽的荷。故宫似远还近。我们一起去看看苏轼的寒食?或是就在至德园等待吴景腾?”他回我一个害羞的笑脸。

《秋诗裁缝》
玫瑰色
浅绿
淡紫
鹅黄
粉红
再加上一点点白
风的信差
送来
今年秋光裁缝的衣裳
暗夜为荷而穿
《谢谢你的亲吻》
谢谢你来
谢谢你记得
谢谢你的亲吻
我们曾经一起旅行
曾经美丽生活
我将远行
最后的时光
我的心因你而跳动

夏日,他寄来盛开的荷花,我回他几句:“一个季节已经夏天。一个还在春日。跨海,我们看到荷的不同风景。有特别的光。

他又传来更多荷花。我的手机像是荷池,一年四季开满荷花,盛满夏日时光。

前台北历史博物馆馆长张誉腾曾说:“吴景腾不但把握住每个刹那,而且以镜头作画,拍出有如画作的荷塘风景。”台北历史博物馆紧邻南海学园的植物园荷花池,张誉腾长达7年在那儿上班,他常遇见守候在荷花池畔的吴景腾。“他拿着照相机,守候着池塘。他那专注的神情,让我想到盛夏的绿池红荷。”

《月光杯》
我的心
藏着时间的细语
香气吹来一帘花梦
你的名字是我的月光杯

是的,吴景腾就是荷。寻寻觅觅,反复拍了40多年,荷的四季都在他的观景窗里。但是,他还在不断思索。也许,他在按下快门时也想着,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荷花而来?

“人生为荷,荷为人生。”盛夏,他传来这句话,附带一张绮丽的荷花。

《比 翼》
荷塘写了一首诗
正是
南宋诗人杨万里的《小池》
其中两句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头
莫非是他昨夜返来

照片里彷佛有暗香飘来,我想起曾为他的荷花写诗:“荷花娇欲语/李白 《渌水曲》 的诗句/荷花心事/粼粼水波/那些将说未说的/一千多年了…… ”忽然间,我想,吴景腾此生不就是为荷而来,他要把那些藏在心中未说的荷花心语,好好说一遍,于是他穷尽大半生,追着荷池跑,他要说出“荷语”:“人生为荷,荷为人生。”


吴景腾:摄影名家,1953年生于台湾嘉义县大林镇,曾任台湾联合报系新闻摄影中心副主任、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技术教师,2009、2016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评审委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办2011年关注贫困全球摄影大赛评委。

 

 


欧银钏:台湾知名女作家,出生于澎湖县湖西乡。曾任台湾《皇冠》杂志编辑、联合报系民生报资深记者。1998年被《台湾文学年鉴》选为“十大文学特写人”之一; 曾获台湾 “五四文学奖”之文学教育奖、最佳华文宝藏奖。

 

 


来源:中国周刊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