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庄旭清

《摄中国周刊》影/记者 杨剑坤

庄旭清,六十二岁,山东省新泰人,居北京。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煤矿作协副主席,前后有200万字的文学作品问世,获得大大小小几十项文学奖,代表作品有《大声》《我在北京当小偷》《炮楼子》《老王的枪》《奶奶的河》等,并有长篇小说被翻译到国外。

几十年和文字打交道,渐渐地觉得老了,不喜欢热闹,喜欢清静和独处,恰巧我在周口店有个六十平米的小房子,为了躲开喧嚣,八年前我和老伴默默地住了进来。

这儿环境好,小区里有一条小河,出门向北不远就是大名鼎鼎的龙骨山,北京猿人头盖骨就出土在那座山上,考古证明我们的祖先在周口店附近已连续生活了几十万年。出小区向西有个小山头,叫鸡骨山。鸡骨山上出鸡骨(鸟类化石)也出奇石,北太湖石就出在这座山的另一面,据说几百年前故宫、颐和园、北海公园都从这里采撷去过石头。

爱石是人类的天性,历史书上说人类的幼年就和石头打交道,可以说我们的祖先是拿着石头一路走到今天的。石头伴陪了人类这么多年,我们的基因里肯定有石头的印迹,爱石头是我们的天性,而且这种天性很容易被唤醒,只要你在沉静中生活一段时间,和自然多打些交道,你就会自觉不自觉地爱上石头。我也如此,从八年前开始就天天和石头打交道,期间不知道有多少时日是在山上在河里度过的。

我这里山多,向西都是山,连绵不断,是山就有石头;也有河,在我居住的南边几十公里之外,叫拒马河,拒马河里出奇石。自己没车,我和老伴都是乘公交车去找拒马河,一人背一个包,去河滩里捡石头。人有了兴趣就不怕严寒酷暑就不怕刮风下雨⋯⋯我和她都认为为了得到一块心爱的石头吃点苦是值得的。

越来越喜欢石头,八年下来,我们捡了一屋石头,捡了扔扔了捡,总是希望给自己留存下那些世界上最美丽最神奇的。

奇石是好东西,它能唤醒人类遗忘了很久的记忆,恢复人的天性,和它们相处不知道你是它们的孩子还是它们是你的孩子。爱石人对石头的爱是无私的忘我的,长期和石头打交道人会恢复童年的天真和纯粹。我总是说石头是我的爱情,我总是感激石头给我带来的快乐,我总是想这些年来如果没有石头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不是也如现在这么好精力是不是也如此充沛?

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很渺小的,奇石是大自然的使者,看见了它我就不自满不骄傲不张狂,我的身体里就会自觉不自觉地生长出敬畏之心来。人类执拗固执于自己对自然的傲慢,功利地全身心地经营自己的安乐窝,但是在我们的肉体越来越有安全感的同时却丧失了上天赋予我们的灵性,我们正一步一步地成为自己的奴隶。这些年我从石头身上学会了很多,甚至人生观价值观都发生了许多变化,我感觉自己好像比过去更纯粹更自然了。每逢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去抚摸石头,得到它的安慰,我的心情就会逐渐好起来。

中国是个玩石大国,我们有玩石头的传统,古人为我们积累了许多玩石经验和理论,并且从很早以前就影响了东亚各国,据说现在中国就有上百万的奇石爱好者,为石头疯狂的人也为数不少。我认为现代人玩石过于功利,没古人纯粹,米芾拜石的典故几乎所有的玩石者都知道,石头是米芾的神,人应该向神致敬,大自然比人类伟大一万倍。我认为玩石人首先要对自然建立敬畏之心,不敬畏自然的玩石人玩一辈子也是白玩,这些人永远不会因石得悟。许多玩石人硬把石头向文化上拉,将石头向艺术靠拢,我不同意他们的观点,石头永远不会成为艺术品,它是神迹,是天工,它体现的是自然的神性。赏石就是欣赏大自然的神奇,而其他的条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只要神奇就是好石头,就值得敬畏敬拜。

这些年我天南地北地全国各地去看石头捡石头,发现了一些别人没发现的石种,我为自己感到庆幸。我也不断地接触玩石人,他们有许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教授学者及玩石专家,更多是北京的爱石人。客人来了泡一壶清茶,围石而聚我们像偎依在母亲怀抱的孩子其乐融融,在石头面前,我们全都变得单纯起来,天真起来。曾经有许多玩石人想买我的石头我都没答应,好石头值钱,一块石头几十万几百万的都有,但是我玩石头没想过卖,我想我老了,要太多的钱干什么?我知道没了石头的伴陪我会孤独的,我怕孤独,因此在金钱面前我没心动过。

当然我知道我是世界的过客,已经六十多岁了,用不了多少年就会永远离开这个世界,而石头则会存在得更久远一些,人死了石头咋办?闲暇时我确实想过这件事情,那天我想:到感觉快死的时候把自己藏石的一部分分送给喜欢石头的亲朋好友,留个念想,我死了他看见石头说:老庄死了这是他留下的。再早早地挑几块中意的我死了叫它们和我的骨灰作伴,安排家人埋在我的坟里。其他的那些统统地让它们回归自然,放在鸡骨山上的草丛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