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
责编/刘霞

在中国三江并流生物多样性关键区域,除了雄俊的风光和美味的佳肴之外,少数民族的村落农家里,已开始悄然无声地出现了生态卫浴设备。

2015年1月起,这里出现了一群专门跟茅坑“过不去”的人——“茅厕革命”先锋实验队。这是阿拉善SEE诺亚方舟生态卫浴设备团队。他们通过因地制宜建设人工湿地处理农村生活污水,推广安装生态卫浴,从源头有效控制农村水源污染,改善水生态环境。

SEE研发的生态卫浴设计方案效果图。这个卫浴设施2.4×3米,包括了一个卫浴隔间,一个冲水蹲厕,一个洗脸台,一个开放式洗衣间。

这套组装式卫浴设备面积有7.2平方米大小,包括一个淋浴隔间、一个冲水蹲厕、一个洗脸台、一个开放洗衣机间,从化粪池出去的水进入生态池。最关键的是,它的材料是环保木塑材料和不锈钢结构组合体。

生态卫浴设备的设计师叫陈波,是昆明五华设计院纽澳设计工作室的国家注册一级设计师。2015年他花费1年的时间,带领团队到滇西北乡村实地考察,又跑遍云南西双版纳州、曲靖市、楚雄州,考察和挑选合适的木塑材料、不锈钢材料和化粪池,并与云南林业大学的学者及民居设计专家不断磋商改善设计方案。经过1年多的研发,生态卫浴设备终于在2016年初诞生了。

生态卫浴进村——从排斥到接受

位于丽江市玉龙县黎明乡的美乐村是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老君山的核心区域,美乐河串起了分散在山中的美乐村村民。作为黎明乡最后通公路的村委会,美乐村是国家级贫困村,524户农户中有98户398人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年收入低于3256元。山水相依是美好的生态环境,但贫困带来的卫生问题也越来越让人无法忽视,全村524户村民,只有不到20个敞开式粪坑旱厕。

2017年11月,阿拉善SEE喜马拉雅蜜蜂养殖培训在黎明乡进行,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秘书长萧今和乡政府的卢军乡长聊起乡村糟糕的卫生情况,萧今提到SEE生态卫浴项目,卢乡长当下表示这与黎明乡正在推行的“五整洁行动”中的厕所整洁十分契合,乡政府有一笔生态建设款迟迟没有找到合适项目帮助老百姓改善卫生条件。看到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在维西白马雪山保护区前后落地的42 套乡村卫浴设备,双方期望在黎明乡推广生态卫浴。

在经过1个多月的细节沟通后,傈僳族村落美乐村被确定为黎明乡阿拉善SEE生态卫浴示范推广点。这里的疾病传染和环境卫生问题让“改厕行动”迫在眉睫。

2017年12月,玉龙县黎明乡政府分两批向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采购了59套卫浴设备,一套生态卫浴设备成本在12000元(不含地基与隔间内部冲水蹲厕淋浴等设备费用),建设费用采取成本分摊,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资助5000元,政府资助5000元,村民自付2000元的比例购买。

一对正在搬运设备的夫妻。

从2014年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推广生态卫浴以来,设备成本费用一般由阿拉善SEE与村民以3:2的比例承担。这次在黎明乡推广生态卫浴,政府引进生态扶贫项目,部分购买公益产品,与阿拉善SEE共同资助村民改厕,对生态卫浴推广有更好更快的示范效果。

农村厕所设施落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文化观念问题。中国自古从南到北,厕所不入房屋主体,房屋建设外观美丽且富有艺术感,但露天厕所常建在十几米外的院墙外和菜地边。外面风景秀丽,饭桌上摆满待客的美味山珍,但露天便溺的蝇虫在饭桌上横飞,传播疾病。近50年来,城市发展基本完成了无蝇厕所和粪便下水无污染处理,但居住在农村的8〜9亿人口,仍然面临缺乏卫生厕所问题。

云南农村与中国其他地区大致相同,美乐村村民在听说厕所入户时的第一反应都是排斥。在帮助村民选址的过程中,几乎每一户都计划把厕所盖在远离主体的后院。设计师陈波亲自做培训,在实际选址上,村民在听取了陈波对生态厕所的粪便和污水处理原理及过程的讲解后,有信心把卫浴设备装进院子里。

生态卫浴采取的是三级化粪池系统,这种微生物菌种分解粪便的方法实现了粪便的无害化、资源处理化,院子里的厕所居然没有任何异味,比原先建在院墙外的旱厕更方便。三级化粪池做到粪便处理零排放,可以消除粪便在山坡上被雨水冲进溪水之中,污染了下游的水源的情况,如果全面推广,可以保障流入长江的支流是纯净自然水。

当一些村民去安装示范户家参观体验时,找不到“粪坑”在哪里,而眼前洁净的生态卫浴样板房,屋前屋后种着花草和果树。那些已经用上生态卫浴设备的农户,告别了蝇蛆粪坑,悠然得意地请好友或游客家中留宿,品尝美味佳肴。

