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易,创业有甜。我们既要完成从技术思维到商业思维,再到金融思维的升维思考;又要完成运用金融工具实现商业交易,再运用商业交易实现项目变现的降维打击。这本身就是一场自我折磨、自我成全、自我救赎的苦乐过程。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坚持到底。”这是冯涛写给集团高管团队公开信里的一段话,亦是他自己内心的真实写照。

  乡关集团冯涛 内心笃定的追梦者

从一个关注乡村县域经济的民办非企业“NGO”,到拥有23家子公司的集团企业,冯涛和他的乡关集团,用了不到5年时间。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在乡关集团董事长冯涛看来,这不过是在新时代下的大势所趋。

顺大势者,谓之智。相比与地利与人和,冯涛更看中天时,“地利与人和,是必须以天时为前提的。”乡村振兴是国家战略,乡关集团所做的,不过是在对的时间点,做了正确的判断。“从过去的城乡一体化,到如今的乡村振兴战略,其核心皆为打破城乡之间的二元结构。”

对于自己所投身的事业,他说:“乡关集团所做的,无非是把优质的创新产业,导入乡村振兴领域,挖掘、整合、聚集、升级当地独具特色的优势产业,以产业和金融两个工具,来助力政府完成新型城镇化的工作。”

冯涛极善于总结与抉择。“你有什么?你想要什么?你愿意放弃什么?”——这是他经常问自己的三个问题。这让他思路清晰,慧眼如炬。当过去十年房地产如火如荼之时,冯涛带着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将目光投向日益凋敝的乡村。他始终坚持一个观点:中国的发展不仅仅要依托于城市。事实上,作为一个古老的农业大国,无论是从文化还是经济的角度来看,发展乡村经济,必然大有可为。

相比城市,乡村田园是大多数中国人的根。见过太多城市里的精致庭院,美则美矣,却无法引起情感的共鸣,也缺失文化上的呼应。中国的乡村田园,作为国人情感故乡的载体,同时也象征着家,象征着家族记忆,是中国人生命体验中最温暖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乡村田园更适合人居。城市已经无法满足人们对于“山、水、林、田、城”等生活基本要素的需求,再环顾我们的周围,城里人一有闲暇就想要到田园乡间去休闲游乐、放松心情。其实中国人很早就有“山水人居”的田园情结,只不过被效率优先的发展主义搁浅了。

想清楚这一点,冯涛开始了重新审视自己,他立志将青春与热情投入到这项伟大的事业之中。和古代的士大夫一样,冯涛骨子里有一种天生的家国情怀。在他看来,做企业的境界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以盈利为目的,另一种则不仅仅是盈利,它还承担了相应的社会责任。这几年,伴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壮大,冯涛自己也在逐渐成长,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还得坚持到底。”

  时代的馈赠

有一句话叫“时势造英雄”,对于冯涛来说,自己身处于一个伟大的时代。之所以称其伟大,是因为它正处于一个历史的转折点,改革开放40年,中国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复兴之路,每个置身其中的人,都能感受得到时代的剧变。

2015 年,冯涛创立了北京乡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与民办非企业机构“乡关共同社”(NGO),正如冯涛说得那样,这样一个年轻的团队——“我们的使命,就是实现中国乡村经济与文化的伟大复兴”。

事实上,早在2006年,冯涛和他的团队就开始关注中国的县域经济。那个时候,他们强调的是情怀与发心,乡村生活被描述成一种情绪,一种生活方式。而时至今日,关于乡村经济如何发展,仍然是每年两会上的热门话题。

2006年,《求是》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乡村旅游经济发展模式初探——以成都农家乐为例》的文章。文章指出:“中国乡村,在发生一次史无前例的历史性变革,在进行一次发展模式的历史性转型,乡村旅游,将成为中国乡村经济发展的主旋律和主题歌。”

乡村旅游成了主流的发展方向。冯涛和他的团队早就看到了这一点,他们积极投身其中,很多时候,都是由政府主导,他们主要做项目包装和产业招商方面的工作。到2015年时候,冯涛决定自己来做,因为时机成熟了。“之前是帮助政府做服务,因为当时政府是可以大量举债发展的,而如今,是我们自己投资运营做产业。”

在乡关集团的官网上,他们对自己的描述是“创新产业投资运营商”。从过去公益性质的NGO,到如今的“创新产业投资运营商”,不仅仅是身份的转变,更显示出一种气度与魄力,透着一股舍我其谁的自信与成熟。

如前所述,除了“时势造英雄”,还有一个词叫“大浪淘沙”。乡关共同社最终蜕变为乡关集团,是冯涛和他的团队,始终坚持的结果。

冯涛喜欢用自己的理解,去解释一些司空见惯的词汇,比如说“坚持”,冯涛解释说,“坚”是你内心坚守的东西,“持”就是你能端得住,端十分钟可以,那端十个小时呢?端住十天、十年呢?

