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给我的人生设限,未来永远不可预知,我觉得人要永远保留一份“空杯”的心态,不断的去学习,去了解,去增长见识。这是张院的原话,所以我给张龙院长的卷首语“留白”。我坚信如果你足够努力,它会比任何的卷首语都精彩——2019年8月7日维乐口腔劲松门诊张龙院长采访记。

张龙

维乐口腔种植院长

中美合作MAXI数字化疑难种植中心副主任

德国法兰克福大学访问学者

美国Loma Linda大学访问学者

美国Loma Linda大学口腔医学院(CE)证书

美国口腔种植学会(AAID)会员

ITI国际口腔种植协会会员

半口/全口无牙颌种植专家

GIDE-Nobel种植俱乐部会员

中华口腔医学会会员

开 篇

8月初一个星期三的午后,大雨过后,没有炙热的暑气,气温清爽宜人。下午3点,我们早早来到维乐口腔劲松店的休息室,架好机器,打好灯光,等着种植手术结束后专访张龙院长。

专访张院的念头由来以久。如同他每天与患者病例以及治疗方案奋战到凌晨1点的精神,以及他 与这个行业、与每个患者之间的相处之道,我也好奇他在工作之余,私下里的一个真实自我展现,和他对未来发展的一个长远规划。

01

业之初,心动是一时 心懂是一生

张龙身上带有出生地东北这座城市的气质,有些平铺直叙的坦诚,其间又或多或少糅合了一些北京这座城市的特质——一点隐隐绰绰的神秘。

张院为患者详细的讲解治疗方案

说起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就不得不提一下张院的爱人,他们从高中开始在一起,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从出身教养到文化构成,从性情人品到兴趣爱好,他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一起憧憬未来时,她说以后准备选口腔专业。虽然张龙当时对口腔专业一知半解,但他看到心爱的姑娘说起那些”种植体“”矫正器“的神情时,就决定了自己也要口腔专业。正是这共同的志向,把两个人的人生紧紧相连,不可分割。爱情的样子,不就是爱你所爱、爱屋及乌吗?

02

对于从事牙医需要具备哪些职业素质?

“大医精诚”——每个医者都应该用一辈子来写这四个字

张院种植团队

生活中的张龙喜欢安静,他的乐趣之一就是读书,尤其以中医类的书籍为最。“大医精诚”: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4个字,这四个字论述了有关医德的两个问题:第一是精,亦即要求医者要有精湛的医术,认为医道是“至精至微之事”,习医之人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第二是诚,亦即要求医者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以“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感同身受的心,策发“大慈恻隐之心”,进而发愿立誓“普救含灵之苦”,且不得“自逞俊快,邀射名誉”、“恃己所长,经略财物”。除此之外,更多的是来自海内外各个国家关于牙齿美学修复/种植等技术层面的一些书籍、典籍。

因为职业的限制,尽管工作忙之又忙,尽管自己已经很累很累,他依旧不定期的为自己“充电”。医者,当保持“活到老学到老”的心态。

03

工作中遇到过哪些困难?有没有想过要放弃?

我觉得最难过的就是患者的不信任吧,尤其是在医患关系紧张的当下,所以我会不自觉的给自己一些压力,想让自己变得更好,每天如履薄冰,就怕出现丁点差错。我比较注重患者内心的一些感受。我觉得作为一个医生,用你的专业知识去解决患者病痛的同时,还能让他们有一个很好的感受。”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常说“每一个患者对一个医生来讲都是有价值的”。我热爱这份工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时就不会想所谓的坚持。所以也就不存在放弃与否。

张院诊室锦旗视角

04

您对现有的种植牙哪方面技术比较感兴趣

最近两年我把我的工作重心放在了美学修复这块,我对这块是非常有兴趣的,我发现最近几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种植牙的要求,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你给我把牙种好了,可以正常吃饭了就好,而是更多的关注,种完了我的嘴型会不会好看,我的面型有没有影响这类问题。所以我想从美学的角度再去深入的研究一下。

就在采访后的第四天,张院又收拾行李赶赴德国法兰克福,去交流学习美学种植最新技术。这是一个医生对自己所在领域以及充实自身的一种坚持。你骨子里最想做的事,逐渐的就把你带到了你想去的地方。虽然很累,但是梦想让这些都得以忍受。

张院在法兰克福交流学习美学修复最近技术

05

以您的工作节奏,对家人的陪伴肯定是不够的,是否觉得有亏欠呢?

我跟我爱人都是口腔医生,毕业以后,我们选择了北京这座城市发展,你知道,医生这个职业本身就很忙,加班那是常态。所以到现在我们还没要孩子。我妈打电话来说好好休息一下吧,家里还有老人需要你陪陪,而且你们也都老大不小了,该要孩子了。我说是是是,行行行,我报了个进修班马上毕业了,等我毕业了就休息。再后来我说,近期患者有点多,我忙完这一阵就休息,等我……就这样一直推,推到他们觉得遥遥无期。

把陪伴父母的时间都给了患者,张院与前来就诊的老夫妇合影

十几年来,陪伴一直是缺失的,我父母已经习惯这种缺失了。每次我打电话给父母,他们都会唠叨我这么长时间不打电话,我就说那你们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他们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合适,怕我是不是在手术?担心我是不是在睡觉?你知道当父母连给你打电话都变得小心翼翼前思后想,他们在心底反复掂量着跟你的相处。每每想到这一点,我会觉得特别难过。所以未来我可能会更多的抽出一些时间回归家庭,陪陪父母。

通过和他的交谈,我在张龙院长身上看到一种平静、一种儒雅、一种简单、一种从容,如此正好。就像那句话所说,生活,事业,都需要用心去耕耘,当你愿意付出,命运也会愿意给予。

采访结束,张院又匆匆的走进诊室,诊室里等待他的是下一个患者……

 


来源:搜狐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