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和鑫明
支持机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西南项目中心、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香格里拉滇金丝猴保护协会
责编/王艳玲

2017年至2018年,全国有滇金丝猴分布的保护区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种群调查,阿拉善生态保护协会是这次调查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方。在云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南部,生活着一个滇金丝猴的小群,猴群所处的地理位置在行政区划上属于维西县白济讯乡永安村,所以我们将猴群称为“白济讯永安群”,永安种群目前数量有50只左右,它们的栖息地70%都是石灰岩构成的悬崖峭壁,因此又称它们为“悬崖上的猴群”。

第一次和它们打交道是2004年11月,也是进行滇金丝猴的调查,当时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维西分局刚刚成立,我们组成了调查队对全县的滇金丝猴种群进行了调查,其中就包括永安种群。我们在栖息地外围进行的调查一无所获,决定对悬崖进行搜查,由我和蜂志森(老蜂)从一座叫阿衡壁的山峰南侧开始搜索,山峰海拔3800米,进入山峰后我们才发现很多山陡峭异常,有些几乎是90度,山石之间有土,树木就长在土壤上。在搜索中我们被卡在一个突出的山石上,进退两难,最后老蜂发现我们可以从山石上往下跳,因为山石下面是一个凹槽,由于地势低洼凹槽里堆积了许多的腐殖土,腐殖土有缓冲的作用。但近3米的高度让我的心里有点害怕,更要命的是如果腐殖土的缓冲不起作用,凹槽下面便是万丈深渊。在我犹豫时,老蜂已经跳下去,他很稳当地落在了凹槽里。在老蜂的催促下,我先把登山包扔给他,然后纵身往下跳。腐殖土很厚也很松软,我在腐殖土的缓冲作用下落在了凹槽里,没有滑到深渊中。

几经磨难,我们安全地走了出来。在某个山梁上还发现了一个滇金丝猴的夜宿地,时间约在3天以内,当时猴群已经走远,没能拍到猴子的照片,我们根据采集到的新鲜粪便估计了猴群的数量,调查工作也圆满完成。但回想当时的情景,我都会心有余悸。

这次调查永安种群,保护区维西分局康普管理所派和学志协助我的工作,他一直和我进行着康普管理所境内的滇金丝猴调查。永安种群主要涉及白济讯乡永安村和统维村,我们通知了两个村巡护猴群的护林员。2017年11月17日我们开始进村入山。

近几年我总结的经验是:找猴要赶早。滇金丝猴群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性,上午和下午有两个活动的高峰期,中午有午休的习惯,在活动的高峰期猴群比较喧闹,所以比较容易找到猴群,早上应该说是找猴群的最佳时机。

护林员余绍鹏(老余)说,在3天前有一个放羊的老人在栖息地外围的一片阔叶林看见过猴群。上午在阔叶林中我们发现了几粒粪便,我估计是5〜10天前排的,猴群确实来过这里,可能是老人在此放羊,猴群不敢逗留,已经离开。

我们继续往山林中搜索,在一片吴茱萸叶五加林中,地面上一堆堆黑色的粪便引起了我的注意,仔细查看原来是黑熊的粪便,这个季节吴茱萸叶五加的果实成熟,它是黑熊最爱的一种食物,也是黑熊们进入冬季前能享受到的为数不多的盛宴。由于没有消化完全,粪便中还有五加果形状。黑熊与它们的粪便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很快前行,但一直到太阳落山我们都没有发现猴群。

滇金丝猴巡护员余绍鹏(右)和余向光(左)。

次日搜寻的位置是整个栖息地的中心位置,位于阿衡壁山峰的南侧。我们不断向山里搜查,地势开始变得陡峭。有两位护林员做向导,在森林中我们很快发现了一些粪便,但时间比较久,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茫茫林海,猴群还是不知所踪,这种情况是和滇金丝猴打交道的常态,你很难迅速找到猴群。滇金丝猴是一种游荡性很强的灵长类,他们每天要走上十几公里的路觅食,所以在百平方公里的森林内找到猴群很困难。我们在猴群经常出现的地方安装了1台红外线相机,希望相机能够记录下猴群。

2018年1月19日,我突然接到了老余的电话,说有村民在阿衡壁山的下方看见了猴群。 1月21日清晨,我们在阿衡壁山下方的阔叶林中发现了粪便,粪便很新鲜,猴群应该就在附近。我们决定顺着一座小山梁往上搜寻,小山梁上也有一些零星的粪便,我就开始教老余采集粪便样品,我们这次调查的任务之一是采集粪便样品,建立滇金丝猴DNA数据库。正在采集样品时,我突然听到了“啪”的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是滇金丝猴折断树枝的声音,我立马向老余比了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然后轻声说“猴子在我们的上方”,我们静静地仔细听,传来了猴群更多的声音,我已经确定猴群就在我们上方,大概距离我们有800米。

罗美底村的一个教堂,每到周末,村民们会聚集在教堂里唱诗和祷告,他们都非常虔诚、自觉和秩序井然。

为了更好地接近猴群进行数量计数和拍照,我让老余留在原地,一个人目标小,更容易接近猴群。我带上了望远镜,将照相机的镜头更换成100〜400mm的长焦镜头,还将1.4倍的增倍镜也接上,在佳能100〜400mm的长焦镜头上安装增倍镜会无法自动对焦,甚至没有合焦点的提示,还损失光圈,但可以拍得更远,野生的猴群很惧怕人,为了拍下它们,我加增倍镜延长焦段,不惜进行手动对焦和损失光圈。

树林很茂密,我轻轻拨开枝叶前行,尽量不发出声响,但要命的是林下有箭竹,箭竹枯死后倒伏在地面上,人踩上去会“噼噼啪啪”作响。我不小心还是弄出了声响,猴群发现了我,有猴子发出了“唔嘎”的警报声,整个猴群都知道了有危险临近,猴群开始躁动。猴群开始从树上向我的反方向跳跃和移动,我赶紧开始数数量,但是树林太茂密了,有些猴子根本看不见,只听见猴子的声音。我转变了策略,改计数有几个家庭单元,因为这样好计数一些,最后数到了6个单元,包括全雄单元,一个单元一般有10只左右的个体,整群数量保守估计有50只左右。在计数的期间,我进行了拍照,因为这个猴群还没有影像资料,猴群移动得很快,树林又茂密,我拍了一些照片。最后在电脑里只有几张影像还算清楚,影像质量距离艺术创作很远,但作为科学记录已足矣。

在阔叶林中采集滇金丝猴的新鲜粪便。

猴群在半小时就消失殆尽,我没有继续追踪它们,因为我的调查内容基本完成,就剩下采集粪便。我不想在去打扰它们,它们本来就属于山林,让它们归隐山林是最好的。我们三次进山,就短短和猴群邂逅了半个小时,这也是和滇金丝猴打交道的常态,这半个小时对我来说是幸福的,犹如和老友相聚,和恋人相拥,和智者对话⋯⋯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