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摄影/陈剑峰
责编/王艳玲

大地色彩。美国华盛顿州加菲尔德县。
拍摄时间:2017年6月21日13:52。
拍摄位置:北纬46.7457,西经117.3372;高度12497米。

摄影术的最初要义是“记录、探索、发现”。喜欢上摄影,源自2012年9月6日成都至林芝的空中旅行,舷窗下横断山脉和青藏高原的壮美,是我一生无法忘记的画面。此后,我充分利用经常乘坐民航飞机的机会,坚持通过舷窗拍摄,客观记录身在高空云端之所见,执着去探索这片雄伟壮丽的大地,去发现这个无尽未知的世界。

Vasyugan河,位于俄罗斯托木斯克州,绵亘蜿蜒,千回百转,向北汇入鄂毕河。
拍摄时间:2015年6月21日18:45。
拍摄位置:北京至伦敦的民航飞机上。

在民航飞机上拍摄大地,属于地理摄影的范畴,其特色主要是通过摄影语言真实地展现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记录有着大自然美妙景色的自然印记和遭到现代生活破坏和污染的人类印记,以真实为第一性,尽量运用摄影语言反映地表上的山川、河流、湖泊、戈壁、沙漠、城市、乡村、海洋和岛屿等,给读者带去新的地理知识和地理信息,展示人类的干预对地球生态系统的种种影响。通过舷窗,我看到代表人类进步的科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能量改变着我们居住的地球,同时也看到,世界上也还存在遗世独立的净土,在西伯利亚、亚马逊或刚果的密林深处,在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昆仑山脉、横断山脉、安第斯山脉东部积雪盖顶、森林覆被的山峦中,在撒哈拉沙漠、阿拉伯沙漠、澳大利亚沙漠、戈壁沙漠、巴塔哥尼亚沙漠和塔克拉玛干沙漠中,这些人迹罕至的极致之地往往有着丰富和绚烂的风景,也是富含生机的自然生态景观。这些地方大美而无言,之所以保存完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无法抵达。人类和自然的发展历史已经证明,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对大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本身,这是无法抗拒的规律。

雅鲁藏布江,位于西藏自治区贡嘎县江段。
拍摄时间:2014年7月31日10:55。
拍摄位置:北京至拉萨的民航飞机上。

视角可以改变思维。从空中到地面几公里甚至十多公里的距离俯瞰大地,这是有史以来大部分鸟类也无法企及的视角,平时无论站在怎样的高度都难以看到这个级别的细节,不同的是这种细节的单位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比如山脉就像是一个褶皱,而山脉上的一棵树仅仅是一个黑点。一些原本熟悉的山川风物因角度和距离的不同变得异常陌生,从而能够产生强烈的视觉上的新鲜感和冲击力。我的航拍作品,不仅是换个视角拍摄地面风景,更多的是尽量运用摄影语言尊重和展现自然场景中的真实,通过向静止的自然风景提问,来反思人类活动对地球生态的影响,进而试图揭示人类文明和自然之间的复杂关系。我的作品尽可能注重自然形态中的线形走势和关系,辅以纹理形态和色彩,选择定格那些有着流畅感、韵律感甚至扭曲感的影像画面,力求以广阔的视野、绚丽的画面和缜密的结构来反映客观现实,充分呈现大自然壮观和脆弱共处、美丽和衰落共存的不可预测性和神秘魅力。就摄影风格来说,我以自然主义为基础,尽量追求纯粹现实派的效果。

戈壁,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苏海图北部,洪水冲积而形成的痕迹画出一道道优美的线条。从高空俯瞰,旷野无边,苍凉辽阔,敬畏之感油然而生。
拍摄时间:2016年8月15日10:36。
拍摄位置:北纬41.2880,东经105.4342;高度11003米。

与其他方式相比,这种拍摄的难度增加了许多。一是飞机舷窗玻璃上长期集聚的污渍,机舱内的一面可以尽量擦拭,机舱外的一面就无可奈何了;二是大部分舷窗玻璃上都有很多划痕,有的非常明显;三是飞机在航行中不是静止的,人的身体也始终随着飞机在动,使用超过70mm的镜头,无论保证怎样的最低快门速度,无论是自动对焦或是手动对焦,都无法避免经常虚焦的结果;四是双层舷窗玻璃产生的畸变,会使多数场景变得模糊不清,每个细节在拍摄中都可能因为角度和窗户的质量而受到影响。只有在某个特定的角度,配合中焦镜头才能获得可以接受的成像质量,但是色彩已经在大气层中经过过滤而呈现出单调的灰色;五是天气的影响越来越大,有时因为云和雾的原因,一次空中旅行都拍不到一张成像质量可以接受的照片。每次乘坐民航飞机,我必须全神贯注舷窗外,因为我不知下一刻会出现什么样的奇妙场景,而无论什么样的场景都是一瞬而过,即使重搭一次飞机,看到的场景也不可能相同。而在地面上,我可以预先想像一些场景,花时间等待它发生。

丹霞地貌,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
拍摄时间:2014年2月24日14:06。
拍摄位置:洛杉矶至华盛顿的民航飞机上。
阿尔丹河支流穿过东西伯利亚森林,俄罗斯萨哈共和国。
拍摄时间:2017年10月16日14:09。
拍摄位置:北纬63.5803,东经135.6145;高度10363米。

除了传统的标题或题注,对2016年8月以后的作品,我还在说明中标注了拍摄的时间、经纬度和高度。我的目标是在自由的背景下给观者一个纯粹的视觉印象,传达强烈的情感,唤起人们的感知,引发人们的思考:面对如此美丽的地球,我们是否应该保护它?面对已经被破坏的环境,我们是否要从我做起采取必要的保护行动?虽然我们无法抚平大地的累累伤痕,但我们可以亡羊补牢。

旱作梯田,位于太行山脉,黄土高原东北缘,河北省张家口市阳原县丰富村。
拍摄时间:2017年2月9日14:29。
拍摄位置:北纬39.8208,
东经114.3818;高度11003米。

陈剑峰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专注于乘坐民航飞机拍摄。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