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娜
摄影/肖诗白、余永泽、严荼
责编/王艳玲

在2017年3月至11月间,绿色和平对江苏省盐城市和南通市的滨海湿地进行了实地调研。经过调查,他们发现旅游侵占的问题依然存在,并成为我国湿地保护的重要阻碍。

除了我们常说的生态功能,滨海湿地的文化服务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为了帮助人类发展认知、丰富精神生活、提供娱乐和美学欣赏等非物质服务,依靠滨海湿地开发旅游经济成为热门项目,而这些项目的建设却改变了原有的湿地地貌,破坏了湿地的完整性,把天然滩涂变成了人造景观,使得湿地丧失了应有的生态功能,为湿地保护增添了重重困难,月亮湾海滨浴场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浴场征占滩涂

月亮湾海滨浴场工程位于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滨海经济开发区内,在月亮湾旅游度假区的宏大蓝图中充当着重要角色。如果整个月亮湾旅游度假区全部建设完成,这里将成为5A级旅游度假区,游客能在此享受到沙浦寨水浒背景地、海佛禅寺、古黄河湿地森林公园、温泉浴场等项目。按照计划,这片度假区不仅承担着带动经济发展的重任,也是传播淮河文化,提升滨海地区影响力和盐城市旅游竞争力的重要基地。

在2015年8月至2016年期间,走入这片区域一定会看到一片繁忙的景象——各种工程进行得如火如荼,海上堤坝工程的最终效果也会清晰地呈现在你眼前。不同于往日的喧闹,2016年2月后,这里显得格外萧条,工程一直处于停工状态。这正是他们“未批先建,非法侵占滨海湿地资源”的后果。

2017年9月,国家海洋局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专项督察,绿色和平就月亮湾海滨浴场涉嫌违法建设破坏滨海湿地的情况向国家海洋督察组第三组进行了反映。并收到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的回函,确认月亮湾海滨浴场项目属于未批先建,回函称“该公司在未取得海域使用权的情况下,擅自占用海域,实施海滨浴场景观和月亮湾防波挡沙堤工程”。《海域使用权管理规定》中明确指出:“海域使用权证书是海域使用权的法律凭证。”月亮湾海滨浴场工程没有取得海域使用权,所以其工程建设属于违法行为。随后,绿色和平与负责查处的国家海洋局海监第五支队取得了联系,并得到反馈。他们表示:目前已经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对该工程中涉嫌违法施工的挡浪堤和观景平台工程进行了“停工并恢复原貌、行政罚款以及按要求申请海域使用权”三项处罚。目前行政处罚罚款已经到位。第五支队也表示该工程依法应恢复原状,但海域一旦建设围填很难恢复,所以正在督促其办理海域使用权证。在2017年8月20日,绿色和平在现场依然看到装载石料的工程船停在堤坝内侧,周边的道路也依然在施工过程中。

月亮湾海滨浴场的建设改变了自然滩涂湿地的地貌,该围海工程是月亮湾旅游度假区中的一部分,现海上堤坝部分已经完工,现正启动沙滩更换工程。

月亮湾海滨浴场试图通过造防波挡沙提,改变湾内水流的流态和水体交换条件从而减少海水含沙量,“通过围海净水,打造蓝色海滨主题游乐园”。不得不提的是该工程所在的江苏盐城湿地是天然淤泥质海滩,属于江苏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试验区的一部分。身为我国最大的典型滩涂湿地保护区之一,保护区淤积淤长型的海岸带、丰富多样的滩涂湿地生态系统,孕育着异常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资源。根据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正旺过去18年的野外调查数据显示,该地区共有31种鸟类的种群数量超过了其全球种群数量的1%,另外10种鸟类在该地区停留和栖息的种群数量也已经达到了入选国际重要湿地的标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三十二条中,明确规定“在自然保护区的实验区内,不得建设污染环境、破坏资源或者景观的生产设施”。月亮湾海滨浴场的建设显然与此条规定背道而驰。

同时,浴场所在施工区域还是江苏省海洋生态保护红线的限制类红线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中明确了生态保护红线优先地位,并强调:生态保护红线一旦划定,应“确保生态功能不降低、面积不减少、性质不改变”。该项目的建设显然违反了“三不”要求。

在该建设对滨海湿地的威胁性已经昭然若揭的情况下,月亮湾海滨浴场仍是月亮湾旅游度假区的重要项目之一。有资料显示该度假区综合开发项目在2017年3月入选了江苏省“十三五”旅游业重点项目。但在绿色和平向江苏省环保厅申请公开月亮湾旅游度假区综合开发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后,江苏省环保厅于2017年9月27日给予了回复,称“申请的信息在我厅不存在,也未咨询到获取该信息的其他渠道”。

最令人担忧的是,尽管月亮湾海滨浴场的建造会彻底改变该区域的自然生态环境,并且和现行的生态保护红线的政策相冲突,但目前该项目补办的各项审批仍在进行中。工程一旦恢复施工并投入使用,对滨海湿地必将产生更加严重的破坏。

随着新一轮沿海开发浪潮,沿海各省的围填海工程都在进行中,海边常常能看到为围海修建的几公里长的堤坝。围填海工程加剧了中国滨海湿地的消失速度,过去40年间,中国的滨海湿地丧失了一半。

渔民的迷茫

如今居住在条子泥不远处东台笆斗村入海口的渔民陆大叔和妻子,面对湿地将被围垦的传言表示无奈。每年的5月初至9月底是他们最忙碌的时节,也是他们跟大海最亲近的时光。这时,你能看到他们下海的身影。长期的滩涂作业使他们练就了一身“功夫”,泥泞的滩涂上依然身手敏捷,忙碌过后,他们便会拎着装满泥螺的桶,笑容满面地归来。对于像陆大叔这样的渔民来说,湿地就是他们生计的来源。一旦这些滩涂被侵占化为陆地,滩涂的生物不再存在,他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谈到未来几年,这里将被围垦用作其它开发用途,不仅是渔民们,连承包这片土地的老板们都很茫然。几个老板表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滩涂没了,只能重新找找其他营生。有些亲戚朋友转行去做了远洋捕捞,但一想到要背井离乡,情感上就很难割舍。而那些习惯了每年从这里飞过的候鸟,再次归来,是否能有足够的食物、水源和栖息地,面对另一番风景也定是无比迷惘。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