在美乐村,生态卫浴的引入,让粪便进化粪池,生活污水进生态池,生活废水不再直接进入土地和渗入溪流当中。改变一户农村家庭的厕所,改善一个家庭的卫生条件,控制一个村庄的面源污染⋯⋯一个村庄的“茅厕革命”,可以有效保护金沙江一级支流的水源地的清洁和涵养能力。村民们更加意识到,生态环境的保护就是从他们的生活中做起,美好家园就在眼前。

技术教给村民,让村民学会使用技术

任何一种新兴技术在农村被认可和接受都需要一个过程,首先需要把技术带给村民,让村民学会运用技术。在经过设计师和设备生产技术人员的两次培训后,美乐村第一批46套设备基本由村民互相之间帮工完成安装,组装式设计尽可能地减少了村民现场施工的工序和难度。

陈波在设计户外卫浴设施之前考虑到了山区农村缺乏技术人员,农村多为山路,运输不便,施工水平有限等多个不确定因素。每批次安装之前,他都会义务前往培训点为村民提供培训服务,内容包括卫浴设备的发酵和灭杀虫的原理、盥洗下水的生态净化功能、设备技术安装要求、使用特点和管理。同时在回访过程中根据村民反映的问题,持续改良完善卫浴设施的设计。标准化卫浴设施的安装,对照图纸即可完成,在阿拉善SEE生态卫浴的推广过程中,再次证明农村扶贫与生态环保建设中,“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经过几个月的使用,美乐村的生态卫浴使用情况如何?

50岁的浩如新,今年第一次用上厕所。他的家在离村委会不到100米的小坡上,走访时他家的生态厕所刚建好1个多月,新接的水管露在外面,顺着白色水管往上就看到了黄色的面板墙,生态厕所修建在主屋的正对面,除去打地基的时间,厕所盖起来用了3天,左右两间都做成蹲坑,因为家里已经有了一个淋浴的空间,所以没有在里面再做淋浴间。

村民小五家的生态卫浴样板房。这套卫浴设备安装以后,周围的村民不断来参观,询问材料、工序和价格。在夜晚和雨天,小五和家人感到了室内冲水厕所和太阳能淋浴的舒适。

当说起他50年生命历程中如何解决如厕问题,浩大哥说没有厕所,都是山上解决,碰上下雨天路会很泥,晚上往山上爬也很不方便。在修建生态厕所之前他没想过能建这样一个厕所,等离家在外的儿女回来,看到冲水厕所会很高兴。当被问起厕所用得如何时,浩大哥和他的老婆腼腆地笑了起来,连着回答了几个好好好。

另一户村民李正昆家住在山中更深处,车在土路上跑了20多分钟才到他的家。如果不去想老乡们如何解决厕所问题,这里可称得上世外桃源。小山坡上的家在整修,李大姐正在屋子里清扫地面,扫帚起落,灰尘在屋里扬得沸沸扬扬,李大哥安静地站在院子里看着厕所,跟大家聊天。看到卫浴的屋顶,他期待地说,装上隔板,冬天天冷就更暖和些。

转身看屋后成片的大山,他指了指右侧方的山坡,我们顿时明了那个山坡是他们家天然的露天茅坑。一个坑,好的话再放上两块短木板用来踩踏,往前看是隐蔽性很好的草木竹林,往后看是个大斜坡,坡上是白色的卫生纸和一堆堆的排泄物,好在坑够深,好在树林里不只有一个坑。也好在李大哥家装上了厕所,等隔间里的蹲坑和淋浴设备装好,他和李大姐再也不用在夏日大雨淋淋、冬季冰天雪地半夜摸黑到高坡上去上厕所了。

厕所革命,是一场持久的引导

一同走访的村委会余主任说,以前有人来村里考察,要想上厕所也得满山遍野地找个坑,现在浩大哥和很多村民家里都有厕所,以后不用再满山找,也避免粪便污水流入溪水中。干部也愿意下乡来这里啦!

一直以来农村改厕推行困难,一是当地老百姓收入有限,承担不起材料设备和施工费用;二是当地老百姓对厕所改造的认识理解不够;三是改厕的安装技术有一套较为严格的程序,如果技术培训不到位,村民安装和后续使用容易出现问题。

李大哥对面的邻居正在盖新房子。两间并排而修的房子,木质雕花窗户显示着主人对盖新房的重视。厕所盖在哪里?建筑工人们说这家没有修厕所。辗转见到房子主人后问起新房子有没有计划盖厕所,他说没有,家里没厕所,山上到处都可以解决。

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工作人员与傈便族村落美乐村村民建立了亲密的关系,这里成为云南省云龙县黎明乡SEE生态卫浴的示范推广点。

黎明乡的乡长看到卫浴设备的成效,很有感悟地说,村民们适应起来很快,但推进需要一个引导的过程。的确,生态厕所本地化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再示范、传播一段时间,待技术缺陷、管理维护相对完善后,当村民们盖新房之前把厕所仔细地考虑进生活,那时,我们离消灭露天厕所也就更近一步。

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愿意为生态核心区的环境保护做探索。SEE计划,持续在三江并流区域5260平方公里上滇金丝猴分布的核心区域,以实验样板推动村庄展开“茅厕革命”,整合资源推广“改善民宿-乐在农家”项目,让当地老百姓实现自己的梦想,“天上有鸟、林中有兽、水中有鱼、美好家园”,向2030年消灭露天厕所的目标进军。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