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北京曾有过两位非常著名的女副市长——雷洁琼和范瑾。雷洁琼是中国卓越的社会活动家和教育家,是民进的创建人和领导者,并长期担任着国家领导人的职务。她在七十年代曾出任过北京市副市长。范瑾是1936年参加革命工作的,是我党新闻宣传战线的开拓者、奠基者之一,是一位传奇的女性,她有个无人不知的儿子叫俞正声,有个无人不知的丈夫叫黄敬,还有个无人不知的舅舅叫范文澜。她在六十年代曾出任过北京市副市长。【来源:通世智库;作者:陶斯亮 ;编撰:仲富民】

  我们中国市长协会女市长分会有个很好的传统,即逢年过节都会去看望一下为国家建设发展做出过贡献的老同志。

  1999年12月的一天,我与时任中国市长协会女市长分会的秘书长王荫萍,和女市长分会副会长,原重庆市副市长鲁善昭一起,到红霞公寓慰问两位老人。

  约的是下午三点见雷老,我们带去一盆三种颜色的蝴蝶兰,漂亮极了,这是大家对她的祝福。

  当时雷老已是95岁高龄,不久前因摔跤造成股骨胫骨折,这是一种大骨折,很难痊愈,何况她如此高龄。雷老配合医生硬是创造了一项医学上的奇迹,以95岁高龄做了股骨头置换术。本来医生是不想冒这个风险的,但查身体后她健康得很,什么病都没有,于是医生打破了常规,采取积极的手术治疗,让她能早点站起来,能提高晚年生活质量,如今她真的能下床走路了。

  我们见到的老人家神采奕奕,令我们十分欣喜。她端坐在沙发上,显得宁静而高贵,笑容满面的迎接着我们,这热情的微笑来自95岁的老人,让我们倍感亲切。她脸上很光洁,没有老人斑,眼镜后面一双眼睛很有神,不似一般老人那样浑浊暗淡。她依然唇红齿白,她说下面的牙都是自己的真牙,上面才是假的。她听力健全,思维敏捷,表达顺畅。她的记忆力非常好,还记得与我妈妈一起开会之事,说我长得像妈妈。

  我们问起她的养生之道,她很利落的笑着说:“不养生,不锻炼,多用脑,多学习。”可见在她平平凡凡的老年生活中,那旺盛的精神头在于终身学习,以及内心的充实。

  雷老一生有过激动人心的战斗生活,常遇暗流和风暴,但她是一个地道的乐观主义者,就如她95岁高龄挺过做股骨头置换手术一样,术后又硬朗自信乐观的走进社会,投入工作。

  她听说王荫萍是民进中央委员,我们都离开后,她还让秘书打电话问起王荫萍的情况,关心得很仔细。雷老不仅关心国家大事,也关心身边的凡人小事,这显然是她精神品德的自然流露,是我们最应该学习却又不可企及的。

  雷老的家门口有武警岗哨,她享有国家领导人待遇。但她的寓所里却空空荡荡,客厅的阵设十分简单,两组老式沙发旁摆着几盆花草,除此没有什么东西,俭朴得很。她无儿女孙辈,家中只有阿姨相陪,显得冷清,但墙上一幅对联上的八个苍劲大字却给人以力量。“铁石老梅,苍松翠柏”,我想,这就是雷老的写照。

  2011年,雷老以106岁高龄离世,她的人格魅力和奋斗精神,以及她的清气和微笑,都永远留在我们心里。

  雷洁琼

  离开雷老家,我们去看望范老,八十岁高龄的她,一个人独居,自己来开的门,她看上去精神很好。

  她的家要小得多,80平米左右,我们说话的房间看来是最大的,也就20来平米。

  两个小书柜上摆放着黄敬的遗像和旧时的全家福,还有些书籍,旁边一个学生用的小书桌,铺着塑料布,上面摆放着台灯、文件夹和一只笔盒。桌边有两个并排的单人老式沙发,沙发后面是一张单人小木床。整个屋里没有任何小零碎摆设,实在没有多余的东西。

  最引我们瞩目的是五斗柜上悬挂的那张照片,那是著名的意大利记者给敬爱的周总理拍摄的,还有另一面墙上挂着的书法:“淡泊明志”,看来这间房既是客厅,也是书房,还是卧室。

  范老没有主动开口,只是白白宽宽的脸上,一双细细的眼睛,抿着嘴露着含蓄的笑意。

  我问她有没有哪个孩子陪她住?

