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王炙鹿、刘怡
摄影/Grazia Borrini Feyerabend
支持机构/ICCA Consortium(国际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联盟)、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计划
责编/王艳玲

国际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联盟(ICCA Consortium)是一个全球的“运动组织”,通过促进社会变革来增强保护中的公平。它与原住民和当地社区合作,确保他们自己的保护地得到恰当的认可和支持。这些保护地被称为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ICCA)。

国际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联盟于2010年正式成立,它源于早先的一些运动、网络和合作,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重要且有影响力的网络,并且为其不同的成员所重视。它在世界各地拥有越来越多的合作者和伙伴。如,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计划(GEF SGP)都是国际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联盟在推动和支持ICCA中长期、重要的合作伙伴。目前,国际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联盟正与GEF SGP合作实施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全球支持倡议(ICCA Global Support Initiative),对相关国家的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政策、法律进行梳理,支持区域间的交流和能力建设,以及通过GEF SGP在地方层面直接支持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的活动。

社区管理的世界自然遗产地

尽管地域相对狭小,意大利却是拥有世界遗产(World Heritage)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在它的44个世界遗产中有42个是因其特别的文化价值而被列入,只有两个是因其独特的自然价值而入选的。即使这两个,也不能避免一些独特的社会文化特征。多洛米蒂就是意大利古老的社区保护地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安佩佐多洛米蒂(Dolomitid’Ampezzo)作为区域自然公园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它大部分杰出的自然特色和景观毗邻着科尔蒂纳丹佩佐村(Cortina d’Ampezzo)。虽然这个保护区的地位和管理方法与许多其它的保护区相同,但它的历史和治理类型却有着独特的一面。

多洛米蒂自然公园大多数处于保护状态,它的土地属于一个古老的农业社区,这里近一千年来都是社区不可分割的领地。这个社区从地区当局那里获得了全面且直接负责保护区监管、技术和财务决策的权力,甚至为此区域和国家保护区法律进行了一些修改。因此,这些法律的一些具体条款明确地预见了今天将保护区的管理委托给集体私营实体的可能性。尽管在其他地方,保护的状态被视为强加的和被积极反抗的对象(当不被公然动摇的时候),在安佩佐山谷,人人渴望、赞赏保护,并希望对保护有所贡献。一个生动的例子是,社区乐于将从土地持有中获得的全部好处,重新投资于保护区的管理——这是不容忽视的。

安佩佐山谷社区被意大利认可为一个私人的法人实体,它的使命和活动包括普遍的利益和关切。这个实体是一个古老且非常活跃的机构,被称为“安佩佐山谷的规则”(Regoled’Ampezzo),一个由11个小村庄组成的联盟,在大约一千年的时间内拥有和共享不可分割的社区财产——这片拥有丰富森林和牧场的土地。“Regole”(“规则”)既是一种管理土地的具体方式,也是一种农村文明形式。它在现代化过程中存留了下来,坚持到今天,与富翁们的别墅和精英旅游形式并存着。

安佩佐山谷社区被意大利认可为一个私人的法人实体,它的使命和活动包括普遍的利益和关切。

多洛米蒂山脉是意大利最著名的景观之一。人类在那里居住了几个世纪,在保护环境和人类发展活动之间达成一个平衡。这种平衡是由“Regole”提供的。“Regole”这一机构塑造和维持了我们现今所看到的当地环境。由于幸运的活动和公民保护与争取领地完整的能力,“Regole”成功地将自然遗产的管理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Regole”是阿尔卑斯山区一种典型的社区机构。过去有几千个这样的机构存在,尽管由于社会文化的广泛变化,有时它们会遭受某种方式的“攻击”,但是许多社区机构现在依然在运作。这个机构是相当民主的:所有有关自然环境和保护区的决策,都由聚集了所有成员家庭的代表组成的大会决定的。木材采集和对旅游活动的小心管理使社区获得了可观的收入,这些收入完全重新投入到领地和保护区的保护当中。但是“Regole”并不仅仅投资金钱。他们投入劳力,知识和技能以及他们自己的机构和能力来建立和执行合适的规则。在很多方面,社区明白如果“Regole”的领地和保护区受到威胁,社区自己的身份就会受到威胁……我们很难想象出还有比这样更密切的关系和更多价值的“社会财富”形式。

