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国周刊》记者 刘霞
供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
责编/刘霞

厕所,进行生理排泄和处理排泄物的地方,食物经由身体消化吸收之后的出口。毫无疑问,厕所是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基本卫生设施,但似乎它又是一个常引以为讳的名词,人们历来重视“入口”而轻视“出口”,耻于谈厕,也极少谈厕。

大概很少有人知道每年的11月19日为“世界厕所日”。说到这个节日,不得不提到世界厕所组织(WTO)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这个非政府组织。它成立于2001年,由新加坡洗手间协会、日本厕所协会、韩国清洁厕所协会、中国台湾厕所协会联合创立,总部设在新加坡。同一年,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多名代表在新加坡举行了第一届厕所峰会,一直难登大雅之堂的厕所问题受到全世界的关注。来自芬兰、英国、美国、中国、印度、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等国的代表参加了第一届厕所峰会。会议决定,每年的11月19日为“世界厕所日”。2013年7月,“世界厕所日”得到第67届联合国大会的确认,正式成为联合国的国际日,以推动安全饮用水和基本卫生设施的建设,倡导人人享有清洁、舒适及卫生的环境。

联合国曾有报告指出,15%世界人口处于根本没有卫生设施可用的生活环境,在印度约有6.5亿人仍是露天排便,占了全世界露天排便人数的60%。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同样,一厕不善何以善其他。厕所的重要性,超出你的想象。

厕所拯救生命

把享有“卫生厕所”作为基本人权,是大多数环保组织的共识。然而,根据世界厕所组织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全球仍有高达40%的居民(26亿)从未使用过冲水厕所,包括厕所不足及相关环境卫生欠佳,造成连上厕所的隐私也被侵犯。每年,全世界由于卫生设施缺失致使 150 万名未满5岁的儿童死于腹泻,比艾滋病和疟疾共同造成的死亡人数还高。而在中国,仍然有近30%的农户还没有用上卫生厕所。

张建是国内一家环保公司的总经理,留德多年。他曾带一位德国好友来到内蒙古游玩,“人家陪我们吃陪我们喝,草原歌曲蒙古包,盛况空前。”一大早起来内急奔茅房,满地爬蛆。“实在没胆量对着坑位方便,之后我那个德国哥们儿估计是实在没地方下脚,扭头出来了。”他们驱车两三个小时奔向最近的宾馆寻找厕所,一路上,德国友人满脸通红。

粪便处理情况示意图。在全球发展中国家,有62%的粪便没有得到安全处理。有些未经过处理的粪便在没有下水道连接的粪坑里长期存放,对居住地周围的地下水造成污染。有些被人工或抽粪车运走,还是被倾倒进附近的田地或水体中还有一些虽然被收集到下水道系统中,却没有得到安全处理。

回忆起多年以前,张健还记得,“第二天早晨德国哥们儿又提此事,感悟平生第一次认识到卫生设施这么重要”。

没有厕所的人高达数十亿,这意味着,维持人类生命的水和土壤被大量未经收集或处理的人类排泄物污染,我们将环境变成了一个开放的下水道。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全世界仍有8.62亿人随地便溺,因此有大量人类排泄物未被收集或处理;18亿人饮用未经改善的水源,缺乏防范粪便污染的保护措施;全球三分之一的学校不提供任何厕所设施,对于生理期女生而言,这是个特别棘手的问题;全球有9亿学童没有洗手设施,这是致命疾病传播的一个关键因素;在全球范围内,80%人类活动产生的废水未经处理或再利用就排入生态系统。

25岁的哈瓦·舒胡来自埃塞俄比亚本尚古勒-古马兹州塞尔加第22乡,她说,她要确保她的儿子在上过厕所之后洗手。

如此大规模的人体排泄物被直接排入环境之中,从而传播致命的疾病,对全球公共健康产生了破坏性影响。即使在富裕的国家,废水的处理也远远称不上完美,使得人们无法在河流或沿海地区安全捕鱼和戏水。

卫生、干净的厕所可以拯救生命。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环境卫生的改善,结合安全饮水和良好的卫生服务,每年可以防止84.2万人死亡。除此之外,经过安全处理的废水很有可能成为能源、营养和水的负担得起的、可持续来源。

目前,张建正在和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周律合作,就怎样降低污水中氮和磷的指标开展实验。他们想方设法想要降下的氮和磷的指标,主要来自于占污水总量1%的黄水(尿液)和褐水(粪便)。

由于居住地点不同,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用安全负责的方式来处理排泄物。张建介绍,每个人的排泄物都应经过以下4个步骤的处理。

