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帮忙问问周迅和陈坤的山下学堂需要融资吗?”

这是2019年上半年,机构投资者面对娱乐资本口记者时,询问最多的问题。

按理说,作为高风险的影视行业,在2018年税收事件和资本寒冬冲击下,文娱艺术圈风雨飘摇,资本投资影视领域理应低迷。

事实上并不是。

2019年上半年,在记者和投资机构的对话中,投资机构依然对与影视相关的产业非常感兴趣,尤其是艺术学堂。

支持这种投资理论的观点,有料有据,论据有三:一是艺术学堂的低替代性;二是品牌投资金额小;三是后续发展的巨大想象空间。

近期,有三宝音乐工作室与艾特家族戏剧工厂的CM计划。之前有红杉资本种子轮投资刘天池表演工坊。还有其他资本,正悄无声息地打听周迅、陈坤和陈国富创办的山下学堂,很大程度上拉动近期艺术学堂投资潮的集体雄起。边缘性的产业,突然翻身成为文娱艺术圈被看好的产业。

“接受和不接受是一个问题”

资本寒冬时期,沈南鹏的红杉资本斥资千万投资刘天池的表演工坊,爱奇艺也投资刘天池的表演工坊,加上前面阿里巴巴投资七幕人生公司B+轮等等,这些资本,将艺术学堂的估值拉上云霄。据说,刘天池表演工坊的下一轮估值可能是种子轮估值的6倍。

在过去一年中,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观察过滴滴大战的艺术圈都知道,对一个新兴的行业来说,阿里巴巴、红杉资本这样的巨头进入意味着什么。

艺术学堂是目前创投圈最热门、受关注度最高的行业,里面的主要参与者——刘天池表演工坊,也成为近几年影视公司融资速度最快的项目。

刘天池的表演工坊,隶属于归艺影视文化(北京)有限公司,注册时间是2018年7月16日,不到半年时间,就获得红杉资本投资,聚拢了目前中国实力最雄厚的财务投资人和战略同盟者(第二大股东是爱奇艺)。

几乎在红杉资本和刘天池联系时候,不少投资机构开始敲陈坤和周迅的大门。投资机构们敲山下学堂大门的原因,在于他们相信山下学堂拥有“正确的可见的商业逻辑”。

一位投资人一次偶然在网上视频里看到山下学堂。

当时他只是简单认为这是个赚钱的生意——新人班每人学费是8万元,最大的成本是陈坤和周迅的个人品牌成本,艺术学堂培育的学生未来可能演戏,也可能像拥有陈坤和周迅那样名气。新人班第一期一次报名5000人,学费8万,如果正常开班,学费收入4亿元人民币,利润1亿元以上。“只要稳定发展,在A股上市没问题。”这位投资人说,回报率肯定超过20倍,如果更激进一些,1年在美国上市都没有问题,那就是小蓝杯的故事。

筛选一圈之后,“根本没得选。”这名投资者说。

山下学堂创办人陈坤在接受采访时候,给出了一个礼貌且令人很难反驳的理由——山下学堂的品质很重要,3年内不考虑商业化。

但陈坤也也承认中国未来会成为世界最大的文化娱乐市场,在猪被风吹起来能跑的时代,文化娱乐市场确实有很多的可能性。

陈坤,这一拧巴的表态,值得玩味。换言之,山下学堂也没有完全排斥资本。

随着规模的扩大、资本的行业渗入,似乎陈坤和周迅意识到山下学堂再无可能像他们之前设想的完全不在乎商业价值。

接受融资还是不接受融资,是一个选择的问题。

一位文物鉴定学堂负责人透露,接受融资,稍有不慎,容易把艺术市场变成击鼓传花游戏,但不接受融资,意味着道路艰辛,开设艺术学堂前期就是需要不停地砸钱。金钱是艺术学堂前期发展的重中之重,资本入股艺术学堂,似乎性价比更高,当手中聚集了大量资金之后,才有权利选择更有优质的资源、打造更高跟广阔的出口平台,从而带动一个行业的发展和前行。

投资局的外局

从2018年11月到现在,资本进入到艺术学堂,融资速度、资本参与密度、业务扩张速度都是过去几年前所未见的。

“你真的很难知道你所在的行业什么时候爆发。”艾特家族戏剧工厂相关人士说,“前一秒你还在财务总监沟通如何控制财务成本。下一秒,你可能就接到资本的电话,询问你是否愿意谈一谈吗?”

5月26日,三宝音乐工作室和艾特家族戏剧工厂在北京启动“中国原创音乐剧及中国音乐剧演员库”制造计划,三宝先生宣布将与艾特家族戏剧工厂在音乐剧人才培育和内容品质等层面开展合作,就是前述文章说的“CM计划”。计划定位于育人驱动的平台,第一步就是打造专业性的音乐剧人才。CM计划得到了刘欢、那英、韩红、孙楠、沙宝亮、谭维维、孙红雷、黄渤、陈坤、郭涛、阿云嘎、郑云龙等20多名音乐人及演员的支持助力。

音乐剧是建立在扎实的表演功底、声乐功底和舞蹈功底基础之上的综合艺术,中国音乐剧市场确实面临前所未有的人才基建之痛。

合作仪式完毕,艾特家族团队回到公司,突然接到一家中型机构投资方的资本电话,询问需要不需要融资,总共不到24小时,事情才刚刚开始,就有资本想添加把柴火,对方直言看中三宝的品牌价值以及艺术学堂的市场前景和资源整合能力。

CM计划官方从项目启动到接到融资电话,不到1天时间;刘天池3天搞定红杉资本的沈南鹏。

极短的时间、极多的资本参与,突然闯入艺术学堂——在今天的中国娱乐资本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资本故事?

