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熙 龚华

“请您务必收下这份心意!”

2019年12月的一天,阳光明媚,冬意融融。在湖北省洪湖市中医医院院长周祖山的办公室,来了一对穿着蒙古族服装的青年夫妻。

丈夫叫苏日格,妻子叫呼吉拉,他们带着刚刚满月的小孩,前来向周祖山敬献象征感恩和祝福的哈达。

“看到你们的今天,我非常高兴。”周祖山戴上哈达,开心地笑了。

原来,苏日格可曾铁了心闹着要与呼吉拉离婚,是周祖山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洞房花烛夜,竟是伤心时

  “我们离婚吧。”苏日格说。

“什么?”呼吉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时正是2017年的夏天,在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的一间简陋屋子里,苏日格咬着牙,再一次一字一顿地强调:“我们——离——婚——吧!”

窗外,瓦蓝瓦蓝的天空白云朵朵,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绿茵如浪,一切美丽极了。

窗内,一对年轻的夫妻,却阴云密布。

苏日格和呼吉拉均出生在呼伦贝尔草原,父母都是普通的牧民。但他们的相识,并不是在草原,而是在遥远的广东顺德。

2013年,18岁的呼吉拉高中毕业来到顺德市一家空调工厂打工。尽管只是流水线上的一个普通女工,但她面容姣好,身材丰满,像一朵出水芙蓉引人注目。每天下班,宿舍门口经常站着前来送玫瑰的男生。

但呼吉拉对这些小伙子一个也看不上眼,直到2015年,在工厂的一次联欢晚会上,当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苏日格一出现,她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原来,苏日格也来自呼伦贝尔草原,比她大两岁,他们是正宗的老乡。

来自同一草原的两个年轻人一见如故,很快堕入了爱河。

那时,美丽的顺峰山下,月光的清晖经常把两个年轻情侣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们手牵着手,在这里山盟海誓,也在这里描绘着美好的蓝图——等赚了钱,就一起回草原去,他们要养一大群的牛羊,要带着自己的孩子,要唱“天苍苍,野茫茫……”

2016年10月1日,呼吉拉和苏日格在呼伦贝尔市区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正式走进了婚姻殿堂。在此之前,他们已经牧养了几十头羊羔崽子,准备结婚后,就一心一意在草原过“杨过和小龙女一样”的生活。

然而,厄运却悄然袭来。

婚礼结束后,呼吉拉和苏日格回到了草原上的新房。可能是张罗婚礼太忙没有注意,待喧嚣散去,面对洞房花烛,苏日格突然感觉背上阵阵发麻,脊柱有隐隐的刺痛感。苏日格以为前段时间太累的缘故,依旧没有在意。

第二天,呼吉拉做了早餐喊苏日格起床,苏日格却腰酸背痛,脖子晨僵,爬不起来了。

休息几天后,苏日格虽然可以下床了,但腰椎疼痛的状况并没有好转。呼吉拉有了不祥预感。她忙拉着苏日格来到医院检查,结果——苏日格患上了严重的强直性脊柱炎。

原来,这是一种原因不明的免疫性风湿疾病,早期常无任何临床症状。而发作严重后,不但难以治愈,还可致人瘫痪,丧失生活能力。

尽管医生说得很严重,呼吉拉还是有点不相信——苏日格才23岁啊,风华正茂呢。她想只要接受治疗,应该很快就会好转。

但结果,再次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几个月后,苏日格的病情急转直下。他盆骨、下肢关节都开始疼痛,全身乏力,不得不依靠拐杖才能行走。到2017年春节,他几乎下不了床了。

他们也去了好多地方求医,并买回了一大包一大包的药,花光了并不宽裕的积蓄。但这些药只起到止痛作用,病情并没有好转。因为要照顾苏日格,呼吉拉只能低价把还未长大的羊羔崽子卖掉……

苏日格爬在窗口,默默地看着那些自己亲自买回的羊羔崽子被人赶走,心像被刀割一样难受。此时,他又想到了年轻美丽的妻子呼吉拉——难道就让她这样陪自己过一辈子?难道这就是自己在广东给她许诺过的美好生活?