几年来,他们始终坚持打造“春风十里小镇”这个品牌,在全国十余个省市落地的文旅投资项目——春风十里小镇,涵盖了中心城镇并辐射到周边的美丽乡村,重点建设运营了乡关会客厅、田园综合体、乡宅、乡物、乡旅、乡园、i-Box未来居等40余项特色专利产品。

很显然,冯涛是“端”住了。在中国城镇化的进程之中,冯涛和他的乡关集团成为了国家振兴乡村经济的大潮中,最为耀眼的一股力量。他多次获得国家及省部级荣誉,并荣膺2019年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时代领军人物”。

冯涛将这一切归结于“天时”,也就是时代的馈赠,“我觉得天时大于地利,地利大于人和,只有天时和地利都解决了,人和才是有价值的。”冯涛说。

  天生的“骄傲”

俗话说,任何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都是耍流氓。既然要做企业,冯涛决定做乡村经济领域时,摆在他面前有三个问题:一是这个行业能不能赚钱?二是怎么赚钱?三是能不能持久地赚钱?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能赚钱,做产业赚钱,做产业才能持久地赚钱。

“之前,我们偏向于民办非企业,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公益组织,现在,我们理直气壮地亮出现代企业的身份。因为,在新时代下,民营企业已经成为经济体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了。”冯涛说。

过去讲的是情怀,但“情怀”这个词,已经被很多企业说烂了。殊不知,情怀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出乎其外,入乎其内”的。“修内在是一种本能,在一个特定的时期里,你内心如果没有笃定的东西,你根本坚持不下去。”

假如这个世界仅仅靠公益和情怀,就能不断发展的话,那就不根本需要企业的存在了。冯涛说,在他的理解里,慈善、公益和企业分别是三个阶段。“企业管理的目的是实现盈利,慈善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公益则介乎于两者之间。只有处理好企业盈利和慈善的关系,你才能真正摆正你做公益的心。”

先摆正心态,然后就是“怎么做”的问题。

再说回之前提到的,乡关集团的核心品牌——“春风十里小镇”。小镇的核心在于特色产业,结合小镇的区位特色优势与资源禀赋,打造以特色产业为引擎的小镇产业集群,聚集智慧、生态环保、金融、文化、玩酷、科技、旅游、生活等内容于一体,才能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度假康养目的地。

截止2019年6月,乡关集团在全国范围内陆续签约佳县·春风十里小镇、留坝·春风十里小镇、玉门·春风十里小镇、衡水·春风十里小镇、泽州·春风十里小镇、青岛·春风十里小镇、洋县·春风十里小镇等项目,累计签约投资规模超过了570亿元。

提及如何导入产业,冯涛说,这在陕西佳县合作完成的一个项目最为经典。

陕西佳县原本是陕北榆林的一个国定贫困县,它拥有82万亩的红枣,每年产量达5亿斤。然而它的红枣却是滞销的。乡关集团深入研究,考察之后,发现可以将其作为当地白绒山羊的饲料。在与当地政府和多家高校的合作与支持下,一个创新性的产业产品出现了——佳县红枣羊。这样既解决了红枣滞销的问题,也解决了农业养殖的问题。

同时项目还与当地保险公司合作,给每一只羊都上了保险,“老乡不用担心羊只在养殖过程中的安全问题,他们完成了一个农民向产业工人的转化。”这个项目被作为国务院扶贫办与中央六套在全国优选的20个项目之一,2018年10月17日全国扶贫日的当天,佳县红枣羊项目作为全国20个优选的精准扶贫项目,登上了鸟巢国家体育中心。

2017年至2018年期间,乡村经济领域似乎一下子热闹起来了。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入,很多房地产企业也进入到乡村领域。冯涛说,房企进入乡村领域,他们的优势仍然是房地产开发,并不善于做产业。“他们的企业基因里,没有这样的底层代码。”

