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南锣鼓巷戏剧展演季即将到来,本次的开幕戏是时代感十足的话剧《生逢灿烂》。淡出影视圈多年的演员朱晏由此回归观众视野,在剧中饰演了一个老年母亲的角色,这也是她首次挑战话剧舞台。话剧中,她通过用真情实感来诠释老母亲为家庭付出,儿女奉献的初心。

image.png
  朱晏参与话剧《生逢灿烂》排练

朱晏曾在多部热播影视剧中塑造了很多经典角色,如《康熙王朝》中端庄大气的康熙帝生母佟妃,《少年张三丰》中美艳妖娆的“西域红娘”,《小鱼儿与花无缺》中雍容华贵的皇妃慕容淑等等。她还曾在电视剧版《倩女幽魂》中分饰两角,同时扮演阴月太后和月魔。她长相美艳大气,气质独特,被网友赞为“大陆王祖贤”,因在多部古装剧中有惊艳亮相,又有“内地第一绿叶美女”之称。2010年后,她逐渐淡出娱乐圈,搬到大理居住,品茶会友、写书、做公益成了她的生活日常。

image.png
  朱晏参与话剧《生逢灿烂》排练

演员不是要展示最美的一面

对于此次首次出演话剧,朱晏坦言是契机也是挑战。“每一个专业演员都是愿意演话剧,因为舞台极富变化,而且直接面对真实的观众,演员在每一场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我一直有愿望要出演舞台剧,这次是个很好的契机,我也想在舞台上有个很好的展示。”

“但我之前没有演过老年角色,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因为要从形态、语言、肢体语言等各方面去贴近这个人物,就是一种再度创造。平时演自己年龄阶段的角色,不需要这种创造,揣摩角色内心的东西表现出来就好了,但这次不同”,朱晏说。

虽然是大家印象深刻的古装美女,朱晏却不想拘泥于美女的角色,“当剧方问我能不能演一个70岁的老年人角色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想,演员不是要展示给观众最美的一面,而是可以去展示每一个不同的角色,将人物诠释准确,所以我愿意去尝试。”

在排演中,朱晏很快进入了角色。该剧编剧、导演马岩评价道:“朱晏好像天生容易被环境所感染和打动,当她进入到排演的环境,一旦有演员给到她台词或者神情、动作,她就会被影响到,很快进入角色的状态。我觉得,她对自己很有信心,相信能跟合作的演员碰撞出火花,也相信自己能驾驭这个年龄阶段的人物塑造。”

image.png
  朱晏在话剧《生逢灿烂》饰演母亲

多重身份互不耽误

淡出影视圈之后,朱晏写书、做公益,偶尔在电视剧中客串角色,身份变得越来越多元。 “每个人都不是单一的身份,一个女人,她会是女儿,也会是母亲、妻子、儿媳,这些角色不是平行的而是交织在一起”,朱晏对记者说,“对于我而言,不是说只能做演员,做演员不耽误我去做公益,做公益不耽误我闲暇的时候去写书。所有的身份都可以整合成一个完整的人,不是只能选其一不能选其二的,是有重叠性的。”

她认为,身份多元需要的是统筹能力。“其实拥有任何一个身份或者做任何一个工作,很重要的是有统筹能力。这就像做家务一样,烧水的同时可以拖地,还可以洗衣服,在同一时间内它们都可以完成。人生也需要一个统筹能力。”

在所有的身份中,朱晏最喜欢的是“可以去创造角色”的演员身份。在她眼中,做演员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情。“你可以塑造不同的人生,人生会更加多元化,会更有同理心和理解力,更容易理解别人行为的合理性,明白他(她)做这件事情的初衷和起心动念是什么。”

而她最乐意去做的是公益活动。“目前国内的公益环境还不够完善,演员的身份代表着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这可以帮到公益项目的影响力。另外,又可以把做公益的见闻、感受记录下来,对演员本身也有正面的影响,两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

在大理“ 虚度了几年时光 ”

生活中看书、喝茶是朱晏最大的爱好。她曾在搜狐开过茶方面的专栏。“我在大理生活了好多年,茶山也都跑过,茶是我长期以来的一大喜好。看书主要侧重中西方文明融合和碰撞这方面,我总认为东方的智慧很深厚,只不过现在社会对它的理解已经变味了,讲烂了,但实际上西方文明实际上很多都在借鉴东方文明的一些东西。”

很多人对朱晏在大理的生活好奇。其实她是在西藏林芝长大的,第一次到大理是拍《倩女幽魂》的时候,但那时对大理还没有太大的感受。2010年她又去到大理,一下子就对它的感知力不一样了。再加上想躲避北京的雾霾天气,朱晏就到大理去待了几年,接待朋友,喝茶、看书、做公益,用她自己的话说是“虚度了几年时光”。

朱晏不愿意把在大理的日子说成是“享受生活”。她解释道:“享受生活一定要建立在一个积极的心态上,如果只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什么事都不做,那是虚度,是一种矫情,是表演生活。真正的生活要从吃喝拉撒、人际交往等所有一切,去享受它的过程,抱有一颗平常心,不造作。所谓平常心,就是无取舍,不造作,无凡无圣。”

有这样的人生领悟跟朱晏信佛有很大的关系。她坦言自己是个佛弟子,受过戒。“我们在生活中平时是‘看山是山’,是直白的。很多人所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在第二个阶段,‘看山不是山’。经过很长的‘看山不是山’的阶段,才能到达‘看山还是山’的第三阶段,回归到这来的时候,是山,但还不是山。这时候,你才能够以平常心对待所有的山山水水,无造作之心。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在‘看山不是山’那个阶段里造作着,还是矫情。”

image.png
  朱晏在话剧《生逢灿烂》饰演母亲

希望能够继续遇到好作品

谈到对未来的规划,朱晏表示,有复出的计划,一是看机缘,二是看就是有没有真正的好作品。“已经过了为生计生活而去拍戏的那个时候了,所以还是希望能够遇到好的作品,好的导演、团队、集体,一起去创造一个好的作品,这是我的一个心愿。以前接戏可能就会考虑片酬、规模等等,会被掌控。现在有了一定的掌控力和把控力,可以掌控金钱、掌控喜好、掌控角色,可以做选择了。”

对于这次回归,朱晏称自己的心态是“看透了,放下了”,不会再为任何事情所困扰。 “看透和看破是两回事,放下和放弃也是两回事。‘看透’是看清了事物的本质,依然还能够很开心快乐地去生活,去面对,去热爱。‘看透’是积极的,‘看破’是消极的,‘放下’和‘放弃’也是如此。‘放下’不是把所有东西‘放弃’,一切随缘,‘放下’的是对任何事物执着或纠结的感受的心。”这样经过生活磨砺所拥有的感悟和智慧,也必将让朱晏的表演更加有内涵,有层次。

来源华夏小康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