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祎娜、孟馨媛
图/龙勇诚
支持机构/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责编/王艳玲

2017年7月9日,SEE滇金丝猴科考夏令营在丽江开营,夏令营校长龙勇诚教授在为期十天的夏令营中,带领小营员们紧张愉快地学习和体验科学课程、观察滇金丝猴行为、高山攀登、野外科考、社会调查,让小营员更近地走进了滇金丝猴的世界。夏令营结束后,小营员用拟人的手法习文,展现了滇金丝猴的生活。

各位看官大家好!

我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滇金丝猴红点,我今年已经13岁了。

我生活在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的响古箐,同其他11个滇金丝猴家庭组成了一个群体。让我最骄傲的是我的6个后宫佳丽们,她们分别是零乙、小黑、零辛、春分、二丁和毛脸。去年,我有3个孩子出生,而今年有4个。值得一提的是,我的老婆零辛是今年猴群里第一个诞下小猴的,小猴的名字是雪儿。这一过程被于凤琴老师完整的记录下来,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视频记录的小滇金丝猴诞生。

要想了解我还是要从我的年轻时代说起,那时我还是一个潇洒的光棍儿,和我的哥们儿们一起混迹在“全雄江湖”,那时的我只有5岁,看着别人家妻妾成群,儿女成堆,我真是羡慕得不得了。但是我知道他们都太强了,只有我不断地积攒实力,强壮自己,我才有可能从他们手中抢来属于我的幸福。至于为什么要用抢,只能怪我们光棍儿太多,姑娘太少。在默默的生活了8年后,一个艳阳高照的白天,我潜入了断手大哥的地盘,抢走了他2个貌美如花的老婆。

为了保护好老婆和孩子们,我每天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吃”,这样才能有足够的精力去应付前来挑衅的小公猴。余boss是我们的护林员大家长,早上九点和下午四点的时候,我一听到哨声,就知道是他来送松萝了。抓一小撮尝一口,嗯,味道还不错,我的六个老婆也围过来同我一起吃饭。她们吃饱后就去守着我今年新添的儿子闺女们,默默地在一旁注视着他们玩耍。你问我在干什么呀?当然是继续吃喽,保证充足的体力才好一展雄风,树立我作为一名慈父的光辉形象,我才不要像联合国一样乱训闺女呢。高海拔的环境减少了我们家食谱上的食物种类,除了每天余boss投喂的松萝外,我们还会以地衣、阔叶树的树叶以及竹笋等为食。我不停地往自己的嘴里塞松萝,眼见着自己的肚子渐渐鼓成一个球,顿时觉得自己力大无穷、足下生风,仿佛练就了绝世神功。我让老婆们把吃剩的松萝“打包”,带着自己的一大家子猴浩浩荡荡地向树林深处行进,去寻找合适的午睡地点。

我最喜欢山包上又高又大分叉的铁杉或栎树了,睡着又舒服又安全。当然,我们一家的吃喝拉撒睡基本都在树上解决,所以如果某一天你路过某一棵树时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的话请不要感到意外和惊喜。晚上八点多钟,风尘仆仆的一天过去了,我躺在树上,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老婆孩子热树头,真是无比幸福的猴生。

关于未来,我也没有什么太远大的理想。但是我还是想说,目前为止,我们的滇金丝猴同伴已经剩下不到3000只,生活在这与世隔绝的大山中。无数的志愿者和科学家用脚步丈量了这片大山,用自己的力量保护着我们;护林员们数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地为我们操心劳力、四处奔波。他们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一点点改善着我们并不容乐观的生存环境,我们与人类的灵魂彼此倾听、相互交融,谱写着人类社会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新篇章。越来越多的人不远万里来到响古箐只为一睹我们的风采,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到保护我们的事业中来。我们感谢人类,也希望能和你,在响古箐,有一场美丽的约会。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