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柳夏
摄影/张华 《中国周刊》记者 杨剑坤
支持单位/澜沧县委宣传部
责编/刘霞

翁基位于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拉祜自治县境内的景迈山地区,隶属于芒景行政村,是景迈山14个传统古村落之一,也是传统风貌保存最完整的村落。翁基坐落于景迈古茶园之内,是第二批入选 “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的布朗族村寨。

站在观景台上俯瞰翁基寨的全貌,民居所用的瓦片和原木都取材不俗,规划得极为整齐,这是布朗族村落中少见的豪华做派。

走进翁基,村口的一棵冠盖如云的千年柏树,既像是把守寨门的将军又像是恭迎客人的老者。古树旁是一座布朗族建筑风格的庙宇,布朗族信仰小乘佛教,古寺庙是小乘佛教传导布经的场所。块石垒砌的基座,重檐阔脊的正殿,乌瓦朱墙的城楼,面向两侧怒视的红石麒麟,这是庇荫居民的神庙又是族人聚会的会客室。村里的道路都是石板路,四通八达,虽说也是鸡鸭成行,但清洁少尘。

这里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充满了温馨和宁静,感受到的只有鸟语、花香和静谧,以及缓慢沉淀下来的时间。

行走于寨子,可以遇见光脚的布朗族老奶奶从容地巡视自家院子,妇人用簸箕晾晒茶青。在这个历史久远的古村寨,布朗族生态文化保留和传承完整,古旧的干栏式建筑在参天古树的掩映下,古朴得让人仿佛看到时间在这里停住了脚步。

布朗语“翁”为出水,“基”为住,意为住在吃水处的村。在翁基寨子,大山、森林、古茶树、村落民居,交相辉映,人与人,人与树,人与大自然,圆融完满地结合为一个整体。

栏杆瓦房下的生活智慧

翁基的布朗族起源于新石器时代晚期云南三大原始族群之一的“百濮”(孟高棉)族群,属于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史书中也称其为“濮人”, 其先民经过几百年的迁移,逐步从瑞丽地区外迁,最后定居于芒景。

翁基布朗族民居建筑特色突出,传统文化保留和传承较为完整,至今全寨都讲布朗语言,穿着布朗族服饰,显现出鲜明的边疆特色和淳朴的民族风情。摄影/谭春

布朗族村寨以寨心为中心向心布置, 建筑依山势而建,村落空间层次丰富、街巷尺度宜人,村落景观富于变化。村寨以寨门为界,并分布有风水林,植以神 树、竹林,具有山地聚落的乡村景观特色。翁基的整体空间格局完整,寨门位于村寨的东面,寨心位于村寨中心,是居民日常祭拜的场所,也是村寨整体格局的核心。

传说布朗先祖带领族人迁徙到芒景时,不知道该把寨子见到那里,于是找人来看卦选址,看卦的地方就是现在的翁基。

翁基古寨民居,延续了古朴的布朗族干栏式古竹楼建筑风格,歇山式屋顶,坡面陡峭,覆以传统挂瓦,室内结构露明。民居分为两层,一楼用来养牲畜,或者堆放杂物,二楼居住,居室用竹篱或木板围建,仅留一门,室内光线较暗。屋面分四面两台,呈重檐状,下檐很长,直伸至距地面4~5米处。楼前面大门前搭架着木梯,楼上楼上一般会有露台,用来摆放植物,晾晒衣物,吃饭和品茶小憩。

早期的布朗族干栏式建筑用茅草和竹子搭建,目前已经历四代演变, 但仍然延续着干栏式木结构的建造体系。木料搭架子全部采用穿插结构, 瓦片铺顶。柱子不入土坑,砌石脚固定。建筑屋顶出檐深远,适应当地多雨的气候,两侧透空的“山花”利于排烟。经多年改良,精髓未变,甚至竹椽子形成的交叉都演变为辟邪“宝剑”图腾而保留。小间做厨房、卧室,大开间是客厅。实用面积大,防潮。布朗族设有专门从事建筑的施工队,从古至今通过换工互助来完成。你帮我,我帮你,人力、物质资源全部都有记录。

布朗族的房子经过不断的发展形成现在的制式。木料搭架子,全部采用穿插结构,瓦片铺顶。柱子不入土坑,砌石脚固定。

传统干栏式民居体系是原住民为适应景迈山潮湿气候,合理利用山地土地而不断改进完善的建筑实例,这是一种古老的人类居住智慧,体现了原住民对自然环境的适应。

寻茶问源

景迈山位于缅甸、老挝和泰国三国边境的“绿三角”区域,是北纬21度现存最完整、面积最大的古老普洱茶核心产区。这里有1300多年的茶叶种植史,从元代起,景迈山古茶林的茶叶已是孟连土司敬献皇帝的贡品,茶叶销往中原地区及缅旬、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是目前世界上所发现栽培型古茶树数量最多、面积最大、茶树个体年龄相对较长、保存比较完整的栽培型古茶林,被世界茶文化研究学者誉为人类最早开发利用茶叶的“茶树自然博物馆”“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人工栽培型古茶园”“茶叶天然林下种植方式的起源地”。