一个重要的背景是,2010年-2019年,整个影视娱乐艺术产业链变得前所未有地庞大,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超过600亿元,,但随着新税收政策的出台,资本对待影视圈的态度发生了转折,开始变得微妙且谨慎。

同时,在经历了唐德影视投资《巴清传》亏损5亿元之后,投资人多少陷入“绝望”的情绪中——华谊兄弟还未突围,流量明星走下坡路,看不到下一个影视领域的爆发点在哪里。这个阶段,他们对项目的“审美偏好”也开始从感性转向理性。

最关键的一点,在媒体曝光嘉行传媒和杨幂等资本故事之后,资本已经熟悉如何快速打造一只娱乐独角兽,他们轻车熟路,于是他们迫切想自己进入到这个领域,分得一杯羹。

艺术学堂就出现在这个当口。

它生而具有讲述宏大故事的可能性,既能讲青少年通过专业培训和专业学习实现明星梦的故事,也可以讲好影视圈演技浮夸,通过修炼和沉淀提升业务做真正实力派的故事,还能讲中国国民和艺术修养的故事。有故事,就有估值。

同时这个行业的单体经济模型(从盈亏平衡点到现金流水)都相对容易计算,比起眼花缭乱的P2P、互联网金融等领域,资本容易掌握自己投资资金的资金流向。

更何况,每个艺术学堂背后都有一名明星IP,比如刘天池表演工坊的背后是刘天池,;比如山下学堂的背后是陈坤、周迅和陈国富;比如CM计划背后是写过《暗香》、《不见不散》等音乐作品的三宝进行专业赋能 。品牌价值明显。

需强调的是,资本投资的艺术学堂不仅仅是培训,还有后期作品的产出,从而形成产业闭环,生成生态。

商业模式类似于北京电影学院+华谊兄弟模式。

当杨幂、吴亦凡、鹿晗等流量红利几乎枯竭,而新的明星又没有出现。显然,这是一轮新的投资战争。

争议在于艺术和商业的平衡

投资人的急迫情绪直接,似乎影响到了整个关心艺术学堂命运走向的管理层、参与者。

山下学堂2018期新人班开学,网络和行业内到处是对明星办学堂的初衷、商业表现,乃至山下学堂选择的小班教学以及培训模式的探讨。

在如何看待“资本”上,山下学堂创办人陈坤、刘天池表演工坊创办人刘天池、CM计划发起人有着惊人的一致性,都是先夯实内容品质基础,后续考虑商业性。

有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尽管红杉资本长期说自己坚持价值投资,但是资本天然的属性决定了他们不是热爱艺术的慈善家。更刻薄地说法是,中国的娱乐资本界没有诞生巴菲特和摩根那样的投资者。

“说实话,我对资本进入艺术领域是很悲观的。”一家影视公司副总裁说,整个艺术文娱市场的红利期还存在,但前些年资本对艺术的破坏,产生了太坏的影响。很多有专业有能力有颜值的艺人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无情的资本竞争吞噬掉了,诞生了一批脑残剧。艺术被资本豢养了不少青年流量,沾染满身浮躁病。

资本风口开始出现时候,专业精神被用在相反的方向:通过把艺术数据化、流量化来掩盖不专业。

“就连我这个曾经和资本深度合作的人,都会觉得资本有时候太讨厌了,实在太荒谬了。他们真的觉得金钱可以撬动一起,他们真的金钱可以驱动艺术。”前述上市公司副总裁说,不管是投资影视公司,还是影视项目,还是艺术学堂,甚至是共享单车,滴滴,面临的困境是一样:资本追求速度,项目追求品质,资本某种程度上会破坏品质,破坏艺术家的创作内容,破坏企业的内部管理等等。

除了钱,还有许多是不可以复制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名音乐人说,《妈妈咪呀》不是一部原创音乐剧,就是把流行歌曲串烧,但《妈妈咪呀》在商业上很成功。“如果资本走这种模式,音乐剧会非常赚钱。我相信他们创作者也知道这不是原创音乐剧,他们这么做,背后肯定是由于资本的压力。”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妈妈咪呀》的运作方是七幕人生。2018年下半年,B+轮融资得到阿里巴巴的投资。

道理和风险,谁都懂。但当人置身于风口之中,就没那么从容。当好消息接踵而来,金融术语满天飞,艺术家和金融家各抒己见。当华尔街距离艺术学堂很近时候,从容淡定就距离艺术很遥远。

在写稿过程中,接到朝阳区一家专门负责舞台培训的舞蹈工作室老板电话,她说刚刚接受一家机构资本500万元的种子轮投资。

“之前,不招没有舞蹈基础的学生,清高看不上健身房的舞蹈课。现在也开始招新人,也学习健身房的舞蹈教学思路。没有办法,房租贵,招生成本高,宣传成本高,不接受资本,关门,一夜回到解放前。”她说。

这,可能就是多数艺术学堂面临的现实。

来源:华夏小康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