  “一个人住”。她答得响亮又干脆。

  “有阿姨吗?”

  “有钟点工。”

  “多长时间来一次?”

  “一个星期来一次。”

  “每次干多长时间?”

  “两小时。”

  范老说话非常简练,但能感受到,她是相见以诚的。

  交谈中我们了解到,她在秦城监狱关了6年多,出狱后就独自一人住在这里。她告诉我们,以前她家庭条件好,日常家务方面的活都不会干,出狱后,她不依靠任何人而独立生活。

  她自己收拾屋子,打扫卫生,自己买菜做饭,中午蒸一碗米饭就只吃半碗,留半碗晚上再吃。如果中午吃得好一点,晚上就简单下点挂面。一般衣服都自己洗,家里没有洗衣机。我们看到在厕所晒的背心袜子都洗得非常干净,各种用处的小毛巾整整齐齐的挂在铁丝上,厨房里只见一个煤气炉和一张小桌,桌上放着几个装油盐的瓶子和碗筷,做好饭后顺便就在这张小桌上吃了,她的生活已经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

  当我们问她长期一个人生活是否寂寞时,她干脆的说:“不寂寞,我很充实,忙都忙不过来,时间不够用。”

  她常去办公室看资料,每天要看好几份报纸。她对理论很感兴趣,会常常研究一些理论性问题,儿子俞正声每周都来看她一次,母子两说的都是政治理论上的事,她还参加了老年合唱团,生活平凡,却踏实美好。

  她告诉我们,样样都自己动手,身体反而越来越好了,原来有心脏病,现在也不犯了,原来高度神经衰弱,每晚需要服安眠药,现在不用药也能睡得很香,原来白内障视力不好,现在不戴眼镜也能看报了。

  我们问起她的养身之道,她手一挥,大声说“干活学习,手脑并用!”

  我们很佩服范老面对压力的坦诚和淡定,佩服她如此高龄却毫不在乎会发生什么意外,她说没有什么可担忧的,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她经历的磨难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她的丈夫黄敬因承受不了精神压力而自杀。文革一开始她首当其冲受到迫害,让她蹲了六年的苦狱,被折磨个半死。她的女儿也在此期间遗恨而逝。而她另一个儿子做了一件让她如五雷轰顶的事情,心里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范老是能人加才女,在北京很有名气和威望,但她放弃了颐享天年的福分,放弃了儿孙绕膝的快乐,放弃了部级干部的居所,而宁愿独守这两间寒舍,过着简朴的独居生活,真正体现了自强不息的精神。真正做到了“淡泊明志。”老人家的这种气概和境界让我们好感动,而我更是泪水夺眶而出。

  范瑾

  一次单纯的慰问,为何能如此震撼着我们,因为我们亲眼目睹了两位革命老前辈物质生活简单,精神生活却十分富足的晚年生活。

  她们出生富裕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 ,一生与苦难相伴,却不忘为国奉献,她们从不抱怨人生的艰难,无论顺境或逆境,从来都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她们深厚的学识和修养,使得她们在沉浮中能够释然。有了褶皱能舒展,面对生老病死,都能气定神闲,功名利禄都能看淡。看着她们的晚年生活,我好感慨,这真是,宁静而高贵的晚霞。

  致敬!雷洁琼、范瑾。【来源:通世智库;作者:陶斯亮 ;编撰:仲富民】

  陶斯亮近照

  作者陶斯亮:曾担任中国市长协会专职副会长兼女市长分会执行会长, 现担任中国市长协会顾问,爱尔公益基金会创会会长。


来源:中国社会经济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