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雪声
支持机构/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责编/侯沁言

四川平武县,素有“天下大熊猫第一县”之美誉,其东邻青川县,南连北川县,西界松潘县,北靠甘肃省,是著名风景区九寨、黄龙之门户。据考察统计,这里拥有355只野生大熊猫,占全球总量的六分之一以上。

初冬时节,笔者来到平武县木皮乡关坝自然保护小区采访,想看看这里的金丝猴、大熊猫、扭角羚、红腹锦鸡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近几年来,由于当地干部群众的生态觉醒,在上级政府和一些环保公益组织的共同帮助下,曾经退化的生态环境逐步修复,一些珍稀动物又开始悠然自得出现。而尤其令人感到惊喜的是,这里的人们寻找到了一条生态保护与生态经济协调发展的路子,摸索出了脱贫致富与共同富裕的经验。

四川平武县,拥有355只野生大熊猫,占全球总量的六分之一以上。

原生态遭破坏 曾经令人痛心
关坝沟东连唐家河国级自然保护区,东南邻老河沟自然保护区,南邻余家山自然保护区,西面是小河沟自然保护区,位于大熊猫岷山中段大熊猫中心栖息地,属于重要的生态走廊带。根据全国大熊猫第四次调查分析,沟内大熊猫种群密度为0.06~0.2只每平方公里。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路过去,“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时而有“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那天,刚下过一阵雨,山色更显靓丽,似乎有画家又把这幅天然山水画刷新了一遍。然而,就在几年前,如此美丽的生态保护区域,居然面临山林植被退化、珍稀动物濒临绝迹的窘境。

关坝自然保护小区发起人,北京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简称“山水”)项目主任冯杰告诉笔者,保护前,这里面临盗猎、放牧、毒电鱼三大问题。他拿出一些照片,记录了曾经野生动物被剥皮后的惨状,皮剥掉、肉带走,血淋淋的样子令人痛心。当时沟里有当地村民放养的500多只山羊,100多头牛,它们对植被的破坏,对环境的污染也很严重。这一带河流有一种价值昂贵、味道鲜美的石爬鮡(售价每0.5公斤近千元),于是一些人疯狂地毒鱼、电鱼、炸鱼、滥捕,导致该鱼种几乎绝迹。而且,当地和周边村民盗伐山林、采菌、挖药材也普遍存在,因此对大熊猫栖息地和生态环境造成几乎不可逆转的破坏。

在自然风光秀美的关坝村的河流中,石爬鮡被疯狂捕捞, 为了保护该物种,平武县关坝沟流域自然保护小区恢复性发展冷水鱼产业,放养冷水鱼。

关坝村因为有4个村民小组,121户,389人,所以虽处于几个保护区的核心区域,以前却没有正式列为自然保护区。而其实就地理位置来看,这片40.3平方公里面积区域,是重要的大熊猫栖息地和走廊。生态环境的恶化,同样威胁着当地居民的生存发展。

各方协同保护 关坝迎来生机

2009年,冯杰带领的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社区保护团队进驻这里,他们和平武县各级干部一起,谋划生态恢复、经济发展思路。关坝自然保护小区尝试在不改变林地权属的情况下,整合关坝沟流域分散管理的森林资源,统一行使管理权、保护权及部分经营使用权,通过民政注册平武县关坝流域自然保护中心作为执行机构。林业局负责管理协调,乡政府以委托管理的方式,提供每年20000元管护资金,“平武县林业发展总公司”以共管的方式,提供每年30000元的管护资金,乡政府和林发司作为业主方提出要求并进行监管。关坝自然保护小区执法权委托乡政府对应的具有执法权力的机构和人员执行,由乡政府出面具体协调落实。在摸清家底的基础上,采用参与式方法,制定保护小区保护与发展规划,与县相关职能部门、林发司、乡政府、社区等共同建立愿景,识别问题,排序问题,提出解决措施,设定目标和制定行动计划,描述保护与发展策略和可持续资金筹措策略,制定管理有效性监测和评估的框架。

2010年,“平武生物多样性与水资源保护基金”开始支持关坝村探索生态与保护平衡发展之路。项目通过政府、水电企业以及社会组织共同出资成立县级水基金,建立有偿生态系统服务的模式,基金初始规模为35万元。关坝村成为“水基金”第一批资助对象,开展生态养蜂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

平武县关坝沟流域自然保护小区建立了森林监测巡护队,让村民学习使用红外线相机,积极引导村民发展养蜂、核桃、中草药产业。

2014年,关坝村纳入长江上游水源林地保护项目,成立社区保护发展基金,基金构成来源主要有:社会组织捐款、村级集体产业返利和高端市场生态公平产品利润反馈等。基金用于支持社区公共事务、社区保护以及村民产业发展需求和贫困救助等方面。

