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红 文/图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然为你开了另一扇窗。”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只是难能自觉而已。我希望通过多维乐舞的治疗调理和康复训练,帮助孤独症者开发潜在天赋、发现他们独特的想象力,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

一位孤独症男孩,第一次被母亲带到我治疗室时,脾气非常暴躁,话少得可怜。他只会说两个字:好、不好;要、不要;是、不是;吃、不吃。

满面愁容的母亲告诉我,儿子不愿和任何老师合作,而且经常自残。夏天,男孩穿短袖,手臂上伤痕累累,让人心疼。

我先播放不同的音乐,来观察男孩的反应,进而诊断他的症状。五六段音乐后,男孩从烦躁的走动,转而开始安静地关注我。我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画画?他点点头,呃了一声。

我让他选一张彩纸,再选一支彩色铅笔。他非常认真地选了一张红色的纸,接着挑了一支彩笔。

他盯着这张纸看了一会儿,还没开始画,却突然狂躁起来,把画纸一撕两半,揉成团狠狠地扔到了远处,然后举着手在房间里奔跑、又叫又跳。

男孩的母亲在一旁显得非常尴尬,心里刚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就没了。她伸手正要把孩子拉住,被我阻止了。我叫她什么都不要做,耐心等待我的介入。

从多维乐舞的治疗经验来说,男孩首先选择红色的纸张,表明他内心有很强的互动愿望。但他没有下笔画,因为他从未做过,一时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而他将纸张撕掉后的吼叫奔跑行为,这当中含有自卑和恐惧的成份。

我顺着这男孩扔纸团的方向,从地上捡起那个纸团,我表现出兴奋对他说:“哇,这就是你的创作内容?”。男孩瞟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接着说:“好吧,该我画了”。

没有人惩罚他,感觉好像有点诧异,他停顿下来,好奇地看着我究竟要做什么。

王春红女士应美国USC大学遗传研究所艺术中心邀请,将天赋园(北京市朝阳区天赋园智障人士艺术调理康复中心)孤独症艺术治疗成果带到美国巡回展览,这是在洛杉矶DuDa画廊的展出现场。

我打开纸团把两半纸粘在已裱好白纸的画板上,被撕开的红纸自然地分来一条缝隙,看上去像条河流。

那名男孩安静地在一旁看着。我用蓝色的笔,接着在纸缝两边画上了几条长长的曲线,让它们看起来很像水纹。这时候,孩子已经靠近我的身边了,好奇地瞧着我的举动。我自然地跟他说:“’上善若水’呀,你看,这是你刚撕开的纸,这中间就是一条河呀,是不是?”

他点头说:“是”。

我鼓励他说:“你真棒!是你先创造了一条河。”

看着他欣然的样子,我说:“我画完了,该你画了。”

他仔细地挑了一支绿色彩笔,在红纸间的那条河上,横画了一条绿色的直线,好像一座桥。

从一开始选择红色,再到选择绿色,我读出了这名男孩情绪中暗含的超强意愿,他有互动的意愿,更希望有冷静的控制能力。这一次互动很成功。

从那以后,他总是主动让妈妈带他来接受多维乐舞的治疗和康复训练。很快他妈妈非常惊喜地发现,他的孩子有改变了,竟然开始要妈妈为他读书、开始帮妈妈做事,收拾屋子,将自己弄乱的玩具收起来等。

要想解决孤独症、自闭症患者的行为与沟通障碍等问题,首先要解决阻断他们身心发育的障碍。孤独症,是一种发展性障碍,艺术治疗不仅可以加快他们的康复及整合的速度,使他们更快地具有社会生活的能力,而且还会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天赋,挖掘出他们的潜能。

我接触的孤独症案例年龄从2岁半到37岁不等。最长的连续治疗时间是2年半到15年。期间有持续不间断的案例,也有中间间断几年,后来又找到我来继续接受治疗的案例。

自2003年我开始为孤独症患者做艺术治疗,至今已通过多维乐舞为100多名孤独症、自闭症患者实施了治疗和康复训练,他们开始有了自己的逻辑意识,有的人可以自己做饭、穿衣、简单算数、可以自己买东西、甚至还可以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了解别人。

