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范迪安

 

 

范扬先生在中国当代画坛久负盛名,自1984年创作大幅主题性作品 《支前》 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后,几十年来,他在艺术创作上激情涌发,以开阔的思想观念不断探索,笔耕不辍。他的画路宽广,山水、花鸟、人物等题材皆擅长,写意、工笔、书法跨界贯通,喜欢在表现题材和形式语言上多做尝试,从挑战自我出发,达到得心应手的境界,大幅创作与精致小品均追求意境之美和笔墨品质,以高产的积累和鲜明的个性成为当代中国画艺术开拓创新的一位重要代表人物。

以中国画的当代发展为理想,范扬一方面坚持深研传统、广收博取,体现出一种从融通到转化的学术智慧;一方面坚持深入生活,神游自然,以捕捉和表现物象的“神态”为追求,敏锐感受万物生命的情状,把握创作感兴的“禅机”,取象造型视角新颖,出其不意,构势造境落落大方,清朗畅怀,用笔、用墨、用彩浑然贯气,艺术语言节奏与作品情感节奏交相迸发、融合,在笔墨语言上自成鲜明的“体格”,焕发出生机蓬勃的时代气象。

南岳大庙 55cm x 88.3cm 纸本设色 范扬 2016年

 

登泰山瞻鲁邦 38×87.5cm 纸本设色 范扬 2009年

 

在山水画创作上,范扬承继宋元以降中国画大山大水的传统,朝向“笔厚墨沉”的美学境界。他在走进大自然之时畅开胸襟,直接体验自然给予的启迪,体察造化之妙。他所画的山水不拘地域之限,以超越传统的视角既画纯粹自然的山水,也画与田园、村镇乃至都市关联的山水,体现出一种具有当代视野的“大山水观”。近十年来,他在对景写生上尤下工夫,从太行到巴蜀,从皖南到云贵,从国内到海外,临场所感,逸兴盎然,性情所致,笔不能收,写生数量巨大,画出了可观、可居、可游的山水情境。“写生范扬”一词,不仅表现了他在山水写生上拓开的新途,也表明他在“写生”与“创作”的同一性上所达到的精湛水平和时代高度。

 

丝绸之路 · 赶车的人 248cm x 480cm 纸本设色 范扬 2014年

 

  行书 李白《听蜀僧濬弹琴》 30.3×77cm 纸本 范扬 2018年

 

在人物和花鸟画创作上,范扬也同样信手拈来,皆成文章。

他的花鸟画章法别致,意态不凡,在笔线、墨色与色彩的表达上放松自如,花鸟形象与形式语言都散发出活泼生机;在人物画上,他的作品既有用浓墨大笔表现的乡土风情,笔墨粗犷有力,显示出继承传统文人画大写意的风格和神韵,也有以墨彩并茂的形式画出的高士与罗汉,可见他在文人画系统之外还取用传统壁画、木板年画等民间美术资源,别有情趣、别开一方天地。展览中最新的作品是他的“世事绘”系列,在这个系列中,他将游历观感与时事新闻结合起来,画出了当代世界现实生活中的事件和人物,刻划出诙谐风趣、让人忍俊不禁的场景和形象,也实验性地延展了中国画的表现题材。

井陉苍岩山 67×49.5cm 纸本设色 范扬 2016年

 

作品形态多样而精神内在统一是范扬艺术的鲜明特征。万物华发,竞相自由,世相多姿,纷呈生机。在范扬笔下,物以“神”聚,生活与生命的光彩尽显其神。

范迪安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范扬自述

文/范迪安

 

我祖籍江苏南通,1955年1月27日出生在香港铜锣湾圣保罗医院。这医院如今还在,我后来还曾去医院大门口照相留念。

自小我在南通老家的外婆家长大,小学是南通师范第二附小。“通师二附”是南通市小学的第一块牌子,我祖母是校长。我高中上的是南通中学。南通中学称得上是一所王牌学校,主要出两类名人:一类是侧重逻辑思维的科学家,像院士数学家杨乐;另一类则是注重于形象思维的大画家,像国画家范曾。顺便说一句,范曾是我嫡亲的叔叔。

濯足洗心图 43cm x 40.5cm 纸本设色 范扬 2015年

 

巴扎集市所见 44.5cm x 43.6cm 纸本设色 范扬 2015年

 

花开四时香 52cm x 32.5cm 纸本设色 范扬 2018年

 

我17岁高中毕业(1972年),进了南通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学画、学民间工艺、学剪纸:画刺绣画稿,临《八十七神仙卷》、临宋画,练白描,严格训练,严格要求,有点童子功的意思。当时,有吴冠中、黄永玉、范曾、袁运甫、袁运生、高冠华、韩美林等大师到南通、到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讲学、作画,教授生徒,我获益匪浅。当时,我的学友有林晓、许平、徐艺乙、卜元、冷冰川等,我们一并长成。

1977年恢复高考,我考上了南京师范学院(现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1978年2月入学。这个美术系是老中央大学的底子,吕凤子、徐悲鸿、陈之佛、吕斯百、傅抱石等在此办学,育人无数,大师辈出,学风正派,学术严谨。我读四年本科,画素描、色彩,有徐明华先生教;学书法,有尉天池先生指导;国画讲座有杨建侯先生;西洋美术史是秦宣夫先生讲授。老师都是一流的,学生也肯努力。

普陀山南海观音像 105.3×73.8cm 纸本白描 范扬 2017年

 

1982年,我留校做了助教,后来做讲师、副教授、教授,1998年任美术系主任,1999年美术系改美术学院,我任这个美术学院的院长。2005年我被调到北京,任中国国家画院山水画研究室主任。

我画中国画,山水、人物兼及花鸟。学师范,这些都要会,也都要好。我曾画过一幅 《支前》 (1984年),大场面,画得不错,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了。三十多年过去,现在这个画儿也还站得住,不是“一风吹”的作品。我的山水创作属于浑厚一路,用水也还滋润。传统上我下过工夫,自认是打进传统去了。从传统中走出来的尝试,是要师造化。前几年,我画了一组《皖南写生》,也能看看。再往下走,我师我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还会一点艺术设计,我设计了三套邮票:《太湖》 5枚、小型张1枚(1995年);《周恩来同志诞生100年》 4枚(1998年,范扬、时卫平合作) ; 《普陀秀色》 6枚(1999年)。这些邮票国家正式发行,说明我素质还算全面,大学里艺术设计课程学有所用。

我出了本《范扬画集》,另也编了几本册子,参加过若干画展。我还先后访问过埃及、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韩国、日本等国,看了许许多多的巨匠名作,因此,知道了自己的渺小,有了许多的感慨。

扎尕那村落木屋 48X75cm 纸本水墨 范扬 2017年

 

学石涛 45cm x 37.5cm 纸本设色 范扬 2018年

 

但是,我仍然保留着那一份初始学画时的热情。我喜欢画画,画画对于我来说,不是事业,是生活。我看我这一辈子,别的也不会了,我只会画画。“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古人说得真好,常读常新。

另外,范扬的“范”,是草头范,范扬的“扬”是提手扬,这也是我经常要提醒为我治印的朋友和为我发稿的编辑们的注意事项。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