2015年9月,乡政府、村委和平武县林发司多次沟通,签订合作协议,并逐级申请,最终经四川省林业厅批准,成为省林业厅自然保护小区的试点,关坝村开始了以社区为主导的保护区外大熊猫栖息地管理的建设试点。

2016年初正式挂牌成立了平武县关坝沟流域自然保护小区,平武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邀请省林业厅、绵阳市林业局等相关单位共同见证保护小区的挂牌仪式,注册成立自然保护中心专门来做村子的保护,公开招募理事长、巡护队长,最终经现场民主选举产生。

村落里竖起了环保宣传墙绘、立墙,还建成了水磨坊、中草药基地。冯杰说,这些都是社区保护与发展基金成立后支持修建的,基金还连续三年购买石爬鮡和雅鱼鱼苗放流,目前群数量正在恢复,估计产值可达五六十万元;保护小区进一步规范森林监测巡护队的管理,开展例行巡护,自觉进行关坝沟内森林、动植物资源、水源的监测和保护。说起这几年巡护河流保护石爬鮡鱼的经历,保护小区理事长孟吉颇有感慨,缓缓道来保护行动中的一个事例。

2017年9月9日下午五时,他从村委会开完会回到家中,屁股还没坐热,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快去河坝上看看,有人在钓鱼”。打电话的是村支书乔良,接到群众举报后立刻联系了孟吉。此时外面正此时外面正下着小雨,背上相机,打上伞,孟吉连衣服也来不及换就出门了。

到了举报地点,沿河堤小路迂回而下,果然看见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青年男子正在河边撒网。孟吉上前阻止,让他们把安置的网收起来,可这两人一点也不配合。

“你凭啥子管我们?”年轻男子质问道。

“我们是关坝沟流域自然保护小区的,这一段河流属于我们关坝村,里面的鱼是我们村子的共同财产,是我们保护起来的,你们不可以在这里钓鱼。”孟吉回应。

“警察都不管我们,你们有什么权利?”中年男子马上帮腔。

“警察要是来就把你们抓起来了,我们是没权力抓你们,但这段河在我们村范围内,我们有权力对这一段进行管理。”

“之前也有人来钓鱼都没人管,怎么就管我们。”两个人开始感到理亏,找别的借口。

“我们这条河已经保护了好几年了,一直都不允许私自捕捞的,别说你们,就是本村的也不允许。下次你们看到有人在我们这里钓鱼,也欢迎你们举报,我们还有200元的举报奖励。”

“行,今天你管吧,下次有本事你别过我们村的地界!”两个人有些恼羞成怒,竟然开始威胁。

“这个不存在的,我也是按规矩办事,咱们工作是工作,别伤了和气。改天你们过来耍,来我们家吃饭,我接待你。”孟吉笑着说,尽量减少现场浓烈的火药味。

或许是找不到什么借口,但又不想离开,两个人坐在石坎下躲着雨,一言不发。孟吉跟着坐了下来,开始给他们做思想工作。此时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天也慢慢地变黑了。

十多分钟后,两个人终于同意离开,但是收拾渔具的动作非常缓慢,显然是想拖延时间。孟吉见状,也来帮他们收网。

将这一片的网收完后,两个人开始往下游走,已经有了相关处理经验的孟吉紧随其后,到下游一看果然如他所料:他们是从下游顺着河道放网放过来的,虽然答应离开,但是却不把所有的网都收走,还有大量的网在这一片隐藏着。无奈孟吉只能自己收,走了两三百米又收了几十个渔网,其中一个里面还网着一只冷水鱼——石爬鮡。两人肯定是想等孟吉离开后再返回收网。

生态经济勃发 村民尝到甜头

在恢复性发展冷水鱼产业的同时,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还支持村委会积极引导村民发展养蜂、核桃、中草药产业、生态旅游。

其中,“藏乡土蜜”是“山水”引导下促成的自有蜂蜜品牌。李芯锐现在是“藏乡土蜜”养蜂合作社的领头人,谈起当年与养蜂结缘的经过,这个朴实的山里汉子滔滔不绝。

2011年底,李芯锐回家准备结婚事宜,打算结完婚继续外出打工。当时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工作人员到村里经常借住李芯锐家里,他由此接触到了冯杰,被“发展生态养蜂、保护关坝环境”的构想所吸引。

