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摄影/吴国勇
责编/王艳玲

共享单车,因其解决了老百姓出行“最后一公里”痛点,而被广泛称道,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

上海浦东
摄影师拍摄到面积最大的共享单车“坟场”,超过10万辆共享单车整齐地排列在广阔的闲置土地上,宛如五彩的花田。

自2015年5月第一辆无桩共享单车首次出现在北京大学校园起,各路投资资本开始疯狂追逐,多家共享单车公司应运而生。2016年,以“随取随用”为目的的共享单车开始活跃在一二线城市的大街小巷,并逐步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之中,很快演变成一股共享经济的风暴席卷中国。

广东珠海
某艺术村旁,拙劣的狮子雕像成了共享单车墓地的看护者。

短短两年多时间,共享单车在中国各大城市集中投放量超过2000万辆,在许多一二线城市里的闹市区,共享单车已车多为患,“随骑随停”的政策本是方便人们生活的出行,结果大量的共享单车侵占了车道、行人道、盲道等公共空间资源,随处停放给城市管理带来了挑战。城市管理部门也从一开始的鼓励态度转为投放封顶及对无序停放进行清理的强制管理,导致全国多地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的奇观。

深圳福田
最体现绿色环保概念的这处“坟场”离摄影师家最近,却是最晚才发现的。原因是其隐藏在一个社区绿植内,葱茏树下,高门高墙。

资本运作后期,共享单车的运营问题逐渐凸显,3Vbike、悟空、町町、小蓝、酷奇、小鸣等一大批共享单车品牌因为资金链断裂纷纷宣布倒闭或停止运营。

深圳龙岗
清一色的小蓝,这是最早停运倒闭的共享单车品牌之一。

共享单车“坟场”不仅仅是当下独特的物理奇观,更像一个社会隐喻。风暴过后一片狼藉,带给人们对于当下中国经济、资源、环境以及人文社会诸多层面上的广泛反思。不仅仅只是这些被清理的共享单车,无处安放的,还有我们对这世界的执念以及对财富的梦想。

武汉武昌
晨光里,覆盖在共享单车上的纱网如云如雾,竟有梦幻般的美丽。刚拍完这个场景,无人机突然失控摔得七零八落。在坠落点附近终于找到还没指甲盖大的存储卡时,摄影师内心的安慰冲淡了炸机的沮丧。

吴国勇,自由摄影师。以其普通公民的社会
责任以及摄影师的敏锐视野,他很早就开始
关注共享单车的社会话题,用多种记录工具
和影像媒介,使其有效聚合形成强大的影像
力量,呈现他的文化观看和社会思考。该作
品获得中国当代摄影最重要的奖项之一的
[映·纪实影像奖]的 “优秀奖”和“阿尔帕资
助奖”双重大奖。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