自然区域公园是意大利的重要领土,如今也被列为世界遗产地。法律承认“Regole”是自然区域公园的管理主体,这是“Regole”几个世纪以来对领地的适当管理留下的印记。目前保护区的地位正好突出强调了两方共存的生物多样性的益处——一方是令人铭记的壮丽的山区生态系统,另一方是一个组织良好、纪律严明且充分认识到自身权利和责任的社区。

从更细节的角度看到,“Regole”设法确保了他们大部分的关键需求。他们获得了对土地和自然资源权利的正式承认,也作为ICCA的管理机构得到尊重。他们得到了保护,免受外界的侵犯,并实施“发展”倡议和支持以应对ICCA在保护上的挑战。此外,他们积极与意大利的类似机构建立联系,保持政治警觉且不把现在的状况当作理所当然。

但是从法律和经济的角度来看,即使情况完全令人满意,一些关键的挑战依然存在。对于“Regole”总体——特别是“Regole”作为ICCA的管理主体来说——主要的挑战是向年轻一代传递领地文化以及对将社区长期利益置于个人短期利益之上和之前这一理念的尊重。除了金钱无处不在的主导价值,个人的成功和直接的利益,“Regole”必须吸引和激励青年人,丰富他们的身份认同,并唤醒他们属于这一特殊土地“社区”的自豪感。

原住民自发保护自己的家园

科伦岛(菲律宾巴拉望)的塔班瓦人(Tagbanwa people of Coron)居住在一个美丽的石灰岩岛上,并制定了严格的森林资源使用规定。岛内12个淡水湖除了两个淡水湖之外都是圣湖,且只限于当地成员进入(通常用于宗教和文化目的,或为了获得鸟巢——一种当地年轻人向中国商人出售的珍贵资源)。外来者可以直接进入Kayangan湖和Barracuda湖,并只能在规定的时间游览,而且夜间不允许逗留。塔班瓦的青年们都很好地组织起来,维持当地的清洁,要求游客遵守有关行为、噪音、垃圾等方面的规定。旅游收入则被用来支持当地人的教育和医疗支出。

当地的老人和青年维持着同他们的岛屿之间的联接,青年将有能力和智慧来应对文化同质
化的威胁,保持他们与美妙的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之间联系的独特纽带。

几年之前,当地的情况并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塔班瓦人对他们领地的权利没有得到法律承认,这个岛被旅游经营者、外来渔民、政客和寻求土地交易的政府机构所侵占。这造成了严重的问题,从海洋资源的匮乏到传统权力的蒙羞。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菲律宾非政府组织PAFID的帮助下,塔班瓦人自发组织了科伦岛塔班瓦人基金会(Tagbanwa Foundation of Coron Island),申请了社区森林保护协议。1990年,保护协议授予当地人对科伦岛7748公顷的土地以及邻近的Delian岛的权利,但并没有包括海域。1998年,岛上居民设法获得了覆盖22284公顷土地和海域的“宣告祖居领地证书”(Certificate of Ancestral Domain Claim)。2001年,在高清地图和“祖居土地管理计划”的帮助下,他们获得了“祖居领地权利证书”(Certificate of Ancestral Domain Title),被赋予了这两个岛屿和周围水域的集体权利。

当地的老人和青年维持着同他们的岛屿之间的联接,青年将有能力和智慧来应对文化同质化的威胁,保持他们与美妙的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之间联系的独特纽带。

从那以后,塔班瓦人就准备好保卫自己的岛屿,执行有关旅游准入的规定,并从中获得了相当可观的利益。但问题仍然存在,特别是在行使第二个岛(Delian)及其祖传水域的权利方面。尽管塔班瓦基金会一再要求,但没有政府部门的合作,暴力的外来渔民也无法被驱逐出去。塔班瓦人社区也不得不面对内部的冲突(金钱相关)以及在贫困社群内尚未解决的许多问题。他们每天都在为供水、卫生、健康与教育服务和交通运输而挣扎。幸运的是,大多数人——包括老人和青年,仍然维持着同他们的岛屿之间的联接,以及他们共同的身份认同感。比如,社群不愿批评或羞辱任何人,这在决策过程中造成了一些停滞,但也可能有助于社群更长远的生存。最近,塔班瓦人建设了一个小型遗产中心,他们收集了有关他们抗争的资料,并阐述了他们准备继续掌控祖居领地的意愿。充满希望的是,当地青年将有能力和智慧来应对文化同质化的威胁,保持他们与美妙的ICCA之间联系的独特纽带。

