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万事连我心,献计献策为人民。”当年参与记录老山前线将士用热血和忠诚书写的这两句绝唱,一直激励着一位战地记者以国为怀的行为准则。一天,我无意中从一堆资料中翻出这首作于八十年代的《时事感怀》,诗文用浓缩的诗句给我们列举了许多耳熟能详的经典谋略,重读过后,大有拨亮心灯之效。通过鉴古论今,觉得有助于认识形势,明辫是非,统一思想,坚定信仰。于是便试写了十五篇解析文章,发到网上后,受到三百多万读者赞赏,始料未及!

《时事感怀》是如此的富有魅力,具有震动古今的气势与力量,源自作者张黎独特的察世观史功力、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和富有哲理的思维定势。

熟悉张黎将军的人说,他务过农、做过工、当过兵,虽学历不高,但自幼饱读诗书,且记忆力惊人,四大名著诗词信手拈来,默诵成趣,一本14914个字的《共产党宣言》朗诵如流,一字不差。平日,他有研究国内外问题的嗜好,脑子总装着一箩筐问题,对一些热点难点冰点问题有独到的解析能力,他写出的许多有关改革开放研究报告受到党和国家领导的批示。这也是他从普通一兵晋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缘由之一。

有次,将军与时任科技部部长朱丽兰出差期间同被邀请参加游艺晚会,要求献歌一首或舞蹈一曲,将军不会跳也不会唱,无奈,只好自报一节目:背诗。朱部长拿出四大名著,连出数题:请背《红楼梦》第八章开头是什么诗?再背《西游记》第十六回结尾诗句?《水浒传》第九章诗、《三国演义》第三十回诗灬谁会料道,神了,将军背诵得一字不差!朱部长惊愕不已,连连赞叹,将军真是活电脑!

有人说,听他讲当今最难讲的政治课,不少军地同行叹为观止道:“有如饮茅台酒之感!”

苏联解体、东欧剧变那阵子,在被誉为总参“黄埔军校”的山西忻州黄龙王沟,这位领导应邀去给刚从地方招收的大学生讲课,陪同前往的山西省委书记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底直捏了一把汗:当下,有的领导在与大学生对话时被尴尬地从台下轰下来了呀!实际上,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对话一开始,提问就像一排排连珠炮:“早在100多年前,马克思和恩格斯就作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科学论断,可为什么100年过去了,我们亲眼看到资本主义不仅没有灭亡,反而还在不断发展?”面对尖锐、敏感、热门、棘手的理论问题,但见站在讲坛上的他,方寸未乱,既不用大话施压、也不用官语唬人,而是运用“理论联系实际”之法,一事一议,条分缕析,以理论道,娓娓道来,平等交流,亦谐亦庄,在如行云流水般的互动中逐一释疑解难。许多研究生、博士生听后感慨地说:上了十几年学,头一回听这么解渴的政治课,我们打心眼里信了也服了!事后,省委书记风趣地对将军说:三国时的“舌战群儒”是演义的典故,今天的故事可是实实在在的佳话啊!

学习“三个代表”期间,将军去哈尔滨工业大学讲课,偌大礼堂座无虚席,就连过道和两侧都站满了闻讯前来自愿听课的大学生。校党委书记感慨地说:“以前我们讲政治教育课,开始不久人就会走掉一半,今天的场面真是大出所料,课讲得让人大开眼界,更发人深思!”

新世纪之初,在一次高层会议上,领导人向与会者发问:俄罗斯有个什么人写了本什么书,系统剖析了国家解体的前因后果。有谁晓得?见各路诸候都默不作声,领导人点名道:”总参那位能一字不差背诵共产党宣言的张黎副总长来了吗,你说说!”

将军平时博览群书,且过目不忘,心中自有底气。但为人处事向来抱朴守拙的他,事前由于怕出风头而不好意思举手回答。既然领袖提名,他站起来娓娓道来:”是前苏共中央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写的《一杯苦酒》。此人被认为是隐身于戈尔巴乔夫之后的”精神指导”,有”改革设计师”之称。在本书中,作者从俄罗斯布尔什维主义的产生与发展讲起,剖析了布尔什维主义对苏联各个历史时期政治与社会生活的影响和作用。作者认为,在苏联经历了大清洗、第二次世界大战、冷战等各个历史时期之后,放弃空洞的革命理论,走改良这路,是惟一正确的发展道路。作者还认为,简单地导入不适合国情的西方民主制,给今天的俄罗斯带来了官僚主义盛行、国力下降一系列恶果。强大的俄罗斯不是靠军事实力获得的,它需要凭人民的美德和生活的质量来赢取。只有在法律至上并重视人的价值的条件下,俄罗斯才能走上正途。品尝《一杯苦酒》,对于我们借鉴前苏联改革的经验、教训,研究今天俄罗斯联邦的政治和现实状况,有一定借鉴作用灬”

言毕,领导人带头鼓掌,会场顿时气氛跃动。

追溯三十年前,将军还是一名普通机关干部。当时,部队正在云南前线轮战,每天,都有几封用罐头商标纸书写的鸿雁“飞”到了他的办公桌上,这些以国为怀的战士,置身疆场,心系祖国,每日战斗之余,总要谈论后方国事:纠正不正之风搞了好多年,为什么有的干部还是《准则》心中留,酒肉穿肠过呢?为什么不停地反对文山会海,会议文件却减不下来呢?为什么年年强调改进机关作风,推诿扯皮的现象还是层出不穷……读着这一封封从炮火硝烟中寄来的信件,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他想,我有什么理由不给他们分忧解难呢?于是,他利用业余时间,先后给前方战士写了二百多封解疑释惑的信件,有的短则几百字,有的长达万余言,效果如何呢?据人民日报报道:他的信从北京飞到老山前线,战士们你抢我夺,争相传抄,有的一边阅读一边手舞足蹈,喜形于色:“好!”“说得对呀!”“太解渴啦!”五连指导员胡汝魁读后只觉得茅塞顿开,禁不住连声赞叹:“好教材!好教材!”第二天便拿起电话,给猫耳洞战士讲了一课。有的战士说:“指导员,你这堂课消除了我们的疑虑,讲出了我们的信心!”

这位从山东青州农家院一路走向解放军上将金字塔人物的传奇经历,再次印证了一个真理,大写的人如同墨梅,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表象华丽只能博人眼球,内心华贵才能令人仰视。

耳畔,响起陶渊明那句千古绝唱:

“一语天然万古新,

豪华落尽见真淳。”


来源:环球都市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