首先是收容:人体排泄物必须被存放在一个卫生的厕所,并放置于人们无法触及的密闭的坑或箱里面。其次是运输:必须通过管道或是户外厕所清理服务,将排泄物运输至处理地点。第三个步骤是处理:排泄物必须经过处理,转化成处理过的废水和废物,然后安全排放到环境中去。最后是处置或再利用:经过安全处理的排泄物可用做能源,或作为粮食生产所需的肥料。

在全球发展中国家的很多城市超过50%的人类粪便未经过处理就排入环境。喝上情节我、未受污染的水是孩子们的渴望。

经过几年的设计与实操,张建和他的合作团队终于交出了一份成功的答卷,分开收集的排泄物经过几层“膜”过滤,最终变成有价值的肥料与清洁水。他们的解决方案有望在南亚和非洲地区落地。

张建说,为了获得足够的、健康卫生的如厕条件以及能得到良好的收益,必须唤起人们要求使用良好条件的厕所的意识,为地球上所有公民争取使用较好厕所权,改善厕所环境质量。“我们必须建立与生态系统相协调的厕所和卫生系统。这对于减少霍乱、肠道寄生虫、痢疾、肺炎、腹泻及皮肤感染等令人衰弱不振、甚至死亡的恶疾将有很大助益。”

厕所是文明的基础

良好的如厕环境不仅为人们日常生活所必需,也是一个国家经济实力强弱、文明程度高低甚至是价值取向的一个重要标志。

在美国教育学博士朱莉·霍兰看来,不能有尊严地使用厕所意味着文明的落后。她认为厕所的进化是从茅坑演变到茅房、厕所、卫生间、洗手间,从无到有,从私有到公共,从单一功能到集生理代谢、卫生调整、休息乃至审美、商业、文化等多功能,厕所革新一步步从文明走向进步。

人类对厕所的认识的阶段性进步提示我们,厕所的演进是人类生产力进步和科学水平不断提升的结果,更是人类文明素质进步的重要象征。

在日本,无论是公共厕所,还是私人住宅厕所,都干净的一成不染,且功能齐全。

日本的厕所,堪称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凡是去过日本的,或是对日本的厕所文化有所了解的人,无不惊叹于它那“令人发指”的洁净程度和人性化的设计细节。

一位中国留学生这样记录他与“日本式厕所”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一打开门,原本盖着的马桶盖竟然自动掀起,并且有优美的音乐从中流淌而出!我的嘴惊讶成O型,然后小心翼翼地踩过纯白的地毯站到马桶前(对,你没看错,马桶旁边铺着纯白的地毯,并且非常干净!)。接着,我战战兢兢地坐下来,等待11月的马桶圈给人一个冰冷的激灵。但,预想的冰冷却并没有发生,因为马桶圈竟然带有热度。”

厕所,在日本不仅仅是科技灵感和环保节能兼具的空间,更成为日本人情怀的展现之地。日本人执着于一个干净温暖的厕所是精致生活的开始,他们信奉厕所神灵,甚至植村花菜有一首歌就叫《厕所女神》,里面唱到:奶奶常对她说,在厕所里住着非常美丽的女神,好好打扫厕所就会像“厕所女神”那样美丽。

印度电影《厕所英雄》的海报。这部电影自2017年8月上映以来,尽管还没有改变一个国家的陋习,但起码起到了不小的引导意义,让印度农村人民意识到如果继续固步自封,甚至连老婆都讨不到。

相比于日本对厕所的特殊关注,印度则是另一个极端。这可从一部叫做《厕所英雄》的电影中一窥究竟。

影片讲述了一名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的印度女子加娅在新婚后发现丈夫的家乡没有修建厕所的习惯,露天如厕是他们最习以为常的事情,因此,为了减少尴尬和羞耻感,所有女子都只能等到深夜,悄悄地躲进树林里解决生理问题。

妻子无法忍受家人站在宗教和文化的制高点,去剥夺女性正常如厕的权利,于是联合丈夫发起了一场权益的抗争。影片类似的故事不仅发生在印度的乡村,事实上,女性无法正常如厕的问题在印度社会远比想象的还要更加严重。

印度一直被称作“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厕所”,由于印度的宗教、传统文化等多方面的原因,印度很大一部分人对上厕所这件事保持着忌讳的态度,他们宁愿露天大小便,也不愿意修建厕所或者去卫生间上厕所。根据《经济学人》2017年做出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印度户外解手率居高不下,每平方公顷的“户外解手”人数达到了200人之多,从2015年《华盛顿邮报》公布的数据看,印度超过70%的农村家庭没有厕所,超过53%的普通家庭也没有厕所。直到2017年,国际机构“水援助组织”发布的报告,其中印度目前无厕所可用的人数高达7.32亿人。

