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权社会中,马和女人都被男人们当作私有财产,二者对男人来说都重要。马是农业生产、交通运输和军事活动等的主要动力,而女人则是男人权力象征的重要标志之一。

《末路狂欢》 140x172cm  2019年

马还是人类的朋友,早在4000多年前人类就驯服这个朋友,而女人在男权社会中要遵循三从四德,逆来顺受。换句话说,女人跟马一样,都很乖很听话。

《末路狂欢》 150x150cm  2019年

古代男人也特别喜欢把女人跟马相提并论。像《史记项羽本纪》里的项羽,“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雅,常骑之。”看来,把好马骑在跨下,将美女拥在怀中,是古代成功人士显摆的标配。中国古人还十分热衷于拿“马”来比女人。

展出作品《玉马舞步》100x100cm 2019年

尽管唐人“以胖为美”,可有些男人们看了“丰乳肥臀”,审美观就不一样了—— 喜欢身体纤细的女人。后来,居然衍生了一个暴利龌齪的产业:人贩子控制贫穷瘦弱的女子,从小迫使她们学习琴棋书画,这类女孩都给冠以‘瘦马’的名称,长大后被卖给高官巨贾做妾,倒霉的则被卖到烟柳巷。

《奔向自由》 100x150cm  2019年

白居易有诗是这么写的:“莫养瘦马,莫教小坡女,”这里的“瘦马”,似乎寓意“千人骑、万人跨”,是男权社会里严重污蔑女性的行为。

展出作品《奔向自由》90x100cm 2019年

 胡文世则以真的瘦马来隐喻现实中的女性,他笔下的瘦马并不是衣不遮体地走过来。相反,他的瘦马或浓妆艳抹,花枝招展,搔首弄姿,卖力地推销自己的亭亭玉立,争先恐后地晾晒那些谈情说爱之能;或跨越高墙,冲出藩篱,殊死挣脱,奔赴自由。

展出作品《末路狂欢》150x200cm 2019年

细看,更是。

展出作品《玉马舞步》100x100cm  2019年

骨感,起初是因营养不良,后来,故意而为之。当下的审美界,几乎被瘦骨嶙峋所统治。雌雄难分,一律五彩斑斓。炫耀灿烂金黄的锦衣,去刻意亮出性感的屁股,扇着洋溢招魂的尾巴,迎风飞扬的披颈长发。这些瘦马的丹凤眼角边戴着花朵,风情着,妖媚着,跳跃着,嘶吼着,挣扎着,抗争着,在星空中,在月色下。

《奔向自由》200x150cm 2019年

它们也善于营造属于自己的世界,尽管那片欲海狭窄阴暗,危机四伏,它们依然抱梦前行,期待芬芳如故。

《奔向自由》 80x100cm 2018年

不知为何,仍然为文世笔下的瘦马感到欣慰,四肢营造出来的曲折动态,掩饰不住读书人的儒雅;低垂的头颅,让人难得一见回到羞答答的谦逊年代;那些闪烁着粉底的特别的紫,特别的蓝,特别的绿,特别的橙,特别的黄,在宇宙间注入了一股青春潮流的朝气。

展出作品《玉马舞步》100x80cm 2019年

世界残酷,冒死也要活出属于自己的尊严和自由。生命,总需要有那么一点反抗的骨气,无奈彷徨也得饱满几分气度,支撑出来的各种节点,曲折才会离奇。

   During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some girls from poor families with good looks and skinny stature could be bought by traffickers with just a dozen bucks, and they were trained with tunes, chess, paintings, dances and so on. When they grew up, they would be sold to rich people for concubines or brothels with thousands of silver.  These girls, traded like goods and abused like animals, collectively called“Shou ma” (skinny horses), which is so well known as to every hosehold in Chinese history. Raising skinny horses has gradually developed into a profitable and deformed industry. In order to cater to the deformed aesthetics of the rich at that time, girls were often deliberately starved skinny, most of the sold ‘skinny horses ’were ill-fated and marked by misery and tragedy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e theme «A Metaphor of Carnival in Doomsday—The Art of Skinny Horse By Wenshi Hu», creatively raised by Wenshi, is a rendering of the critique of current distorted values, the revolt against the slavery of humanity, and the call for freedom.

展览开幕:

部分展出作品:

展出作品《末路狂欢》150x150cm 2019年

展出作品《末路狂欢》150x200cm 2019年

展出作品《冰清玉洁》95x85cm 2019年

展出作品《冰清玉洁》 85x95cm 2019年

作品《冰清玉洁》 80x80cm 2019年

展出作品《冰清玉洁》 85x95cm 2019年

展出作品《冰清玉洁》 90x95cm 2019年

展出作品《冰清玉洁》 85x95cm 2019年

展出作品《冰清玉洁》100x100cm 2019年

展出作品《奋力挣脱》100x100cm 2019年

展出作品《玉马舞步》 90x100cm 2019年

展出作品《玉马舞步》 90x100cm 2018年

作品《玉马舞步》 80x100cm  2019年

参观掠影:


来源:头条人文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