苏日格咬了咬牙,毅然决定——离婚!

  漫漫天涯路,灯火阑珊处

  “为什么?”尽管猜到了苏日格的想法,但是呼吉拉还是忍不住问。

苏日格半躺在床上,冷漠地说:“因为我违背了婚前给你的誓言。你离开这个家吧,我们必须面对现实了。”

呼吉拉则坚决摇头:“你确诊那天我就说过,我不会嫌弃你,而且是——永远。”

见呼吉拉不肯走,苏日格便开始发脾气。他像疯子一样,将用手能够得着的东西到处乱扔,衣服,枕头,被子……家里很快狼藉一片。

呼吉拉去扶他,却被狠狠甩了一个耳光。

在一起这么久,这还是苏日格第一次对她动手。

呼吉拉委屈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她大喊起来:“苏日格,你难道真的吃了秤砣了吗?”

苏日格却平静下来,冷冷地说:“是的。我想来想去,发现是你害了我。自从娶了你,我就成了这个样子,你其实是个灾星,是个克夫的女人。”

灾星?克夫?

呼吉拉答不出话来了,终于,含泪点了点头。

2017年5月,呼吉拉提着自己的衣服,走出了他与苏日格生活的草原小屋。照顾苏日格的任务,托付给了苏日格的兄嫂。

呼吉拉离开后,苏日格似乎轻松了,但也更加绝望了。他几次想轻生,被轮流守在身边的兄嫂看着,一直没有得逞。

他没有想到,此时的呼吉拉,正踏上了一条漫漫的“救夫之路”。

就在苏日格说出“灾星”的那一瞬间,呼吉拉突然如梦惊醒——

我真的是苏日格的灾星吗?如果不是,我为什么不是他的福星呢?

我真的克夫吗?如果不是,我为什么不能旺夫呢?

呼吉拉终于明白——想办法让苏日格恢复健康,才是自己应该给予苏日格的爱。

呼吉拉再次来到了广东打工,她一边赚钱,承担兄嫂照顾苏日格的费用,一边四处寻访名医。

为了有灵活的时间,呼吉拉没有进工厂,而是在一家餐厅做服务员。她把自己装成一个风湿患者,跑了广州几家大医院问诊,询问苏日格的病到底怎么才能治愈。可医生以没有见到病人为由,均拒绝了她。而她还想再多了解些情况,医生便喊了下一个病人。

排队等候的病人,不愿多说一句话的医生……夏天的广州,艳阳当空,呼吉拉却似在北冰洋漂流——难道,这就是苏日格说的“现实”?

大医院的医生不好打交道,呼吉拉便改变了方法。她以病友身份,加入了很多微信群,向他们打听。微信群里,果然见到一些生活能力恢复良好的患者。但一问费用,不禁又傻了眼——他们大多采用生物制剂抗炎治疗,每月费用数千上万,而且需要长期使用。

然而,就在呼吉拉无比失望时,一位吉林长春的病友向她发来建议——去湖北洪湖市中医院找周祖山院长,他是著名风湿病专家,擅长用中医药治疗这种病,费用便宜,而且他们是国家公立医院,经常开展“义诊”活动,对贫困患者优惠甚至免费治疗。

呼吉拉有点不相信,真还有可以优惠甚至免费看病的医院?