 

艺术治疗整合孤独症患者的情感和艺感

 

多维乐舞这种艺术治疗方式,是一种打破界限、整合治疗对象生理、情绪、精神意识发育进程的高效方法。多维乐舞,将不同的艺术形式联系起来,让它们互相转化、互相制约、互相支持而产生作用。这个过程中,多种不同的艺术形式的转述,使他们在潜意识的状态下工作,逐步调动他们内心深处的意识,唤醒那些沉睡的能力,使孩子对艺术感觉非常新奇,而不会被既有的经验所禁锢,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康复成长。无论是平面的、立体的、声音的艺术形式,不仅改变他们的情绪控制能力和书写能力,还可以调整他们的身体和意识的发育状态,也整合了孤独症、自闭症患者的情感和艺感。这也成为一种记录过程,新京派创始人、艺术家黄岩说:“那些艺术是心灵的地形图。”

王春红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参加神经多样性研讨会,并获得加州及洛杉矶政府荣誉奖。图为颁奖现场。

有一位女孩,经常自言自语,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伴有癫痫问题,身体臃肿、平地走路都会摔跟头,经常发烧感冒、无法在指定的纸上写字、绘画。经过多维乐舞的治疗和康复训练,她体型健美、行走自如了,也很少感冒发烧了;训练一年后,带她去看艺术展览的时候,她可以说出某位艺术家画那张画的时候,使用了多长时间、在什么位置有所停顿,及艺术家对自己作品的理解是什么,甚至她还能指出画家在画面的哪个部分有不确定的因素,需要调整又无法完成的困惑。女孩的这个画评,让艺术家本人感到非常震惊,因为他完全不明白自己真实存在的这些内容,是如何被一名IQ只有43分的女孩儿看出来的。

 

我是这样开始多维乐舞治疗研究与应用的

 

我出身中医世家,太爷、爷爷、我哥哥都是比较有名的中医。受家庭影响,自小研习琴棋书画,跟着哥哥背诵各种中医文献;3岁开始跟着母亲画画,7岁半开始学习舞蹈,8岁开始学习西方键盘器乐;代表学校及少年宫参加各种演出。各种艺术的学习经历,让我对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87年我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第一届现代舞实验班,从师王连成,成为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我从此开始了新的探索,将我所学的中医知识,及我从小学到的各种艺术形式,进行融合比较。通过各种艺术形式的介入,艺术元素的导引,让参与者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等方式来感受到心灵的振动,甚至可以改变那些需要改变的内容。我认为,这是包括表演艺术在内的各种艺术形式存在的对人的真正意义。中国的中医药理论存在三千年以上,我在建立多维乐舞的治疗体系中,自然而然的遵循了这些中医的理论,表明藏象关系,活用不同自然元素之间的协同作用。国内外的专家赞誉“多维乐舞”是中国本土的创造性艺术治疗方法,是对中医学里面的中华导引术的传承。

美国北卡罗兰纳州夏洛特亚洲图书馆展览现场。除了11幅天赋园孤独症艺术以外,还有与中国著名艺术团体新京派艺术家合作的作品,也在现场展出。其中包括黄岩的十米长卷(将孤独症艺术与新京派艺术家作品排列起来,展示出创意的相似性);还有新京派艺术家与孤独症孩子一起创作互动的扇子。

“多维乐舞”最初的服务对象是城市中心理处于高压状态的人群。2002年秋天,北京一个智力障碍人士服务中心找到我,希望我用多维乐舞的方式帮助一些有智力障碍的特殊人群来恢复他们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及沟通能力、学习能力,我同意做这种尝试,因为中医在理论上可以应用于所有的人,尽管他们被称为“智力障碍”的孩子。一年的志愿服务下来,效果非常明显。

