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武汉血透患者:“不透析,我们的存活率是零”

2192

整个武汉市有7000多名尿毒症患者,在疫情发生前,这些患者在65家透析中心接受定期透析。随着疫情的发展,一批医院被征用为治疗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有的医院关停透析室,暂停提供透析治疗。透析患者大多患有基础病症,免疫力相对低下,属于新冠肺炎的易感和高危人群,到哪里透析才安全,成了他们面临的难题。

“不透析,我们的存活率是零”

熊飞是武汉市第一医院肾内科主任、透析中心负责人,同时担任武汉市血液透析质量控制中心的主任,对全市血液透析诊疗活动进行全面的质量控制。

熊飞告诉央视记者,透析患者间流行这样一句话:“如果感染新冠,存活率有百分之九十几,如果不透析,我们的存活率是零。”

当时最为紧迫的是,这些透析患者中已经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确诊和疑似病例。新冠要治疗,透析又不能停,倘若让这些患者和其他患者在一起透析,极有可能在透析中心出现感染暴发。

熊飞说:“我们当时压力很大,接收感染病人我们会犯错误,不接收他们,他们会面临死亡,怎么办?我们当时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在我们医院的发热门诊单独给他们找了一个治疗室,把透析机推到他们床边,给他们做透析治疗。”

48小时紧急改造传染病透析室

2020年1月25日,熊飞起草了一份给武汉市卫健委的请示,建议上级部门尽快指定定点收治发热或疑似透析病人的医院。三天后,也就是1月28日,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下发了《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特殊病人医疗保障工作的通知》,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成为最早指定的两家医院之一。这意味着他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改造成一个拥有20台透析机以上的传染病透析室,同时,还要将50多台透析机搬到另一栋楼的清洁区域,为300多名非新冠肺炎患者提供透析治疗。

一般情况下,安装这么多台透析机需要7到10天,但这一次,他们仅用了48小时。2月3日,改进后的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的透析室正式接收患者。后来,这里成为专门收治肾脏病合并新冠肺炎患者最多的病区。

为透析病人再请示 定点医院增至13家

武汉市血透质控中心有全市所有需要透析的新冠肺炎感染者的名单和病情,根据每位患者的紧急程度,协调医院通知各人前来透析。

熊飞说:“我们天天都在着急,但是光着急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这次疫情发生得太快,我们被感染的病人太多,我们采取了两方面措施:第一个就是告诉病人要想办法克服困难,现在你可能隔两天甚至隔三天才能透析,你要控制自己的饮水量和食量,尽量越少越好,你产生的毒素就会少,那么你所依赖的透析或许就可以间隔时间长一些;第二个就是告诉病人在家里尽量让自己能够多出一点汗,因为透析病人很多都没有小便。”

随着疫情的迅速蔓延,两家拥有传染病透析室的定点医院明显不够,熊飞再次向上级部门提交报告和请示,希望增加为透析患者服务的定点医院。随后,武汉市卫健委指定了中心城区8家、远城区5家共13家医院,为所有疑似和感染病人提供透析治疗。

“既要保证透析治疗,同时也要保护其他病人的安全”

2月11日,武汉市第一医院被征用为新冠肺炎重症收治医院。这就意味着医院所有的门诊、急诊和住院部都要关停,但是如何处置600多名在这里做透析的患者,成了第一时间要考虑的问题。

熊飞告诉央视记者:“几乎没有一个医院或者几个医院能够容纳我们这么大量的病人的分流。关了,我们啥事没有;不关,我们是满负荷,而且事情会更多。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对于任何一个血透大夫,我们都有责任维护透析病人的安全,我们怎么可能看着病人没有透析就这样死掉,我们不忍心。”

如何在透析中心区分新冠肺炎感染者、疑似感染者以及未感染者,并确保不因透析而发生疫情传播,成了医护人员最棘手的问题。

熊飞介绍:“第一步的筛查是在我们这里,我们有几点标准:第一就是看病人是否有密切接触史,比如家里有人感染或者确诊。第二就是看病人是否有发热、咳嗽或乏力等症状。有的病人他就是不跟你说,拼命忍着不咳,还有一些病人明明家里有人已经确诊了,她也不说。我们的护士就跟她聊天,就问她,您昨天上哪去了?家里吃什么东西了?有的病人一聊天就忘了,她说我老公在金银潭医院。她这一说我们护士就知道了。发现这种与新冠肺炎患者有密切接触的人,我们会马上启动筛查程序,如果确定他是疑似或者确诊的,我们就把他送到定点医院。还有一种‘达不到疑似’的,我们认为是可疑的,我们就把他安排到另外的时间段,跟我们普通的透析病人隔开,我们在另外的时间段再给他透析,既要保证他的透析治疗,同时我们也要保护其他病人的安全。”

“人体里的肾不可能休息,我们也不可能休息。”

3月12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举行新闻发布会,计划分期分批把全市50多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向医疗资源丰富的10家定点医院集中,腾出医院恢复原有的医疗体系和医疗秩序,逐步满足广大市民的就医需求。武汉市参与透析工作的16家医院也正在陆续恢复正常。

熊飞和同事们将继续在透析室为患者治疗,他说:“我们科室的另一个名字叫‘人工肾’,人体里的肾不可能休息,那就意味着我们也不可能休息。”(文/田雨棣)

来源:央视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