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0日,是人类首次登月50周年纪念日,恰逢由读客文化出版引进的《太空漫游四部曲》上市,这部被认为直接影响了人类登月的作品,被前美国航空航天局局长汤姆·派恩大为赞赏:“《2001:太空漫游》为我们的登月提供了最重要的知识动力。”

据悉,代表人类首次登月的两位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甚至整个美国航空航天局都是《2001:太空漫游》的铁杆书迷。尽管在此后近50年的时间里,再也没有人登上过月球。但曾经鼓舞人类探索宇宙的科幻经典《2001:太空漫游》,至今仍在指引着人类探索太空。

《2001:太空漫游》:为登月提供了最重要的知识动力

正如汤姆·派恩所说,《2001:太空漫游》与美国登月计划渊源颇深。该书作者阿瑟·克拉克,世界科幻三巨头之一,早在1945年提出的地球同步通信卫星理念直接促使了通信卫星的诞生,而地球静止卫星轨道也因此被称作克拉克轨道。这一发明成为了美国登月提供了通信基础。1964年,正在美国与库布里克共同构思《2001:太空漫游》的克拉克,还被邀请到美国宇航局为登月计划献言献策。4年后,克拉克与库布里克合作的《2001:太空漫游》上映,第一次将人类未来的太空生活准确、真实地展现在世界面前,点燃了全球探索月球的热情。

1969年7月20日,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登陆月球当天,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邀请的登月解说嘉宾,就是阿瑟·克拉克。而跟随阿姆斯特朗一同登月的宇航员巴兹·奥尔德林说道:“阿瑟·克拉克爵士对太空的积极愿景激发了几代人探索太空的兴趣,并激励了几百万人从事科学事业。”为NASA工作了35年的行星科学家托伦斯·约翰逊,回忆起一次行星科学家和火箭工程师召开的航天会议的情景时,也说过同样的话:“我们围着桌子坐成一圈,都说自己读过阿瑟·克拉克的小说,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什么在这儿的原因。”

2001年,正是《2001:太空漫游》里克拉克描写的年份,美国宇航员汤姆·琼斯在执行新千年第一次太空任务时,还特意将这本书和书中著名的黑石板带上了太空。他说:“从高中到大学,我至少看了20遍《2001:太空漫游》”克拉克去世时,美国宇航局一众科学家和宇航员都向他致敬。时任美国宇航局局长的迈克尔·格里芬说道:“阿瑟·克拉克的去世,让我们失去了太空飞行领域里的传奇先驱。他是最早开发和推广太空任务的人之一。”

被誉为“摸到了人类想象力的天花板”

关于人类和太空最终极而恢弘的构想

作为阿瑟·克拉克最负盛名和公认的最高杰作,《2001:太空漫游》也是一部关于人类自身和太空作出的终极而恢宏的构想。克拉克运用其丰富的科学知识和哲学思考方式,探求人类在宇宙中的位置,以及人类与人类技术所能达到的极限,并对人类最根本的三大哲学问题“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作出了恢宏构想。

小说开始于300万年前的非洲,那时的史前猿人还不会使用工具,处于食物链的低端。在猿人将要灭绝之际,一块神秘石板降临这里,教会猿人使用工具以猎杀动物获取食物,促使了猿人向人类进化。300万年后,被这块石板促成进化的人类登上月球,并在月球上发掘出另一块同样的石板,被命名为TMA-1。TMA-1的发现,让人类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宇宙仅有的存在,宇宙中还存在更高级的外星文明。石板在出土后朝着土星发射信号。人类跟随信号的指引前往太空的更深处,并企图在那里找到太空和自身的答案。

作为地球的最高智慧生物,人类一直在思考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人类文明究竟是自然演化,还是更高级文明的一场实验?宇宙文明演化的终点又在哪里?这些最终极而又最不可能得到回答的问题,克拉克在《2001:太空漫游》里都给出了一个终极而恢宏的答案。而这些富有卓见又令人深思的构想,也让《2001:太空漫游》这本书被誉为了人类历史上对太空和自身最伟大的想象,再也没有人能够超越。

刘慈欣多次致敬:

我所有作品都是《2001:太空漫游》的拙劣模仿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引进中国以来,《2001:太空漫游》影响了几代中国读者和科幻作家,刘慈欣、韩松、吴岩、陈楸帆等科幻作家都是它的拥趸。尤其是凭借《三体》和《流浪地球》等作品广受欢迎的刘慈欣,在不同场合多次说过:“我所有作品都是对《2001:太空漫游》的拙劣模仿!”

不止是口头上崇拜《2001:太空漫游》,刘慈欣还多次直接在他的作品向《2001:太空漫游》致敬。在《三体2:黑暗森林》里,刘慈欣写道:“两个多世纪前,阿瑟·克拉克在他的小说《2001:太空漫游》中描述了一个外星超级文明留在月球上的黑色方碑,考察者用普通尺子量方碑的三道边,其长度比例是1∶4∶9,以后,不管用什么更精确的方式测量,穷尽了地球上测量技术的最高精度,方碑三边的比例仍是精确的1∶4∶9,没有任何误差。克拉克写道:那个文明以这种方式,狂妄地显示了自己的力量。”

2018年,刘慈欣获得“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他不仅亲自前往领奖,也在演讲中再次表达了对克拉克和这本书的喜爱。他说:“读完《2001:太空漫游》的那天深夜,我走出家门仰望星空……在我的眼中,星空与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我第一次对宇宙的宏大与神秘产生了敬畏感,这是一种宗教般的感觉。……作为科幻作家,我一直在努力延续着克拉克的想象。”

在人类登月50周年的今天,世界各国的太空探索热日益高涨,美国宣布重返月球计划和我国太空探索稳步推进,《太空漫游四部曲》作为科幻历史公认的最伟大的作品在今天更显价值。因为任何科技的突分猛进,都离不开人类的想象力。正如月球车玉兔二号在其官方微博提及《2001:太空漫游》时所说的:“正是这些想象,为探月提供了无限的动力和好奇心。”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