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惠
支持机构/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
责编/王艳玲

2017年6月,绿孔雀栖息地共管保护小区项目申请得到云南省林业厅的批准,在“阿拉善SEE诺亚方舟”项目团队组织的专家、政府主管部分负责人以及项目出资方对项目申请与方案审核后,建立绿孔雀专项委员会。项目使民间公益组织与政府、专家、当地村民和落地机构,共同参与评估和管理公益项目,形成对公益项目的公共管理模式。目前项目在当地得到了认真执行。

绿孔雀栖息地共管保护小区项目自2018年1月底至今,已巡护10个月,在这期间,巡护员每月参加巡护培训,每日进行巡护,利用休息的时间在附近村子的集市上宣传野生动植物保护,去周围企业为工人们做绿孔雀保护宣讲,并修建了自己的哨卡房。在绿孔雀栖息地巡护的日子里,他们不仅改变了自己对绿孔雀的想法,也改变了周围4个村庄的村民想法。

被“抓到”的拖拉机

山上放羊的迟大叔,前段时间听到旁边山林里有异常响声传来,赶忙告诉了巡护员。那片山林在绿孔雀栖息地共管保护小区之外,是绿孔雀种群向外扩散的必经之地,巡护员得知这个消息后,向SEE西南项目中心反映问题,希望能在保护小区入口增加几台红外相机,用于监测进出人员,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最后决定在保护小区入口安装具有传输功能的红外相机。在安装这无线远传红外相机不久,便“抓到”了一辆拖拉机。

10月21日清晨,在董家田放羊的巡护队员颜思武收到无线远传红外相机发送的照片,照片显示有拖拉机进入保护小区内,颜思武立即前往该区域,查看情况。

开着拖拉机而来的村民想在保护小区内拾干柴,却忘了保护小区不能随意进出。颜思武抵达该区域后,他严肃地告诉拾干柴的村民:“这里是绿孔雀保护小区,不能随意进来,请马上出去”,同时拍摄视频记录。村民开着拖拉机调转车头,很快地驶离了保护小区。

1年前,8名巡护队员对野生动植物保护几乎没有概念,他们和保护小区周边4个村庄的村民一样,只能偶尔听到几声绿孔雀鸣叫,可惜难得一见。如今,他们在遵循巡护制度巡护的同时,自主收集绿孔雀有关的信息,避免绿孔雀栖息地被人类活动干扰。

从“被培训者”变成“培训员”

5月,山中的甜菜和菌子颇为丰富,甜菜因味道鲜甜且在当地的价格较贵,吸引了不少“吃货”前往保护小区内采摘。绿孔雀保护小区周围有一家以种植甜橙为产业的农业公司,从附近的山区和村庄招聘村民前来种植甜橙,白天工作结束后,富余的下班时间让员工们经常结伴去保护小区里采摘甜菜、菌子等可口的“野味”。采甜菜的人时常在保护小区内被发现和劝阻。

巡护员们看到这种情况,和公司的管理人员取得联系,希望进公司为他们的员工做宣传培训。在获得公司同意后,绿孔雀保护巡护队队长刘兴益,带领颜思武、颜忠荣、禹学才三名队员为72名员工进行绿孔雀保护宣传。

台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台下一排排坐在小板凳上听他们宣讲的员工。从他们在做巡护员培训时听到的森林防火、野生动物保护和林政资源管理等内容到给大家讲野生动物保护、森林防火,也讲见不到的绿孔雀我们可以为它做什么,不做什么。夜晚在种植基地的小操场昏暗的灯光下,农业公司的领导和员工没有一个离场。宣讲之后,这家甜橙种植基地的员工再没有进入到保护小区里。

绿孔雀栖息地共管保护小区是一个为期5年的项目,第一年,我们保护最好的效果不仅是监测到8只小绿孔雀在健康成长,还有巡护员们的角色转变,他们成为了自己家乡珍宝的守护者。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