有了这个基础,我开始思考如何能帮助到更多的孤独症、自闭症孩子。中国自闭症患者超过1000万人,其中200多万人是14岁以下儿童,他们都需要康复训练。我当时设计了两个12年计划:第一个12年计划,是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多维乐舞对孤独症、自闭症等患者的康复训练是有效的。我创设了公开的治疗工作坊及创造艺术治疗国际研讨会,与来自不同国家的专业人士交流,并让他们了解多维乐舞这种中国本土的创造艺术治疗方法。来到中国参与交流的这些专家对中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学习更多的中医知识。2012年英国出版的《ArtTherapyinAsia》(艺术治疗在亚洲)一书,专门介绍了多维乐舞的应用。2014年我受美国表达艺术治疗峰会邀请赴美,在美国多个大学及机构中办讲座及展览。这些艺术的展示,不仅引发很多人的反思,也让更多的人理解孤独症独特的能力可以被挖掘出来。这也使多维乐舞获得越来越多的国际艺术治疗专业人士的重视。西方治疗师开始学习多维乐舞及中医,形成了中西方艺术治疗专业的深度合作。

第二个12年计划(2013年——2024年)是要让更多的人学会多维乐舞融合艺术教育方法。2015年在北京的第三届创造艺术治疗国际研讨会中,有来自13个国家的孤独症艺术作品联展,我们也就与13个国家的孤独症家庭建立了紧密联系。这样可以让我们有机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招募更多家庭,实施我的家长与孩子互动的“3年成长计划”,让家长和孩子一起成长,让家庭成为特殊孩子快乐成长的方舟。

 

艺术教育与娱乐并非等同于艺术治疗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艺术手段来帮助孤独症,就一定要了解艺术教育、娱乐与治疗的关系,以及让孤独症自主画画、歌唱、舞动,与治疗师指导下的艺术活动的区别。

人们自主画画时,只是表述或展现了自己内心的感受。家长们会对孩子画出的画非常感动,在他人的赞赏声中,容易被孩子表面上的才华所迷惑。但这种表述并不等于改变,尤其是对那些失去自愈功能的孤独症孩子们而言,他们真正需要解决的发育的问题可能被掩盖,不会被发现及解决,生活只能在原地转圈圈。

艺术教育与艺术治疗还有一个重要区别就在于对问题的即时性处理。

2月3日现场治疗的一个案例:这位美国女孩胆子非常小。她非常喜欢老虎,经过训练,帮助她觉察老虎的特性。并将老虎的声音及眼睛画出来。

多维乐舞在使用艺术元素时,内容设计非常细致,也非常重视时效性。治疗过程也同时是测评过程,除了绘画及动作以外,也可以使用嗓子或者其它可控装备来发出声音,让他们意识到声音、动作等因素都是可塑的,使他们对自己产生信心。当他们调整了控制情绪所需的声波,并加入舞动、绘画等因素,很自然地就让他们将这种修复性能力移情到他们的行为中,产生附加的主动修复能力。

有一位大龄孤独症少年,她姐姐是一名歌手,在一次排练的时候,不得已带着她弟弟到了现场。音乐响起,他就焦躁起来,捂住耳朵大喊大叫并狂跳不止,大汗淋漓。他母亲非常难过,每次这种情况发生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他。我知道,他嘴里大喊大叫,发出奇怪的声音是来自卫,不过是想抵御耳朵里的声音的困扰。

我让他跟着音乐唱出一些声音,形成和声,逐渐帮他在众多的声音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很快,他不再焦躁了。从那以后,他可以在他姐姐长时间的排练现场安静地画画。他的绘画作品,也被艺术产品商家看中,变为艺术衍生品。

与集体舞蹈课不同的是,多维乐舞治疗更加重视不同个体之间的合作关系。顾名思义,多维乐舞,就是使用多种艺术,解决多个维度的问题,提升他们之间的觉察能力,及合作关系。有一个由7个特殊孩子组成的训练小组,其中有4名孤独症和3名智力障碍的孩子,年龄从12到25岁不等。每周一次,我给他们做了为期十个月的多维乐舞治疗和康复训练,音乐与舞动都是在和谐互动的基础上完成的。很快,他们就喜欢上了这种治疗和康复训练方式,每次下课后都会主动在日历上注明下一次训练的日期。他们的老师也向我反聩,这些孩子都变了,开始主动帮助别人,为别人开门、帮助老师做事,不再动不动就骂人了,而是选择使用礼貌用语。令老师们惊讶的是:在训练中,我并没有额外施行相关的道德及礼节的教育。