而在这方面,乡关集团拥有先天“骄傲”的资本。一直以来,乡关集团就是做产业起家的。“无论从企业成本管理的角度,还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优势来说,我们在这方面和所有传统房企相比,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冯涛说。“而且到目前为止,我们参与投资的每一个产业项目都在持续盈利。”

  创新的动力

这几年,春风十里小镇的内涵与外延都在不断更新与优化。起初,它只是一个乡旅客栈,为去乡村旅游的人们,提供一个良好的居住、餐饮环境。如今,他们将生活中的一切便利,与优美的田园生活和谐地组合在一起。

在春风十里的产业生态里,已经容纳了集艺术文创、休闲运动、家庭农场、爱心慈善、幸福邻里、禅修福报、康养医护、亲子游学、乐活度假于一体的“九星田园生活”。乡关集团官方的介绍称,截至2018年底,已落地建设6个春风十里小镇。未来3年,乡关集团将在全国落地20个春风十里小镇。

“春风十里小镇”之所以能在全国范围内的快速落地,离不开两个“创新”——“产业创新+金融创新”。这成为春风十里小镇的重要保障。

如前所述,产业创新是乡关集团最引以为傲的部分,在金融板块,乡关集团很早就拥有了创新产业基金,重点投资创新型文旅度假地产、产业综合运营与资产管理领域的高成长型项目与企业。

通过“投资、开发、运营”的产融联创开发模式,建设落地春风十里小镇,实现了企业项目盈利与资产增值,同时全面配合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城市形象提升、产业配套升级等多方面发展诉求。

如今,融资问题是很多企业的发展瓶颈。冯涛说,乡关集团在产业创新和金融创新的双轮驱动下,资金来源主要有四个方面:第一块来自乡关集团企业的自有资金,第二块则是定投文旅产业的私募股权基金,第三块则是与政府成立的创新产业基金,第四块是依托中国侨联、侨商会等平台的海外基金。

用冯涛的话来说,“只要项目定位精准,钱会自己找上门来。”

在乡关集团的自我定义中,他们仍然是在耕耘一个“传统”的行业。但传统和创新,从来就不是矛盾的,“创新的动力来源于我们自己。”冯涛说。

盘子越做越大,这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运营团队。如何让整个团队认同一个价值观,并为之努力和奋斗。作为乡关集团的掌舵人,这是冯涛经常思考的问题。

在公司内部,冯涛提出了“两个忠于三个禁止”的方法论。“两个忠于”是指,第一,忠于自己的价值观。第二,忠于自己的原则。这是保证公司在统一的价值观与行动原则下运行。

“三个禁止”的内容则是:禁止自嗨,是一个思维问题,自嗨是一种消费思维,公司需要的是一种投资思维;禁止官僚及无意义的民主,决策需要专业权重主义;禁止自欺欺人,这是典型的鸵鸟思维。

除了“两个忠于三个禁止”,还包括“合伙人制度”,比如集团公司旗下有多个省域平台公司。每个省域会有一名企业合伙人。这些公司内部管理机制,让整个团队充满活力,又积极奋进。

在明朝,嘉靖帝二十年不上朝,整个国家机器正常运行。这得益于嘉靖帝对于明朝文官制度的自信。在公司管理方面,冯涛似乎拥有同样的自信。每个新员工入职都要经过严格的筛选与培训,学习“两个忠于三个禁止”,他甚至从《毛泽东选集》里找到适合企业发展的方法论。

“第一篇文章是《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何能够存在》,在这篇文章里,其实回答了像我们这样一家企业,在乡村振兴的大潮中,为何能够立足,如何能够发展的问题。第二篇文章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也回答了第一篇文章提出的问题,我们的火是拥有燎原之势的火,这就是大势所趋与顺势而为。第三篇文章叫《改造我们的学习》,从执行层面上规范我们的认知与行动。我觉得中国共产党有四个字讲得特别好,就是实事求是,这四个字我们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但真正能够做到的人,是少之又少。”冯涛说。

实事求是地说,乡关集团所做的仍然是传统行业。但传统并不代表没有创意,排斥创新。恰恰相反,在传统的行业里实现创新。比如“春风十里”这个品牌,它也并非是一张图纸打天下,一个模式打天下。

