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国周刊》记者 刘霞
图/田震琼
责编/ 刘霞

西南绣球

花老道,是定居大理的生态画家田震琼的网名,在大理的苍山洱海间,他用插画记录自己的生活和自然万物的生生灭灭。

“花老道”这个词,其实是北京人对一种常见蝴蝶的俗称。这种蝴蝶为棕色,黑斑,边沿呈锯齿状,很像褴褛的道袍。

田震琼痴迷花草,羡慕道家之道,便以花老道的名字混迹植物江湖。

莫残溪花卉

结缘花草植物,其实是田震琼中年以后的转变。

在北京时,田震琼是做了二十多年酒店服装的设计师,如果不是因为患腰间盘突出被中医治好,从而对《本草纲目》和《滇南本草》有了研究,他也不会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许也不会想到去画花鸟植物。

木木屋

刚到大理时,田震琼处于病后调整身体状况的时期,他把目光投向中草药,这也成为后来他画植物的缘起。

大理有一条最繁华的街叫人民路,刚来大理时,田震琼每天就在这里闲逛。街上百姓在路边摆点花,一来好看二来也可以卖。而花老道来这里闲逛是为了画画。

人民路上海豚阿德书店

秋海棠,是一种生活在山谷潮湿石壁上的草本植物。在大理,他发现,本地人把秋海棠养着养着就拔掉了,随便扔到马路边上或者垃圾箱旁边。虽然它们太常见,也不香,但在他眼里,秋海棠自有一种独特的美。

三塔之一塔

田震琼笔下的植物画,都是在生活里有意无意收集的素材,他更喜欢画那些最常见的野草和去发现那些从来没有注意的细节。比如如意草、老鹳草,还有蓖麻种子,他会画出种子的横截面和侧切面,连种皮、种壳上细微的纹路都描绘得很精细。
老田不仅画植物,而且对每一种植物的特征都会做全面的了解和研究,比如它的生长条件、气味、外形、颜色等。苍山有19座峰18条溪,《滇南本草》所记载的植物大部分都能在这里找到。老田已走过了10座峰,他对草木进行绘制,除了描绘植物的外形和特征外,他也把与之共存的生态环境画下来,比如哪些虫子会在哪些植物上产卵,它的四周又会生长哪些寄生植物,等等。

植物名称从上至下、从左至右依次为:龙胆、榆树钱、三角梅、蕨菜、玉兰花蕊、美人蕉、谷子花、夜来香、南烛。

2016年6月,老田在接近雪线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几棵尼泊尔绿绒嵩,那时正值开花期,花瓣上有细细的茸毛,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璀璨的光。这是他第一次在苍山中发现这种植物,开心得不忍离去。

迷人杜鹃

苍山下有无数花丛,它们或红或黄、或白或紫,更增添了苍山的活力与秀美。其中苍山杜鹃、阔叶杜鹃、和霭杜鹃、兰果杜鹃、似血杜鹃是苍山所独有的品种。现在老田画植物不单纯挑好看的画,而是着重于找到濒危植物,抓紧时间收集到拍到画下来。

每年5月底到6月,是大理苍山顶上鲜花盛开的季节。在众多的花卉种类中,以杜鹃花开放的最为耀眼,不同种类的杜鹃花千姿百态,争奇斗艳,把苍山装点的花团锦簇。王郢 摄

“全地球的植物都正随着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大而后退,退无可退最后就是消亡。离开纯自然环境下的人工驯化和培植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老田对许多植物的灭绝和消亡扼腕叹息,他说,有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发现某种濒危物种,有十株可以采两株作为标本,有些花草只有在特定的环境下才能生存,采下来去培植也不会成活的。“大理人世世代代与苍山洱海相邻,生态法则自成体系,可惜人的生活范围不断扩大,物种也在不断消失。”

洱海渔船
二牛抬杠

每次在山谷里行走都会令老田无限感慨,“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它们也有辉煌灿烂也有半途夭折也有生老病死,开花为了繁衍后代,扎根就不再漂泊。它们的生存方式也许是个永恒的秘密,我们难以企及。它们充满了无限的生机和正能量,你我和植物之间没有任何区别!”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