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国周刊》记者 刘霞
摄影/肖诗白、吴轶
责编/刘霞

海洋孕育了世间万物的生命,亦赋予人类无限的遐想;沧海桑田,不断更新着我们对海洋的认知,而不变的是敬畏与探索。

滨海湿地作为重要湿地类型,既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又有自己独特的生态环境效应,是地球上生产力最高、生物多样性最丰富、最具保护价值的生态系统之一。但是,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滨海区域又往往是人类高强度经济活动区,人类为了获取大量生产和生活资料对滨海湿地资源进行大规模的开发利用,给滨海湿地生态系统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全国第一次和第二次湿地资源调查的结果显示:2003年~2013的10年时间里,我国近海与海岸湿地面积减少了136.12万公顷,减少率为22.91%,是各类湿地中消失最快的(全国湿地平均减少率为8.82%)。

2014年2月至2015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保尔森基金会(美国)和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共同启动了中国滨海湿地保护管理战略研究项目。该项目由老牛基金会资助,保尔森基金会组织实施,由中科院地理所、北京林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科院烟台海岸带研究所等单位承担研究任务。

这个极为权威的研究项目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快速、大范围的围垦和填海是造成滨海湿地面积锐减的主要原因;未来规模庞大的围垦计划,将使得全国8亿亩湿地保护的红线被突破,迫切需要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遏制对于滨海湿地的过度开发。

江苏省东台市条子泥滨海湿地俯瞰。大自然赋予了江苏沿海丰富的滩涂资源,滩涂总面积占全国1/4 上。可是随着大规模的围垦,使大量的自然滩涂丧失,对沿海生态造成了巨大影响。

被打破的“生态平衡”

江苏是海洋大省,管辖海域面积3.75万平方公里,海堤外滩涂面积750万亩,约占全国沿海滩涂湿地总面积的四分之一。滩涂湿地不仅是陆地和海洋之间的重要生态功能区域,还孕育了丰富的自然资源,如丹顶鹤、麋鹿湿地国家自然保护区使江苏省沿海滩涂湿地闻名世界。同时,由于其特殊的地貌特征,滩涂湿地也成为江苏省重要的后备土地资源,开展了许多较大规模的滩涂围垦开发活动。

条子泥滨海滩涂湿地位于江苏省盐城东台市弶港镇东侧,为淤泥质类型的滨海滩涂湿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太平洋西岸唯一未被污染的珍贵滩涂湿地。100多种鱼虾蟹在这里产卵育苗,数百户渔民以此为生,近200种鸟类在这里栖息、繁衍。

江苏省东台市条子泥滨海湿地俯瞰。大自然赋予了江苏沿海丰富的滩涂资源,滩涂总面积占全国1/4 以上。可是随着大规模的围垦,使大量的自然滩涂丧失,对沿海生态造成了巨大影响。

然而,2011年,由江苏省沿海开发(东台)有限公司实施的“江苏省条子泥垦区高涂围垦养殖用海项目”,打破了这片湿地的宁静,并慢慢侵蚀这块湿地。该项目是全国一次性批准用海面积最大的围垦项目,面积达40多万亩,将投资44.84亿元。2014年已完工的一期工程已实施围填10.12万亩。二期将要再围垦12.67万亩,目前,海域使用论证报告和环评报告正在报国家海洋局审批。

在绿色和平近日发布的环境报告中称,条子泥垦区现有鱼塘和农业地面积仅占垦区面积61.98%,在依然存在近40%利用空间的前提下,该区域还有继续扩大围垦区域的计划,到2020年,还将在条子泥、东沙高泥两地再围垦5.995万公顷滩涂。且垦区生态湿地面积仅占10.24%,远小于官方所称的20%,存在利用率低、生态空间预留不足等显著问题。

绿色和平在调查中发现,围填海是东部沿海地区增加土地指标最快捷、最廉价的方式。而滩涂围垦所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也使得地方政府想方设法避开中央政府颁布的有关政策规定的监管。例如,中央政府规定,超过50公顷以上的围填海项目必须经国务院审批。但地方政府经常“化整为零”,把大的围垦项目分割成多个小的项目,这样就可以避开国务院的审批。