家长和社会需要增加对孤独症的认知、首先要让家长和社会与孩子有互动能力,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理念。

在这里,我不会使用“冰箱母亲”的说法,因为,这种说法是片面的。家长与孤独症孩子共同存在的问题,并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可见的、可简单描述的内容。

我接触到的成年孤独症患者,正因为儿童时期没得到康复治疗,带着没有解决的问题长大,让他们日益焦躁和不安。这种焦躁不安,也使家长受孩子的困扰而产生情绪问题,并持续给予孩子带来负面的影响。我们应该到底如何理解孤独症?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去帮助他们?

其实,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人类的生存意义就是不断挑战自我,面对孤独症的各种问题,也就象征着挑战。世界的进步,就是不断地破旧立新,不断地对固有的认知、老的形式以及旧的内容打破后实现的。

如此,在与孤独症互动中,我们又何尝不是受益者!

例如,有关人类语言及行为的演变,我们早已麻木,但对孤独症患者而言,如同概念性语言、社会标准行为等内容一样。他们的特异行为,也是有独特内因的,这从前述有关情绪问题案例也可以看出来,而他们的反应,也给我们机会去反思。

有关语言的使用,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种不同的语言?那些发生障碍的孤独症人群,看上去他们说的话也许逻辑混乱,但他们的表述是真实的,反映出他们对各种事务独特的看法,以及对社会化生活的独特理解。他们其实有自己的独立思考特性。比如,“苹果”(或者英文的Apple)这个名词,孤独症孩子们不会直接接受既定的概念,这里存在一种思考:为什么“苹果”不可以叫“鸭梨”,或者”Apple”为什么不可以称为“gagale”?在没有弄清其内在含义之前,他们不愿意轻易开口,对他们不理解的那些内容作出回应。这也是为什么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当孩子们经过上百次训练,终于记住了图片上的苹果图样应该被称为苹果的时候,他们反而会对真正的苹果难于定义。

那么,与其强化他们对概念的描述及复制能力、强迫他们学习既定的语言及行为,倒不如帮助他们回到语言概念产生之前,帮助他们理解语言及行为的发生、发展,并从根本上帮助他们发展意识的进程。

多维乐舞治疗中的方法是千变万化的。为了方便家长及其他帮助孤独症的人们,我设计了一种“融合艺术”方法。用来帮助孤独症、家长与社会三方,建立互动能力。

同一幅画、同一个舞蹈、同一段音乐,在融合互动中,每一个瞬间都是共同完成的,彼此的认知也同频共振、循序渐进。使他们更容易互相理解,并找到更适合的支持方式。

这就是中医藏象学背景下多维乐舞的实践,让我们清晰的看到这类特殊人群的语言之谜、行为之谜、与社会沟通之谜的成因。给了我们理解及帮助孤独症的理论模板。

美国Lesley大学的一位副教授JaneRichardson说,要想攻克孤独症这个难题,一定要有中医理论背景的艺术治疗方式的参与。西方艺术治疗专家站在西方视角上,对中国中医体系的创造艺术治疗的理解及信任,让我深受鼓舞。

我希望尽快建立一个社会支持系统。帮助人们接纳孤独症。让孤独症有更多机会进入社会,甚至拥有职业。也使家长们及其他社会力量学会使用社会及自然现有的各种资源。

至此,我们很容易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就像我在美国USC大学遗传研究所的一个神经多样性论坛上提出的新理念——“孤独症的出现,是在帮助整个人类成长”。这会不会让家长与孩子的互动产生更大的动力呢?!

我相信,有了这个理念,一定可以让社会上更多的人选择进入到帮助他们的行列中。

王春红

多维乐舞创始人、

多维乐舞治疗师

DimensionalartsTherapist,天赋园智障人士艺术调理康复中心理事长、艺术与自然健康创造艺术治疗国际研讨会暨融合艺术节策划及制作人。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