“我个人一直有为家乡和家乡的环境保护贡献的想法,但以前一直觉得独木难支。”李芯锐看到村里成立养蜂合作社这样一个平台,很符合个人的理想追求,但当时缺少能干事的年轻人,于是就接过了合作社的担子,里里外外的开始奔波。

“藏乡土蜜”是“山水”引导下促成的自有蜂蜜品牌。目前关坝村已经建设了12 个养蜂场, 约1000群中蜂, 蜂农平均年收入达到3000-4000元,大户一年收入可达4.5 万元。

为了壮大规模发展会员,他深夜跟着老辈们去每一户会员的家里亲自检测蜂蜜的质量。时常被蛰的满身是包;为了合作社的“藏乡土蜜”商标的申请注册、包装设计,他跑遍工商、税务、质监部门,四下里找人协助帮忙;为了打开蜂蜜的销售渠道,他不仅要经营张罗合作社的淘宝店,还要四处奔波着参加各种市集和展销会……做了这么多,他几乎是又出钱又出力,但合作社因为处境困难只给过他800元的补贴。他自嘲说这几年好像一直在做吃力不讨好的事,但是为了建设环境友好产业的美好愿景,他一直在坚持,好在当下一切都走上了正轨,“藏香土蜜”甚至走进了五星级酒店餐厅。目前关坝村已经建设了12个养蜂场,约1000群中蜂,蜂农平均年收入达到3000至4000元,大户一年收入可达4.5万元。

除了“藏乡土蜜”,特色品种核桃产业也有起色。自2013年起“山水”支持关坝村乌仁核桃树母树调查并组织相关的核桃嫁接技术培训,通过与乡政府、林业局积极沟通,2015年,县农委为关坝村提供400亩核桃通防统治项目;2016年,在县林业局支持下,县扶贫移民局又下达64亩优良乌仁核桃品种苗圃基地项目。通过电商销售等途径,核桃产业已成为关坝村增收的一个重要支柱产业。

中草药产业发展情况又如何?村干部介绍,重楼是当地的特色中草药,由于关坝村耕地面积少,大规模产业发展并不现实。“山水”支持村委以“庭院经济”模式,鼓励村民以多产业小规模的方式发展,村委会向100户村民发放重楼树苗2300株,开展重楼栽培技术培训,有效减轻关坝沟内野生重楼过度采集的环境压力。现在,这里已建立了一级水源保护区,恢复大熊猫栖息地67亩。

关坝村成立养蜂合作社。

由于村民转产转业,发展环境友好型产业,关坝沟内养殖牛羊已从2009年100多头牛、500多只羊,减少到目前不足10头和100只。目前关坝村社区巡护队利用红外相机拍摄到了包括大熊猫、羚牛、黑熊、豹猫等明星物种在内的20种左右的物种。关坝村不但实现了绿水青山和清新清净田园风光的有效保护,还实现了脱贫致富、生活富裕、村风文明。今年10月举行全体村民大会决定,打算捞一部分石爬鮡卖掉,拿出收入的80%给全村人买新农合保险,剩下的20%用到村里的公共事业上。“只有让村民尝到保护环境带来的甜头,才能保证保护的可持续性,进一步激发他们保护的积极性。”村干部说。

取经纷至沓来 建设美丽中国

如今,关坝村名声日响,随着其社会关注度和影响力的提升。来自广西、云南、安徽、陕西、甘肃、四川的林业部门和NGO,桃花源和巧女基金会50余人到保护小区交流学习,成为四川省精准扶贫的极佳实践,为四川省自然保护小区管理办法和操作指南的拟定提供借鉴。

来自不同省份的政府、企业、科研机构、社会组织等部门和机构到关坝保护小区交流学习保护小区建立和管理经验,并进行研究和传播。国内众多知名媒体,包括《中国新闻周刊》英文版、《四川日报》《人与生物圈》、国家林业局网站进行了报道,关坝自然保护小区的案例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并得到汇丰银行等企业的关注和支持。这些宣传效应同时带动当地的生态旅游。

关坝自然保护小区的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同步向前的实践,是政府、公益组织、群众一起参与的结果,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范例。其由败到兴的过程给我们的启示是多方面的,在摸清家底前提下,需要制定规划目标;在整合资源同时,需要理顺管理体制;立足本土,壮大集体经济;社区为本,发挥村民主体作用;多元投入,实现保护与发展共赢。

这一实践也再次表明,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并不矛盾,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把握好人与自然关系,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推进绿色发展、实现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才能保持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旺盛活力,才能实现乡村振兴战略,才能达到建设美丽中国之目标。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