在宗教和传统知识下传承的保护地

门兹的瓜沙地区(Guassa of Menz)坐落在埃塞俄比亚的中部高地。在过去的400年中一直保持目前相对原始的状态。瓜沙地区的自然资源管理系统可以追溯到17世纪。鉴于其持续时间之长,它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最古老的保护区之一。这个地区作为社区的资源而保留,用途包括:收获“瓜沙草”做茅屋顶、家用和农用,比如用来牧养牲畜和割灌木作薪柴。其实,这些资源严格限定在一定的时期内,由有限数量的用户使用。使用瓜沙地区资源的权利取决于普遍的土地权属制度——“Astmeirist”,一个基于祖先血统和埃塞俄比亚科普特正教会建立的制度。

瓜沙地区,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最古老的保护区之一。

像其他任何本土自然资源管理制度一样,瓜沙的保护有管理制度并通过一个机构执行。门兹人建立了一个本土机构,被称为“Qero制度”,以对自然资源进行保护和平等分配。在“Qero制度”下,这个地区使用自然资源的社区民主选举一名长者作为首领,称作“Abba Qera”。“Abba Qera”负责保护和管理瓜沙地区自然资源的使用。

1974年,一场全民的起义和革命席卷了全国。1975年3月4日,新革命政府宣布了全部农村土地的国有化。在埃塞俄比亚的大部分地区,佃户与地主之间的关系被废除。公告废除了土地私有和社区土地所有权,赋予了所有农民在国有制框架内使用土地的权利。革命同时建立了农民协会以分配和规范土地的使用。结果,“Qero制度”被废除,连同其对自然资源管理的机制。这些变化也使那些早先被排除在资源使用之外的人不受控制地进入瓜沙地区。

社区制度的优势之一就是它所具备的韧性——应对变化的能力。当“Qero制度”被废除时,社区适应了新政权设定的条件。他们把事情交给新的地方政府,并通过8个农民协会组建了一个新的“瓜沙保护委员会”。在某种程度上,这取代了以前的社区首领“Abba Qera”。它的目的是监督农民协会的活动以保护瓜沙。瓜沙委员会的主要职能是执行协定的规章,特别是在关闭期间监管瓜沙地区的非法使用。这项制度由社区选出的社区侦察员执行。非法使用资源者将在当地法院受到起诉,屡次违法者则被带到区(Woreda)法院。

习惯法、复杂的宗教仪式、有象征意义的活动
等等,原住民社区已经发展出了非常适应当地环境的生活方式。

最重要的是,瓜沙委员会决定有必要制定一个在地方政府层面得到认可的管理计划。实际上,这意味着将这个地区归类为社区保护地——这在埃塞俄比亚还是第一个。这一归类将确保传统形式的土地使用和当地社区的生计。最近,一份管理计划草案得到了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审查。预计这个管理计划将得到地方保护部门批准,从而使社区获得瓜沙地区的所有权证书。

通过管理对这个地区的开发,古代的制度也保护了这里独特而多样的动植物。瓜沙地区拥有许多与非洲高山生态系统特有的动植物物种。例如,该地区有22种哺乳动物,其中27%是埃塞俄比亚特有的。

这包括世界上最濒危的犬科动物——埃塞俄比亚狼(Canissimensis)。这一物种在全世界范围内约有530只,门兹瓜沙保护着该国保护区系统之外,埃塞俄比亚狼最主要的栖息地之一。这一地区的其他重要物种包括地方特有的狮尾狒(Theropithecus gelada)。因为它是曾经广泛分布的狮尾狒属(Theropithecus)中唯一幸存的成员。这些拥有狮子般的鬃毛,通过翻唇行为显示威胁的神奇动物是世界上唯一以草为食的灵长类动物。它们聚集成多达400只的巨大群落。他们也应该得到瓜沙地区给予的保护。鸟类也因“Qero制度”而受益,在这一地区有记录的鸟类有111种,而其中12种是埃塞俄比亚当地特有种。瓜沙地区鸟类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有很多猛禽,它们和狼一样,把丰富的啮齿类动物作为食物。

