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国周刊》记者 王艳玲
支持机构/西峡旅游局
责编/王艳玲

有诗云:“八百里伏牛凌绝顶,长江黄河分水岭”。

说起伏牛山,谈论老界岭,在西峡人中流传着许多神话故事,也让后人在追溯起远古往事时,不胜感慨。我想,能孕育出这么多神话故事的地方,也必有它神秘之处。传说老子曾在老界岭修炼隐居,并掌管着八百里伏牛山的祈祷平安而座化成石(山神),同时伏牛山主峰老界岭是中国东西走向山脉,是南北气候的过渡带、长江黄河的分水岭,故从古到今被人们称为“老界岭”。对于美的事物,人们总是向往的,向往大自然不经雕饰的天然美,向往不受拘束的自由生活。

老界岭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蕴涵着独特的神秘气息。

走进老界岭,不仅有秀色层峦,湖光山色的风景,还有古色古香的飞檐斗拱,给人深厚的历史气息。推开山水的怀抱,扑面而来的清新空气,蓊蓊郁郁的清凉树荫,碧绿光滑的苔藓,叮咚欢畅的流泉,时时环绕在身侧。漫山遍野的连香树、杜仲、银杏、胡桃⋯⋯清风徐来,幽篁摇荡,远远望去,像一阵阵绿色的波涛。傍晚,阳光逐渐西沉,层层叠叠的群山,宛如水墨画一般,深浅浓淡,疏密开合,宁静之中自有一种悠远的意境。

“天然氧吧”“云中宾馆”“会呼吸的房子”是对海拔1500米的四星级老界岭避暑山庄的美称。山庄别墅依山傍水,若隐若现,错落有致,别具异国风情。别墅区人性化的服务及设施,让人流连忘返。避暑山庄内,现代化设施和大自然融为一体,让人感觉不知是在异国风情的他乡还是深山老林的保护区。

走进景区深处,一个特殊的建筑吸引了我,近身一看,宛然一笑,原来是老界岭的环保公厕。它无需用水用电还可以给大树施肥,能把公厕都设计的如此有特色,可见景区管理的用心良苦。

顺势而看,当见到地球历经上亿年、经过三次造山运动才形成的花岗岩岩溶地貌时,我完全被它的气势磅礴所震撼。

老界岭勾起了我的好奇。它能同黄山的雄伟,华山的险峻,张家界的秀丽相提并论,而它本身又有什么独特之处呢?

 

乘坐索道,我来到了索道上站。站在海拔1830米的索道上站,视野突然开阔,远眺中原第一峰——犄角尖的雄姿,青翠的山色望不到边际,大自然在这里凝聚了一切钟灵神秀。观长江、黄河分水岭,朝拜着掌管八百里伏牛山的山神,看伏牛神龟遥望着东方,欣赏红豆杉、古松、连心树上的鸟儿隐入山林,听西天取经、仙人洞、伏牛山的神话故事。此情此景,不正是我有生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吗?

听到身旁游人准备第二天在日月台观景台看老界岭的日出。我站在明台看着对面的山峰层峦叠嶂,思绪也飘进了大自然为我们创造的各种美景之中。我彷佛听到了阵阵松涛声,眼前这一大片界岭松林,在古老的大山里,历经千年,繁衍生息,无论环境多么残酷,它们生存的信念永远是和大自然抗争、搏击。我置身于云端,或厚或薄或浓或淡的云雾把山体遮着掩着,时不时地牵动一角,让人怀疑我是否置身在九霄云天的仙境里。

天上滴下一滴水,一半流入长江,一半流入黄河,这是分水岭的由来。分水岭上有一个风水线,线的左边是风不停的吹,而线的右边风却纹丝不动。神奇的自然现象出现在眼前,让人不禁感概大自然的奇特。

成功登顶中原最高峰——犄角尖,传说这里是老子修炼隐居、并掌管着八百里伏牛山的平安而座化成石(山神)的地方。山上常年云雾缭绕,近处的花草、树木,远处的山峦、房子,都在浓雾中时隐时现。景区的游人来来往往,只能听见他们杂乱的、时断时续的脚步声,只有在靠近的一瞬间,才能看清楚他们的面孔,待转身再看时,他们的背影仿佛进入了虚无缥缈的“仙境”之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伏牛山神是老子的化身。千年山神神态自然,不卑不亢,端庄大方,惟妙惟肖,很像一位慈祥的老人矗立在山中,尽职尽责掌管着八百里伏牛山的一草一木。左眼睁,右眼闭,是因为山神左眼看天右眼看地,右眼看地观看八百里伏牛山百姓生活情况,左眼看天把百姓生活情况呈报上天,保佑着一方百姓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和界岭治安。

参拜完老子座像,亲眼看到传说中富有神秘色彩的千年山神和百年山神,再到揽胜台体验“一点水流两河,一山两个世界”的分水岭和风水台。领悟大自然的神奇,可以使人生境界得到升华。

俗话说:“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老界岭的天气也千变万化,就在我进入休息区打盹的功夫,雨已顺势而下。下雨起雾也成为了老界岭的一大景观,在雨中人们时常会感到如在云中漫步一般。

老界岭,苍莽林海隔绝了噪音,也隔绝了污染。我凝神静立,在群山环林中,感叹着这大美时光。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