日趋增强的围垦显著改变了沿海滩涂自然演变规律,使原来的生态系统与自然平衡机制不复存在。

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教授黄辉表示,近20年,江苏省沿海滩涂自然湿地景观不断向养殖塘和耕地转变,这些滩涂湿地垦区在开发利用前,土地覆被类型主要为芦苇地、盐蒿地、碱蓬和光滩,这些植被可以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还可以通过蒸腾作用调节当地小气候。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开始不断加大滩涂湿地的围垦,这种土地利用方式的变化改变了滩涂湿地的土壤环境,使得江苏省沿海滩涂湿地土壤最显著的特征就是盐分含量偏高。加上沿海滩涂湿地垦殖时间较短、土壤耕作层尚未完全形成,导致土壤层次发育不全,而且土壤肥力水平普遍低下。

黄辉指出,滨海湿地与内陆湿地有很大的区别,由于每天都有潮涨潮落,一些区域时而被淹没时而暴露出来,在含氧量上的变化也非常大,湿地的区域非常广,生物多样性非常丰富。黄辉说:“从满潮的时候到潮水退下去低潮的水线间分成三段——高潮带、中潮带、低潮带。而现在看,高潮带几乎都被人开发完了,有的是填海,这就意味着栖息地的彻底消失;有的是围海,让原本的天然湿地变成了人工湿地,将湿地围成一块块来做人工养殖;可以说,高潮带区域的野生生物栖息地几乎消失,被人类侵占了。”

家在何处

在全球9条鸟类迁徙路线中,有3条经过中国境内,而东台条子泥滩涂湿地则是东线(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上重要的停歇地。在这条鸟类的迁徙之路上,包括了许多濒危物种,如黑脸琵鹭、青头潜鸭、勺嘴鹬、遗鸥等。这些在条子泥滩涂湿地停歇的鸟类中,最引人瞩目、最濒危的,当属勺嘴鹬。这是一种小型涉禽,因鸟喙形似勺子而得名,仅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楚科奇半岛等地的极少数冻土层地带繁殖,并在泰国、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的湿地越冬,其全球繁殖鸟数量可能已不足100对。200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其保护现状由濒危提升到极危。

2017年6月29日,江苏东台的条子泥湿地俯瞰。因其独特的辐射沙洲地貌,这里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太平洋西岸唯一未被污染
的滨海滩涂湿地。

水鸟是自然环境变化的“晴雨表”。围垦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在于直接把水鸟利用的自然滩涂和浅海改变成工业或农业用地,造成水鸟栖息地丧失。同时,填海对围垦周边滩涂进行抽沙破坏其底质,造成迁徙水鸟食物短缺,降低了滩涂作为栖息地的功能,对需要在滨海湿地停歇的水鸟造成威胁。

“事实上,条子泥垦区一期工程完成后,除实物供给外,其余各项生态服务价值均明显降低,其中栖息地生态服务价值损失巨大。每年在条子泥过境的候鸟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鸻鹬类,它们不能在过深的水域取食和栖息,短时间高强度的围垦使沿海滩涂急剧萎缩,堤外自然滩涂不断变窄,候鸟被迫迁至堤内次生湿地。但围垦区内次生滩涂也很难满足候鸟的需要。二期围垦项目一旦开工,勺嘴鹬、小青脚鹬、黑嘴鸥等候鸟迁徙路上的‘加油站’将再次受到重创。”绿色和平森林与海洋项目资深项目主任张菁忧心忡忡地说。

近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曾对东南亚潮间带栖息地特别是黄渤海状况进行调查,发现在这一区域观察到的水鸟总数每年下降5%~9%,其中,勺嘴鹬每年下降26%,是地球上任何一个生态系统所罕见的。

中国是《湿地公约》和《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国,肩负着保护湿地的重任。而来自多方的行动正试图唤起人们对湿地的关注,以期保护这一生态系统及其附属水鸟。

