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美国爆发震惊世界的次债危机,全球信赖的美金开始变成大家普遍质疑的美元。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所有人感到疑惑的问题,很多人也从金融视角给出了解释。但这些解释并不能帮助大家解决内心的困惑,更不能解决问题。

债务危机真的不可避免吗?经济危机真的无法解决吗?10年前,公共网络发起人高金波先生带着这些疑问开始从另一个维度上进行思考。

第一,如果中石油级别的巨头带头牵手各大央企和国企建设一个电商平台,在这个电商平台内发行提货权,这种提货权可以加油、买水、买电、买车、买电器、买房、购物……这种提货权可以采购机床、机器、设备、重卡、工程机械、钢材等等,是不是这种提货权就会变得与人民币以及美元无差别?是不是这些央企就不需要再从银行贷款了呢?

第二,如果把在这个电商平台内发行提货权的权力扩大至全体企业和商户,是不是所有企业都不再需要负债经营了呢?

第三,如果企业和商户用自己发行的提货权:给政府纳税,是不是政府就不再需要向银行贷款了呢?如果用提货权给自己的员工缴纳社保和退休金,是不是从根本上解决养老难的问题了呢?

……

高金波先生将这一套系统解决方案建议给他的客户,但,在当时阶段,对于在箱体内寻找解决方案的企业而言,显然并不合时宜,这种建议自然被束之高阁。

为了给公共网络建设提供理论基础和实际操作指南。2013年,高金波先生开始将这种系统解决方案与全球最新的智能技术结合,撰写公共网络建设指导书《智能社会》,2016年初,《智能社会》由中信出版社出版。高金波认为:所有债务源自金融成本,要解决债务危机,只有开辟零成本的新跑道,从源头抽走债务。但在人们的心智中已经混淆了商业银行与政府的职能,人们把商业银行当做了政府。这带来的结果是债务危机将被锁死在传统跑道内,持续恶化。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人人参与,建成全民持股的公共网络,把市场搬到云端,用事实说话,消除信息不对称。

2015年底,公共网络第一个平台云钱包企业版上线,开始试错,但当时市场并不成熟。

2018年5月,云钱包消费者版上线,经过1年多时间,公共网络云钱包得到市场初步认可。2019年5月,公共网络第二个平台云库房上线,整合中国制造企业和商户与消费者在云端对接。

2019年7月,Facebook宣布要联合跨国企业发行Libra,海外市场的认知终于达到了公共网络2012年的认知水平,即实体企业通过一个平台联合发行自己的提货权。

套用马克思的话,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智能化是生产力的飞跃,要求生产关系随之发生根本性的调整,在这点上,中外认知和实践最终是殊途同归。

中国市场的天然优势是:第一,中国是世界工厂,生产能力天下第一。第二,中国有14亿人口,消费潜力天下第一。公共网络把两个天下第一有机链接,必将开启属于中国人的崭新时代。


来源:中国财经时报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