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城市要闻 > 

“中国贫困之冠”脱贫冲刺 西海固展露小康新颜

发布时间:2020-07-29 14:54:04|来源:中国青年网

  西海固近些年的气候“一反常态”。

  夏秋多雨,已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靠天收的庄稼终于不再因为缺水而绝收。当地一名农民说,“原来这里十年九旱,现在十年九雨。”

  贫瘠干旱的坡地被修整成保水保土的南方梯田模样;马铃薯、玉米取代小麦,成为坡地、川地里最主要的经济作物;牛、羊、驴漫山遍野啃草的场面消失了;森林覆盖率由上世纪80年代初的1.4%提高到如今的28.4%。

  38年的生态移民,20年的退耕还林,17年的封山禁牧,让山川一洗愁容。这片沧桑的土地上发生着巨变,然而变化远不止于此。

  西海固本是宁夏南部山区西吉县、海原县、固原市(原州区、泾源县、隆德县、彭阳县、西吉县)等9个国家级贫困县(区)的统称,是中国脱贫路上的一个难题。

  新中国成立初期,这里超过七成农民无法实现温饱,曾集中了宁夏超过80%的贫困人口。

  “穷,不生长粮食,光生娃娃。”一位66岁的老村支书这样讲述曾经的西海固,“(娃娃)也不念书,出来就是放牛。”

  而如今,这里的村民“不愁吃不愁穿”。改变的序幕拉开于1982年——国家在此启动“三西”专项扶贫计划。

  “三西”即宁夏西海固、甘肃定西、河西。这项计划也拉开了中国首次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开发式扶贫的序幕。中国开始从“输血式、救济式扶贫”向“造血式、开发式扶贫”转向。新西海固也开始萌芽。

  从那时起,西海固实施了一系列生态移民工程。过去的38年里,生态移民改变了120余万西海固农民以及他们后代的生活。而留在西海固的农民,也在迎来他们的改变。

  2011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年—2020年)》。不久之后,西海固农民红色的《扶贫手册》上出现了无息贷款。

  不少贫困家庭最初的改变正源于政府的帮扶。有的承包盖好的蔬菜大棚,有的用政府贴息贷款购入并养殖牛羊,一步步改善生活。这也成为很多贫困户“奔小康”的转折点。

  当地贫困户除了享受无息贷款,买牛,建牛棚、青贮池,种牧草,买铡草机,都有相应的补贴。为防止“牛死伤农”,政府还承担94%的养殖保险费。

  还有很多改变是细枝末节的。

  农民的院子里多了自来水管道与几棵苹果树,屋里多了坐式马桶和洗衣机,屋顶上多了太阳能,床从土炕变成电炕,拖拉机取代了牛,收割机取代了镰刀,孩子不再推着架子车往地里送牛粪,肉想吃就买,城想去就去。

  网络弥补了西海固地理位置偏僻的缺陷,信息在千沟万壑间流动,农民只需触碰屏幕,就能够买到化肥或种子,知道市场上的牛价,知道羊得了什么病该买什么药。以前“盛产”乞丐的乡村,迎来卖水果蔬菜的小贩在穿村而过的水泥路上来回吆喝。很多村子有史以来第一次办起企业,村民养的牛羊,种的枸杞、马铃薯、苹果等正在走向世界。

  一名嫁到这里的农妇说:“我再也不后悔嫁到这个穷山沟了。”

  在海原县,没上过一天学的张锁飞与其他100多名文盲妇女开始抱着《识字大王》认字,用铅笔在田字格上学写“耳目口舌”。

  40岁的张锁飞没去过比海原县城更远的地方。她父母生了12个孩子,但家庭条件只够负担4人念书,最好的也仅念至高中,其余8人“一天学也没上过”。

  这种情况在过去的西海固并不少见。在原州区,金淑芳15岁就在哭闹中被嫁了出去,那年她刚读初一。她的11个姊妹只有4人念过书。

  但如今,这种观念也在改变。“我是笼子里的鸟儿,从来没被放出去过。到我的孩子,我让他们一个一个地飞。”金淑芳说。如今她的4个女儿和1个儿子都念了大学走出大山,有的甚至出国留学。1968年出生的金淑芳为了女儿能上学,曾无数次跟婆婆和丈夫抗争过。

  2019年记者去西海固调研时发现,当地存在贫困户借牛套取国家扶贫资金的现象,如今,这种现象在一点点扭转。固原市宣传部副部长马生林告诉记者:“一是靠乡村干部大量做宣传,第二就是实实在在给产业帮扶,第三找脱贫典型户带头。”

  针对扶贫过程中一些贫困户滋生的“等靠要”思想,马生林说:“乡镇、村干部给老百姓把国家政策讲透,国家政策主要是扶持你,给你加点油,补点劲。”

  一名畜牧站的工作人员统计过一个村庄的养牛户数量,发现近3年养牛户至少翻了一番,户均养牛数量也不断增加。在一些村子,以前借牛骗补的贫困户也真正养起牛来。

  这个被形容为“中国贫困之冠”的地方,穷原本是根深蒂固的,甚至“代代相传”。如今,无论是在30岁、50岁,还是80岁的西海固农民眼里,这里的变化都是“翻天覆地”的。

  这个拥有260多万人口的地方,只剩西吉一县尚未脱贫。西吉县在今年6月19日公布了剩余100个贫困村的脱贫出列公告,等待后续的脱贫验收。

  过去的38年里,文盲、贫困人口、流失的水土、等靠要思想少了,降水量、植被覆盖率、硬化路面、人均年收入、粮食亩产量、产业、脱贫致富者都多了,饮水、住房、教育、医疗条件好了。西海固人不再只求“生下来,活下去”,与生存有关的方方面面,都在改变,大到山梁,小到厕所。

  在固原市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固原市市长马汉成说:“‘西海固’将告别绝对贫困、奔向全面小康。”此刻,他们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近了。新西海固正在慢慢生长。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强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杨文博

中国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众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