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数百万年的演化过程,多瑙河蜿蜒的水道穿过了由混合花岗岩、石英、长石和云母组成的矿物质丰富的片麻岩。在陡峭梯田上的原生风化花岗岩土壤中种植出了出色的雷司令。

文/初二
摄影/《中国周刊》记者 杨剑坤
支持机构/维京游轮
责编/李春梅

搭乘维京游轮内河的奢游线路,沿着多瑙河分支瓦豪河谷由西向东的方向缓游充满神秘的古堡和废墟,眺望连绵起伏葡萄园掩映着的古老小镇和村庄,就着美酒品尝当地出产的咸肉、火腿和香肠拼盘,奥地利的小镇风情就这样拉开帷幕,以无穷华丽的沉静方式呈现多瑙河边的诗意栖居。

点缀在瓦豪河谷的绝世美镇
从一登上维京游轮开始,贴心的中文服务就让人心底踏实,中文专员随行陪同让我们对每一处风景都有了更多的亲切感。

充满奥地利帝国之美的小镇在瓦豪河谷以别样沉静的姿态存在其间。乘坐维京游轮从多瑙河上欣赏瓦豪河谷,河流岸边的残旧城堡与绿意盎然的葡萄园,鳞次栉比的小镇和高耸伟岸的教堂,无一不体现出瓦豪河谷的华美。

杜恩施坦因(Dürnstein)是公认的瓦豪河谷地区最迷人的小镇,被称作“瓦豪之珠”。最著名的莫过于码头醒目显眼的奥古斯汀修道院,蓝白色相间的中央主体建筑如同河流之畔的明亮灯塔,让整座小镇显得淡泊宁静。小镇山顶上有座如废墟的城堡格外耀眼,这座被弃的城堡隐藏着一段著名历史,当年英国国王就曾被囚禁于小镇城堡之中。

被称作狮心王的英格兰金雀花王朝的国王理查德一世,被认作是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之一。骁勇善战的理查德一世无心政治酷爱战争,曾在一次十字军东征战役中屠城杀死二千多名伊斯兰教徒,英格兰的国家财富大多被用于东征军费,他曾豪言“如果我能找到一个买主,可以把伦敦卖掉。”冷血与好战的理查德一世,为英格兰日后在欧洲的政治格局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也让英国人对他的爱戴溢于言表,欧洲历史上那些最浪漫的骑士精神传说也大多与理查德一世的故事有关。

瓦豪河谷施皮茨小镇的葡萄园风光。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失败后,乔装回国的理查德一世在途径奥地利时因得罪了当地奥地利公爵,被识破身份而关押在杜恩施坦因山坡上的城堡之中。一国之君被活捉,是当时欧洲政治市场上最好的交易资本,奥地利公爵将英国国王献给当时的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六世,并向英国提出高额赎金。亨利国王的妹妹对被俘的英格兰英雄一见倾心甘愿以身相许。这件事严重激怒了罗马皇帝,原本亨利皇帝对放荡桀骜的理查德一世就看不顺眼,如今成了阶下囚还敢勾引帝国公主,一怒之下将狮子放入理查德一世房间,让众人欣赏战神与狮王的决斗。见惯大场面的理查德一世奋勇杀死雄狮,挖出狮子心脏,气宇轩昂地走出房间,当着众人的面生吞而下,生生慑住罗马皇帝,因而得名狮心王。

杜恩施坦因。

狮心王的名声不胫而走,英国王室仍为寻找关押他的真实之处而着急。国王的母亲派出王室的宫庭歌手到处漫游,边走边哼唱儿子平时喜爱的英格兰小调,直到有一天理查德一世在窗前听到熟悉的歌声,悄悄传递暗号表明了自己的下落。英格兰为赎回国王支付了天文数字的赎金,以致当时的英格兰陷入严重财政困难,人们依然爱戴并自豪自己拥有世界上最英勇的国王。时至今日,英国议会大厦外仍伫立狮心王的雕像,受世人崇敬。

如果没有狮心王的故事,杜恩施坦因也许只是多瑙河畔一座世外般美丽的小镇,有高大华丽的修道院、平静的村镇、美丽的葡萄庄园和朴实无华的居民。狮心王的故事让人们愿意在此驻足,寻找那曲来自远方的英格兰小调。城中色彩跳跃的建筑也使小镇变得愈发浪漫轻快。蜿蜒的长巷被锦簇的鲜花装点,瓦豪河谷明珠不凡的气度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流露。