冯涛举例说,我们最新的一个项目在山东。那里有一个叫莱西的地方。是青鸟的一个县级市。它拥有非常好的体育基础,曾经培养出奥运冠军张娟娟。当地还有一些书法、亲子之类的项目。我们在那里提出了“春风十里国艺小镇”。依托乡关集团产业投资优势,提升莱西旅游品牌与乡村振兴,开发国艺产业:书法,射箭,马术,音乐,围棋,中医体验等项目。

也就是说,结合当地的产业特点,发挥乡关集团的投资运营优势,助力其产业升级。事实上,“春风十里”品牌已经从最初的乡旅客栈,不断成长,内涵越来越丰富,已经成为极具品牌影响力的产业投资运营平台。

  孤独的灵魂

谈及公司未来的目标,冯涛说,自己倒没想那么远。“只会去想今年和明年的事,一个是我们项目首开区的稳步快速推进,另一个则是我们整个产业布局的不断完善。”还是那句老话,跟着规律走,跟着国家发展的趋势走。“不刻意追求所谓的风口”,冯涛说。

“不着急,不放弃”是冯涛现在追求的状态。这种心态与他的年龄似乎并不相符,他说,一个人的对世界的认知,与年龄并无太大关联,而与阅历和阅读息息相关。

“不着急”的冯涛最爱读大部头的原著原文,他重读《资本论》,花了半年时间,结合企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又细细研读了一遍,这次的感受,与之前大为不同;他看《西游记》原著,说唐僧是最没佛性之人,很多次都想放弃取经的想法。很多人读《西游记》,都看到了凡是有后台的妖怪,都被领走了。看到了佛道之争。在冯涛看来,这些都只是表象。西游记本身是一门大生意,如来佛要卖他的产品,要用大乘真经来赎原罪的人是李世民,而唐僧只不过是唐太宗的一个快递小哥。而那三个陪跑的徒弟和一匹白马,也是为了赎罪。而这些原罪是谁给他们定下的?是宗教。

“人类社会有两个永恒的东西,在不断推动世界运转,一个是宗教,一个是商业。”宗教是管理精神层面的(忏悔、宽恕、希望,再忏悔……),而商业则是物质的(信任、交易、双赢,更信任……)。在这个过程中,就形成了两类人,一类是制定规则的人,一类是遵守规则的人。

阅读使人明智。大量的阅读和思考,让冯涛思维异常敏捷而活跃。他说,这世上自以为聪明的人有很多,耳聪目明的人就是所谓“聪明人”,听力视力正常的人太多了,根本不稀罕;而明白的人就不多了,听出弦外之音,看见现象背后的本质与规律,才能是个明白人。明白人,是用心和脑协同解决问题的;聪明人和明白人,至多算个自了汉,你还得成为一个靠谱的人。

有关靠谱,冯涛的说法很有意思,冯涛是这样解释“靠谱”的:靠谁的谱?你有需求,我能满足你,或者我对你有帮助,那么我对你来说,就是靠谱之人。靠谱,终究是要靠到客观事实的谱上,并不是自己臆想杜撰出来的谱,那叫离谱。

在与冯涛聊天中,能感受到他思想的天马行空。有时,你很难跟上他的思维节奏。“有时候想到宇宙之中,人如尘埃一般,这个世界根本不知道你来过,就会觉得很沮丧,但如果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哪怕闪耀一下,也总是好的。所以,人类历史文明的天空之中,才会有那么多闪耀的星光。”

这个时候,一直保持理性冷静的冯涛流露出感性的一面。他喜欢小津安二郎和贾樟柯的电影,他说这两个人的电影源于生活,却不高于生活,这才是生活本来的样子。冯涛说,自己非常喜欢朱自清在《荷塘月色》的那句:“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事实上,孤独是人类的本质,想清楚这一点之后,整个人就释然了。

我最后抛给他一个更大的命题。你怎么理解“命运”?似乎一切又回到了起点。冯涛说,所谓“命”,就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乡村振兴就是我们企业所处的大时代命运,早十年,晚十年,这个企业肯定就死掉了。而“运”则是你如何处理自己与周边的人和事的关系。

“那些所谓的大人物,通常不是因为他们自己有巨大的力量改变世界,而是他们自己走到这个世界要走的那条道路上,他们其实更受约束。就像征服死亡的方法不是你躲开了死亡,而是你接受死亡是一个现实,并明白你最终会走向它。将命运解读之后,你能做的,就是不着急,不放弃。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坚持到底。”冯涛最后总结道。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