2016年2月到7月,环保志愿者向国家海洋局、国家环保部、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申请了信息公开,主要内容为条子泥一期、二期规划环评、项目环评、海域使用论证报告、项目审批文件、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调整原因。其中,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回复条子泥一期项目环评报告及项目批复文件不符合信息公开条例的相关规定,未按照要求回复正式批复文件及环评全本,导致不能更详细地了解该工程的信息,开展后续的监督保护工作。志愿者因此将江苏海洋与渔业局告上法庭。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主任陆军坦言,一些土地管理者和地方政府通常认为,滩涂被破坏,鸟类和其他生物可以迁移到其他地方去生存。但他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因为对于许多生物尤其是候鸟而言,它们通常只使用具有特殊资源的停歇地,以此来补充长途飞行所需的能量。“例如对于鸻鹬类的水鸟来说,不同物种的喙,只适应不同类型的泥沙。正因如此,鸟类迁徙路线中重要驿站遭到破坏,会成为候鸟迁徙的威胁,并直接导致某一个或多个物种的毁灭。”

没有了中途补给,大部分的候鸟将很难有机会飞到它们的目的地。它们的生命可能就此定格,种群的延续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威胁。

对于鸟种存亡来说,某些地块的保护显得极为紧迫。保尔森基金会发布的《中国滨海湿地保护管理战略研究项目》报告中,划出了中国沿海的11处滨海水鸟栖息地,它们处于保护空缺状态,而东台条子泥滩涂湿地位于其中。

陆军认为,只有将这些栖息地纳入国家正在制定的“生态红线”,像守住全国“耕地红线”那样守住“生态红线”,才能真正使候鸟栖息地免遭破坏。

“应划未划”的生态红线

根据《世界湿地公约》中国际重要湿地的认定标准:“如果一块湿地规律性地支持着一个水禽物种或亚种种群的1%的个体的生存,那么就应该考虑其国际重要性。”条子泥湿地,显然符合《世界湿地公约》对国际重要湿地的要求。事实上,条子泥滩涂湿地曾是盐城沿海滩涂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的一部分,但正是因为后来进行的围垦活动,于2013年被调规出保护区。

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制定的《江苏省海洋生态红线保护规划(2016~2020年)》,已于2017年3月16日起正式批复实施,《规划》要求,到2020年全省海洋生态红线区面积占江苏管辖海域面积的比例达到27%以上,大陆自然岸线保有率达到37%以上,海岛自然岸线保有率达到35%,近岸海域实质优良比例达到41%。

虽然条子泥湿地在维护生物多样性方面具有极其重要的生态价值,然而,它也并未被划入江苏省海洋生态保护红线。“如此重要的区域却没被划进生态红线,保护区范围可以随时为投资开发调整,地方政府重发展轻保护的心态由此可见一斑。”张菁感叹道。

行人从围垦工程的围堤上骑行而过。围垦,就是把自然的滩涂围起来, 加筑堤坝,再建灌溉系统,就可以用作农田。

2017年8月,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的安排部署,环境保护部、发展改革委共同组织编制了《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指南》,指导全国生态保护红线的划定工作。该指南要求,“生物多样性维护功能是生态系统在维持基因、物种、生态系统多样性发挥的作用,是生态系统提供的最主要功能之一。生物多样性维护功能与珍稀濒危和特有动植物的分布丰富程度密切相关,主要以国家一二级保护物种和其他具有重要保护价值的物种(含旗舰物种)作为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的评估指标。”以及“结合关键物种的实际分布范围最终划定确保物种长期存活的保护红线”。

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技术组组长高吉喜在谈到划定生态红线保护范围时强调,“各地划红线的面积比例一定要切合本地实际……更不能怕被套上紧箍,不敢划、不想划。”环保部长李干杰也在环境保护部、发展改革委召开落实《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视频会议中说“确保应划尽划、应保尽保”。

张菁认为,对照目前江苏省的海洋生态红线保护规划来看,仍有改进的空间,也应践行“应划尽划”的原则。

在张菁看来,生态红线作为中国生态安全的底线和生命线,在划定过程中就不能有所妥协甚至有所保留。目前很多专家和NGO的同仁都在对生态红线的划定进行探讨,以期推动生态红线划定和后续的管控政策。而在后续的执行和管理层面,配套相应的政策法规,完善保障手段,才能真正实现生态保护红线划定的初衷和目的。

据保尔森基金会的报告,随着新一轮沿海开发战略的实施,到2020年,中国沿海地区的发展还有超过57.8万公顷的围填海需求。按照目前的年平均围填海速率,至2018年底,仅滨海湿地面积就将减少到534万公顷,中国的“8亿亩湿地红线”届时将被提前突破。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