而相比于男性的生理构造,其中不计其数的女性在被迫露天如厕这件事上就面临着更大的尊严和人权问题,更进一步危害到了印度女性的人身安全,造成了社会治安的隐患。2014年一对印度姐妹夜晚在外如厕时被人轮奸杀害并吊在树上,引起轰动。

印度新德里,一名男子在没有门的公共场所内小便,旁边就是裹在毛毯里睡觉的贫民。

为了保护妇女的安全、改善卫生环境,印度政府发起了“洁净印度”(clean India)的活动,并制定了一个目标:2019年为每个家庭都提供厕所。

厕所及其相关的生活卫生习惯最易丈量出不同民族或群体的文明与进步的程度,比起那些高精尖的玩意儿,厕所最贴近普通民众,最能够反映个人和公众的生活和精神特质,因而最易映照出文明和进步程度。因此我们可以说,探讨文明的差距,似乎就是一个厕所的距离。

厕所是乡村振兴的动力支持

小康不小康,厕所是一桩。然而,谈及中国农村地区的厕所,曾令很多人感受不佳,“两块砖,一个坑”,简陋的设施,以及千百年来形成的如厕陋习,使得厕所问题成为制约乡村振兴的一块短板,也成为城乡二元化最直接的体现。

前不久,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编制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发布,规划提出以建设美丽宜居村庄为导向,制定了农村垃圾治理、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厕所革命、乡村绿化、乡村水环境治理和宜居、宜业美丽乡村建设等重要意见。

习近平主席也指出,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区、城市要抓,农村也要抓,要把这项工作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来推进,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

由于基础设施比配套以及陈旧观念的影响,农村旱厕大量存在,严重影响着农村的生态环境和,群众的身体健康。

解决农村厕所问题,是乡村振兴的第一步。厕所革命不是从经济上改善乡村,而是从基础的生活上改变民生。

城镇和乡村在生活方式上,最直观的割裂就是排污。农村厕所普遍为旱厕,即使某些农民自己装上可以冲水的设备,如果没有相配套的污水处理系统,也是中看不中用罢了。据住建部统计,厕所污水占生活污水比例不大,但污染程度占生活污水污染的90%,农村80%的传染疾病是由厕所粪便污染和不安全饮水引起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农村的厕所革命,其实就是旨在解决生活排污。

我国一直重视农村改厕工作,在各个时期都提出了改造要求。但历经多次“改厕”的经验教训之后,当前农村“如厕难、排污难,处理难”等三难问题并未得到彻底解决,一些地方特别是欠发达地区的旱厕、冰厕仍然存在。

这是一场持久攻坚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环境政策研究室主任陈健鹏就曾表示,农村污水处理历史欠账多,处理率远低于城市,目前成为重点和热点。

目前,普遍来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是需要因地制宜给出解决方案的。适合并入城镇污水处理的,适合村庄集中污水处理的,适合分散式污水处理模式的,适合生态塘的,适合循环池,适合污水蒸散系统⋯⋯各取所需。

在整条农村污水处理线上,化粪池改造,关于管网建设,关于冲洗设备设置,关于拆除旱厕,关于推进改水和治理厕污,关于无害化厕所配套设施等行动,均在各地展开。

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岳良村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岳良村被誉为亚洲真空厕所第一村,这里的厕所干净、卫生,没有一点异味,和过去农村厕所的样子有着天壤之别。岳良村每家每户有两个真空收集终端——一个简洁型真空马桶加一个真空灰水桶,所有灰水(含部分黑水)通过真空污水管道收集后再泵送至污水管网,部分真空马桶单独收集人体粪尿用于制备有机肥。如厕后,先按冲水按钮,完成放水动作,形成真空,再按抽水按钮,冲掉排泄物。村里每家每户还有一个3立方米的池子,用来收集洗脸、洗菜、洗衣服等产生的脏水,池子里面有一个标注水位的装置,脏水最多可累积到标注线,到达标注线后就会提醒排泄,按一下排泄按钮,灰水就能排泄到市政污水管网。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及改厕示范工作,同农村环境卫生整治、美丽乡村建设、发展农村产业密切相关。它关系着农村宜居、文明、产业的共同进步,也为岳良村‘乡村振兴’战略落实打下了基础。”岳良村党支部书记冯国朝对这场由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及改厕开启的变革有着长远的期待。

2018年,岳良村的396户村民,成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及改厕的受益者。乡村振兴,在农村环境卫生整治中将找到新的突破点。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