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朋友

2797
花冠皱盔犀鸟(2019年摄于云南盈江)
棕扇尾鹰喂杜娟(2019年摄于河北平山)
须浮鸥(2018年摄于山东泰安)

鸟一直是我钟情的表现对象,它丰富的种类、美丽的毛羽、优美的身姿、动感的体态,以及争斗、捕食、哺育等充满故事趣味的生活场景,都深深吸引着我的眼光,尽管我越来越迷醉于鸟类为我提供的丰富多彩的主题和瞬间画面当中,但在拍摄中却也一度布满过挑战,因为我发现要拍摄这些趣味瞬间,并没有初看上去那么容易。基于鸟类的特殊习性,以及其生活环境的独特和复杂性,对于拍鸟初期的我来说,一时难以适应,许多次都产生了畏难情绪,但好在我及时作出了调整,放松心态,循序渐进,一边拍一边学一边总结经验,不断地拍出了自信和勇气,对于鸟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拍摄方式。

棕头钩嘴鶥(2019年摄于云南盈江)
翠鸟(2018年摄于山东沂山 )
绒额鳾与三趾翠鸟(2019年摄于云南盈江)
纹背捕蛛鸟(2017年摄于云南盈江)

在拍鸟过程中,我的总结是,如果只求真实、清晰地记录鸟的形态和活动,忽视以审美和趣味化的视角去加以选择和表现,所拍的鸟往往会缺乏让人动情的因素而变成泛泛之作。所以我在拍摄中往往会带着真情实感去跟鸟交流,将注意力集中在鸟的趣味性画面或具有引导观者情感的画面瞬间上。比如一些容易产生趣味性画面的场景,像飞翔、打斗、求偶、捕食、哺育等往往会成为我重点观察和捕捉的瞬间。而往往这种瞬间都具有较强烈的动感状态,所以能够准确、清晰地进行瞬间凝固则成为拍摄的基本要求。当我想凝固鸟儿的这些精彩瞬间时,一般会使用1/1000秒以上的快门速度,此时需要现场有充足的光线,如果达不到快门的要求,我会提高感光度(提高ISO至400甚至更高),但我会注意画质,以保证不出现粗糙的颗粒和噪点为准。同时配合光圈的使用,将光圈开大来增加进入镜头的光线数量,但是因为光圈直接影响画面的景深,所以我会注意观察光圈对主体清晰度的影响,这在更多的时候需要有一种经验的判断,以避免出现主体虚化的问题。

2018 黑脸琵鹭(年摄于辽宁大连石城岛)
火烈鸟(2017年摄于山西运城)
海欧(2016年摄于日本北海道)
虎头海雕和白尾海雕(2016年摄于日本北海道)
长尾林鸮(2016年摄于日本北海道)

福建南平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福建武夷山莱福茗茶有限公司执行
董事,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摄影志原者;
2016年获第四届“海洋杯”
中国霞浦国际摄影大赛“佳作奖”;
2018年获首届中国马都【凤凰杯】蒙古马冬季国际摄影大赛铜奖;
2019年获“中蕴杯”国际马文化摄影艺术家神骏大奖“神骏银奖”。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