雨水落在瓜沙地区,开始漫长的旅程,从青尼罗河最终到达地中海。事实上,有26条河流、泉水和溪流起源于这一地区。当地社区保护植被而提供的生态服务,对于所有的下游水资源使用者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

总的来说,原住民社区已经发展出了非常适应当地环境的生活方式。他们与自己领地的长期关联产生了与土地之间强烈的纽带关系,具体表现在习惯法、复杂的宗教仪式、有象征意义的活动以及对他们的资源非常详实的了解上。这样的了解被深深烙印在传统知识中,代代相传,并加以改善。与环境的长期联系及长期留在当地的保证,使原住民社区能够审慎地管理自然资源——即使按照现在的标准。

一个真正的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

塞内加尔卡萨芒斯地区的Mangagoulack农村社区是一个相对偏远的地方,居民几乎全是Djola人。它还处在“发展”的边缘,2009年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柏油路,许多家庭也得不到电力供应,但当地却因为丰富的本土文化而显得生机勃勃。Djola人非常重视家庭、亲缘和社区关系。他们是一个主张人人平等且相当民主的社会,他们没有“首领”,由村民大会做决策,妇女们很受尊重,在社区也很有影响力。人们坚定地信仰某个宗教,比如伊斯兰教或基督教,但每个人都使传统仪式和做法保持着活力。比如,社区的成年礼,农活里的合作,对乡土特产的依恋,每个人都尊重无所不在的、象征着有形和无形世界之间纽带的复杂认知的信仰。

塞内加尔卡萨芒斯地、区,是还处在“发展”的边缘的一个相对偏远的农村社区。

近年来,由于外来者不分青红皂白地捕捞和资源开采使得沿海环境恶化,渔获越来越少。因此,来自农村社区8个村庄的渔民决定建立一个协会。这个协会刚开始只是积极参与红树林种植和其他一些地方性的小项目,但几年之后,他们有了更大的雄心,成立了一个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正是在那个时候,GEF SGP及时提供了一揽子的支持计划,让他们知道可以做些什么,并且一起计划成立一个ICCA。这个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被他们称作Kawawana——这是Djola语里“我们都希望保护祖先的遗产”的首字母缩写。

建立一个真正的基层的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在塞内加尔尚属全新的经历。这个国家有许多自称“基于社区”的倡议,却是由民间组织(NGO)构思和实施的,并由政府任命的官员“管理”。在Mangagoulack,情况则不同,渔民协会决定尝试利用“国家分权法”,这个法赋予了农村自治区管理自然资源的责任。GEF SGP为社区的会议提供资金,并通过一个小型跨学科专家团队为他们提供技术咨询。在这个团队的帮助下,渔民协会重新审视并发掘了当地的传统做法,包括一些“危险精灵”居住的“圣地”,在那里捕鱼是被禁止的。根据这一发现和其他分析结果,协会帮助其制定了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的基本分区和管理计划。这个计划包括一个禁止进入的地区(这是“危险精灵”常住的地方,渔民希望资源可以恢复),还有一个只有当地居民可以捕鱼或者采集的地区(只供本地消费和本地市场)。他们也规划了第三片区域,在这里国家规章制度将被严格执行,机动船只被禁止进入。该协会还为新的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设计了一个全面的治理架构,并结合了传统元素。比如,由受尊敬的老年妇女借助已有的信仰举行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的勘界仪式;一个由“智者”组成的议事会来帮助解决冲突;尽可能地通过协商达成一致来做决定。也包括现代国家的要素,比如,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获得了农村自治区议会、地区议会和卡萨芒斯地区区长的正式批准,他们与国家渔业局密切合作,对保护地实施了划界。最后,他们制定了一个监测计划,随着时间跟踪他们的工作成果。

经过多番努力,地区议会和卡萨芒斯地区区长正式批准了社区成立Kawawana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它现在是塞内加尔的一个样板,同时也是KABEKA协会的创始之一,这个协会将推动原住民和社区保护地在塞内加尔全国得到认可。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