航拍镜头下的翁基古村落,蜿蜒在景迈群山下的山路,连接所有村寨。

由于海拔较高、地理位置偏僻,景迈山的茶并不如澜沧江流域其他名茶出众。也正因为没有“暴得大名”,景迈山躲过了清末民国时期的战乱掳掠。改革开放后,普洱茶的价格上涨,随之带来的村寨开发建设热潮也并未深入到景迈山区域。相对封闭、落后的发展步调,让景迈山保留了更原始传统的自然生态和人文景观。

景迈芒景一带,茶园总面积近3万亩,其中连片可摘的古茶园面积约一万六千多亩,为此,景迈芒景亦被称为千年万亩古茶园,在许多寨子,房前屋后就能看到大片的古茶树。

走入千年古茶园,四处可见的古树和林间的青苔藤蔓,普洱树叶在阳光的照射下,葱翠欲滴。

古茶山生态环境好,茶树同山上原生古树混生在一起。历尽沧桑的古茶树枝干上长满了苔藓、藤蔓、野生菌类和许多寄生兰花等附生物,还有一种形状类似螃蟹的寄生物——螃蟹脚,有一定的药用价值。

村民家自产的野生蜂蜜,是真正的“无公害产品”。

景迈茶以醉人的兰花香气为主要特点,景迈山众多茶寨中,翁基这片古寨,在历史与时间的馈赠下,使茶叶更具兰香。在品茶汤之前,闻到浓郁的兰香,都不忍送茶汤入口。茶汤的苦味,只在舌尖停留3秒。茶汤入口后,呼吸之间,就能感受到甜蜜的茶汤滋味,呼吸之间,茶汤回甘与生津渐渐在整个口腔满溢至喉部,淡淡的涩感在舌根部隐约存在。景迈茶的口感,浓郁的兰香,淡到可以忽略的苦味,隐藏与回甘之下的涩味,是景迈茶独具一格的口感滋味,在众多茶区中,也是辨识度最高的茶区。

提起茶树,布朗族人家有着深厚的感情,每年4月的茶祖节是景迈山布朗族最隆重的节日,当地都会举行祭茶祖的活动。新修的茶祖庙里供奉的是帕哎冷。传说傣王的女儿七公主与布朗王子帕哎冷结合,嫁到了景迈山。王子无意中发现有一种叶子可以提神,治病,于是专门派族人寻找这种书并刻下记号供路人使用,从此开始在聚集地大量地栽种。有人说:布朗族虽然不是种茶最早的民族,但绝对是发现茶叶最早的民族。

千百年来,生活在景迈山的布朗族人种茶、敬茶、感恩茶,建立起了一套尊重自然资源、可持续发展的古茶林生态系统。随着民族文化自信的提升,这种悠久的古茶文化以及天人合一的生态价值观将被传承下去。

景迈山古茶林申遗之路始于2010年,在各方努力开始受到热爱民俗和生态旅游的人们的关注,来翁基寻古探幽的旅人多了起来。寨子里开起了客栈,但不多,客栈的名字写得像“筷子拼接起来”的一般,朴实而充满诚意。还有人回到山上开起了微店;爱音乐的小伙子组乐队开酒吧,唱自己创作的“布朗调”;还有人从山下考察回来,想在大榕树下搞个“民族歌舞实景演出”。

对古寨进行适度、合理旅游开发的呼声出现了。现代化的潮流不可阻挡,商业化也并不可怕,问题在于如何在发展过程中,保留好自己独特的文化,这需要政府、村民和外来者集体的智慧。

不同的景迈古树与山上原生古树混生,这种混生赋予了景迈茶独特而强烈的香气,杯底香持久更是景迈山野气韵的最直接表现。

外来的保护团队开始进驻翁基,帮助村民进行民居的改造。他们也在思考,如何既保留传统民居精髓,又满足现代的使用需求?针对干栏式民居的隔音、防水、防鼠、采光等问题,寻找一些易于实现的改善方式。

经过他们的努力,一栋经由保护团队改造后的传统民居常年在翁基古寨对外开放展示,每个村民和游客都可随意进入参观。走进外观上原汁原味的传统民居,各种现代生活设施合理布置,十分便利,与景迈山少数民族生活方式融为一体,毫无违和感。在展览内容中,村民可以对实用的改造技术方法进行学习、借鉴,政府也引导村民开展传统民居的保护修缮,从而也使他们看到传统民居在未来旅游开发中的利用潜力。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