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文人画,世人对它的起源难以琢磨得通透,但是若提及“中国画中价值最高、影响最大的画科”,它实至名归。明代董其昌称道”文人之画”,以唐代王维为其创始者,并目为南宗之祖。文人画区别于民间和宫廷画院的绘画,素材多取自于山水、花木,融诗文、书法、篆刻、绘画于一体——抒发个人”性灵”,标榜”士气”、”逸品”,讲求笔墨情趣,脱略形似。

初识屠志炜,了解到他与文人画有一些渊源,但我并未放在心上,毕竟未谋面,只是简单的言语沟通,不过“少言寡语”、“性格沉闷”的刻板印象却在我心里已然形成。后来偶然间的一次面对面交流,让我对他的印象有了翻转地改变。

“秋天像一杯酒,入口很烈过喉很凉,到胃里又偏偏有些暖”,这话如同屠志炜给我的感受。入秋的绍兴伴有丝丝凉意,但阳光依旧灿烂。屠志炜在绍兴伟丰古玩城开了一个工作室,见到他时,手里还把玩着古玩,随处可见的画作让整个工作室散发着“闲情逸致”。兴许是画作与古玩太多,这么大面积的工作室又显得“狭小”,似乎这里的每一处都可能是他随时驻足创作的案台。

屠志炜神情淡然、衣着朴素,但其实并不是个“闷炉子”,聊起古玩、画作之时,只见他的眼睛中带有光亮,交流也不似之前那般冷淡,侃侃而谈中丝毫不见名家做派,这点的确让我颇感意外。后来与画界的三五好友聚会时,在不经意间提及了此事,大家竟是“了然如心”,并对他很是赞叹——淡然如水,低调而又谦和。这让我不禁想起近代陈衡恪对文人画的评定之语:“文人画有四个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

细看屠志炜笔下的文人画作,让我感触唯有无染无拘的灵慧妙心方能“因心造境”。多年来,屠志炜始终如一,坚持内心所想,笔墨精神传达澄明心性,秉持着对绘画的纯粹情感,创作出一幅幅入人心扉的“文人妙语”。其中,红衣罗汉是屠志炜画作中的精髓所在。

这些年来,屠志炜热衷画红衣罗汉,久而久之,积攒了数不清的红衣罗汉佳品。他将自己对禅意的理解与情感投射到这些佛画之中,在传统与现代、繁复与简练、空灵与厚重间“穿梭”。石面大染的石青和树干遥相呼应,配合着古艳的袈裟、或青或白的底衫、或深或浅的罗汉肤色,整体的色彩视觉效果非常饱和。

不难发现,屠志炜每一幅红衣罗汉图都各有不同,无论是勾画的的人物角度,还是神情与细节。不过这些画作都有相同的特点:杂而有章、动中寓静、以简概繁,再参以禅学思想。在他笔下的红衣罗汉常常只需用墨略施渲染,简淡而不失层次,便可带领观画者走进深长悠远的意境,禅趣油然而生,属实耐人玩味。

可以说,在这焦躁的闹市之中,屠志炜拥有着很难得的境界,清而能丽,绮而不靡。又想起与他初识的时候,那刻板的印象于我脑海早已不见踪迹。真诚质朴、低调谦逊的性格注入进他的“草木山石、花鸟人物”之间,浑然天成,自然真趣。(文 谢勇锋)


来源:天擎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