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蕾、《中国周刊》记者 王艳玲

  图/龙勇诚 

支持机构/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断手”经历了大大小小上百次打斗,从争抢食物到争抢家庭,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殴,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它的每一场打斗都十分凶险,又一次次凭借着凶狠的方式,以及战斗中积累的经验而化险为夷。

身体的缺陷没有使它成为大自然的弃儿,反而让它一步步走上了强者之路。

 “陆战之王”的归来

8月的响古菁,总是笼罩在浓密的雨幕中。夜幕,在响古篝滇金丝猴内群附近出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没有人知道它从哪里来,它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他的过去。它没有右臂,以弱势的姿态来到响古菁的同类面前,进入到了“单身汉俱乐部”——全雄单元。

它极为低调,低调到让人忽略到它的存在。几天下来,它该吃吃,该喝喝,早出晚归。谁也没有想到,这位低调的同伴有着高调的作风。它伏击了“响古菁传奇”之称的公猴“偏冠”,使得“偏冠”在一夜之间出现在“单身汉俱乐部”——全雄单元。

这只强悍的滇金丝猴,就是“断手”,也许它曾经是弱者,但如今却是响当当的“陆战之王”。

 王的战争

和“响古菁传奇”“偏冠”的斗争,“断手”并没有受伤,而它的对手“偏冠”,却被击溃了信心,在被迫进入全雄单元后,落寞地离开了原来的种群。“断手”的成功,令其他还打着光棍的成年公猴们蠢蠢欲动。就像许多健全人总在残疾人面前有优越感一样,全雄单元的公猴们大概一致认为,“偏冠”的失败,只是因为它年事已高,而不是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此时的响古菁内群滇金丝猴,除了“断手”的新家庭,其余几个家庭的主雄,全都年富力强、四肢康健,地位难以撼动。于是,从“断手”夺得家庭的第二天开始,全雄单元的公猴们,在不同的时间,先后向“断手”发起了挑战。

“红点”“黄毛”“裂鼻”是“单身汉俱乐部”里有名的“三人帮”,它们开始出现在“断手”家庭的周围徘徊。很快,冒失的“黄毛”发起了攻击。它咬着牙,喉咙里发出低吼,如一支离弦的箭,冲向“断手”。在“断手”刚刚直立而起时,“黄毛”的两只前爪己经毫不留情地抓向了“断手”颈侧一一它似乎占到了先机。

“断手”的家庭围观着这场战斗,“红点”“裂鼻”也在一旁虎视眈眈。

但出人意料的是,“断手”以退为进,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了强健的左臂,用以抵挡“黄毛”先发制人的锋芒。“黄毛”的气势似乎在“断手”的策略下消减了不少。正在此时,“断手”左臂藤住黄毛的头部,一口咬向“黄毛”⋯⋯

高手过招,分秒之间胜负已分。“黄毛”沿着山谷奔逃出数百米,鲜血洒了一路。“断手”紧随其后,绕着山谷撵了“黄毛”好几圈,直到再次将“黄毛”逼到远离猴群的沟边角落。“黄毛”无路可逃,只能背水一战,但仍然功亏一篑。“黄毛”的下唇被咬出了一个宽近一公分的大豁口,鲜红的唇肉外翻,血液仍在不断地往外涌,模样十分可怜。

此时,“红点”和“裂鼻”已经悄然逼近了战场。“黄毛”再次战败后,“红点”和“裂鼻”一起挡在了“黄毛”面前,为“黄毛”争取逃生的机会。

对此,“断手”显得有些嗤之以鼻。即使刚经历过两场激烈的打斗,它仍像一个君王一样,面朝着“红点”和“裂鼻”,再次摆出了迎战的姿态。“红点”和“裂鼻”不断地向“断手”发出威胁。只是它们的低吼声中,到底带了些色厉内荏的味道。

双方对峙了数分钟,就在“断手”快要不耐烦时,“红点”和“裂鼻”转身离开了。这一场声势浩大的三对一的战斗,最终以“断手”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我们不知道,“断手”究竟是怎么受的伤,更无法猜测,它历经了怎样的千难万险才存活了下来,并炼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强者。但它挑战命运的强悍姿态,却有一种震慑灵魂的美感,就像一道光环,炫目得让人不敢直视。

我们都知道,一个种族的延续,需要不间断地替代和更新,但每个英雄的失败和迟暮仍会让人觉得无比苍凉。对于滇金丝猴来说,每一只公猴都不可能是永远的王者。它们最终都会被取代,然后开始一个新的轮回。这就是大自然的法则,强者为王。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