为打消心中的疑虑,呼吉拉直接来到洪湖一探究竟。她没想到,对于自己一个素昧平生的外地人,周祖山不但亲切地接见了她,而且肯定地说:“你让病人过来吧。如果真像你说的,我们可以帮你。”

呼吉拉狠狠地地点了点头。

晚上,洪湖县城的旅馆里,呼吉拉心潮翻滚,久久难眠。窗外,灯火阑珊,她仿佛看到苏日格已来到洪湖,高兴地对她说:“太好了,呼吉拉,这一定是老天爷开眼了……”

  万里有恩情,幸福一家人

  2017年9月,呼吉拉回到了草原。见苏日格正在睡觉,便直接开始收东西。

苏日格醒来,以为呼吉拉是回来办理离婚手续的,揶揄道:“几个月不见就陌生了,招呼都不打了。结婚证在左边抽屉里,你不用到处找。”

呼吉拉笑着说:“我是想让你多睡一会。我这次回来给你带来了好消息,你马上跟我走,我要让你站起来。”

苏日格这才发现,呼吉拉收拾的都是自己的东西。

而半年没见,呼吉拉黑瘦了一大圈,原本丰满的脸颊都凹了下去,眼角也多了几道皱纹……苏日格心里一酸,幽幽地说:“好吧,我这次听你的!”

在呼吉拉的搀扶下,苏日格一拐一瘸地来到了洪湖市中医医院。

接诊的果然是大名鼎鼎的周祖山院长。

见到周祖山,苏日格迫不及待地问:“我还能站起来吗?”

周祖山微微一笑,让他不要着急。

经过详细的检查,周祖山告诉苏日格,虽然他的病情有些拖延,但只要积极诊疗,恢复健康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周祖山还鼓励说:“男子汉只要自己不放弃,就没有人能替你放弃。”

父亲早逝的苏日格在那一刻仿佛体会到父爱的温暖,禁不住热泪盈眶。

果然,在周祖山的精心治疗下,苏日格僵硬的背脊开始变得灵活,疼痛开始明显好转。半个月后,苏日格就已经可以拄着拐杖下床行走了。他和呼吉拉纷纷感叹洪湖中医的神奇。

2017年12月的一天,冬风呼啸,可呼吉拉和苏日格的心里,却像春天般温暖——经过3个月的治疗,苏日格可以出院了——他的病情得到了完全控制,除了需继续服药和跟诊,已和正常人没有区别。

呼吉拉高兴极了,要去结算住院费用。护士一把拦住了她,并退给她交的1000元钱押金——原来,医院已经电话到草原核实了苏日格的情况,并将他纳入“义诊”名额,实现免费治疗。

苏日格感激满怀,不知道说什么为好,便一把跪向周祖山,要求磕头。

周祖山连忙拉住他:“我们也是为社会尽一点绵薄之力。你们回去好好发家致富,以后多回报社会。”

回到草原,苏日格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他紧紧地搂着呼吉拉,说:“今生,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我们分开了。”呼吉拉依在他怀里,幸福地笑了。

苏日格也仿佛变了一个人,不但积极锻炼身体,而且做任何事情都充满了“正能量”。他们很快再次拥有了自己的羊群,苏日格还在网上大胆地直播自己的草原生活,成了一个拥有不少粉丝量的“网红”,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2019年11月,他们有了自己的爱情结晶。

亲戚无不为他们高兴,要求好好地庆祝一番,祝贺这来之不易的一切。苏日格和呼吉拉商量后,却拒绝了在草原摆酒——他们要带着孩子,去感谢万里之外的恩人。

开着新买的车,带着妻儿,载着新宰的两只全羊,苏日格一路跋山涉水,哼着歌谣,穿越大半个中国再次来到了洪湖。

见到他们翻天覆地的生活变化,周祖山也高兴极了。不过,除了哈达,他拒绝了苏日格带来的礼物。他说:“我真的为你们高兴,但不收病人的礼物,是我的基本原则。”

“那么,就请您和我们一家合一个影吧。”

周祖山工作室的窗前,正阳光灿烂。苏日格和呼吉拉抱着孩子,幸福地笑着;周祖山站在身后,也满面阳光……

苏日格把照片特意放大了一张,挂在草原的屋子里。照片上,有着他认真写下的八个字——“洪湖之恋,幸福之恩”!


来源:北国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