瓦豪河谷两岸布满郁郁葱葱的葡萄庄园,中世纪时期建筑的古堡和教堂在山坡上俯视河流与村庄,施皮茨小镇完美地融合了古镇与葡萄园的自然建筑之美。

伴河而建的修道院,与湛蓝天空下的多瑙河静静的流水交相辉映形成一幅绝美的画面,让初看简单明亮的建筑有了些柔和的感觉。错落有致依山而建的施皮茨小镇并不大,梯田上的大片葡萄园掩藏着古老酒庄,大门敞开的房子大多是酒庄铺面,施皮茨就是个逛庄园喝美酒的地方。镇上行人不多,游客早已急不可待的奔向酒庄,世界各地的葡萄酒爱好者也开始在酒窖寻觅他们心仪的好酒。

片麻岩上的顶级葡萄园
全球的顶级调酒师都衷情于瓦豪河谷出产的奥地利干白葡萄酒,这可要感谢大自然的恩赐。恰好的土壤与风沙,孕育了这里的田地。矿物质丰富的片麻岩地质中有多瑙河蜿蜒的水道穿过,强风带来的风沙在山坡东面沉淀形成了黄土层,唯有在陡峭梯田上的原生风化花岗岩土壤种植出的葡萄,才可以用来酿造上等的干白葡萄酒。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施皮茨的一些酒庄园主独创分级体系,将白葡萄酒根据甜度与烈度分为三类。口感芳香、酒体轻盈、酒精含量达11.5%的称为芳草级干白葡萄酒,而口感强劲又介于11.5%至12.5%的则称为猎鹰级干白葡萄酒,晚收且口感成熟浓烈的称为蜥蜴级干白葡萄酒。施皮茨的每个葡萄园都有奇妙的小气侯,这些只属于自己的小气侯来自于梯田葡萄园地的倾斜度、日照、土壤地形以及其他因素,夏季所吸引的热量与地质岩层相作用,与多瑙河的风沙中和,使得酿造的葡萄酒都有微妙而奇特的区别。举个最明显的例子,靠近森林地带受凉爽微风影响的施皮茨葡萄园,与温暖干燥日照丰富的莱本堡葡萄园出产的葡萄就有着不同的芳香,所酿制的酒品也会有着细腻而奇妙的差异。

 

 

施皮茨有座千桶山布满葡萄园,山如其名,这座山每年出产1000桶葡萄酒,奥地利人的传统就是开着旅行车逛进千桶山,看见哪片葡萄园顺眼,就停下车喝几口,直到找到今年最适合自己口感的美酒,拉满一车回家再喝上一年。一些热门酒庄需要预订,才能避免乘兴而去却面对座无虚席尴尬的发生。

随着冰河时期的结束,强风带来的风沙在山坡的东面沉淀形成黄土层。完全不同的地质和地形,再加上梯田建设以及在中世纪由巴伐利亚修道院在这些陡坡种植的葡萄树共同塑造了瓦豪河谷。

千桶山上被葡萄梯田环绕的老旧城堡Hinterhaus,这些建于13世纪的城堡归属于奥匈帝国的哈布斯家族所有,年久失修几近废墟的建筑让人感慨,纵使坐拥美景无钱维护也算空叹,如今城堡也算是人们茶余饭后闲步去走走,顺带眺望千桶山梯田葡萄美景的去处。

游览瓦豪河谷最惬意的方式莫过于在维京游轮的顶层甲板上选一张最舒适的躺椅,然后倾身仰卧于其上。甲板上的各种娱乐设施也足以满足欣赏风景之余的其他需求。细致的走道扶手设计更让人感受到无微不至的贴心,让我们顿时又有了下次要带着父母一起再来乘游轮旅行的冲动,同船的老太太赶上母亲节,船舱工作人员还特意为过母亲节的妈妈们准备了玫瑰花和精致的应节甜品,令人倍感温暖。

上世纪80 年代中期,一群极富创意的酿酒商在瓦豪河谷自创了一套名为“VineaWachau” 的法典。在维京游轮亚洲运营总监的罗慕睿。

奥地利是非英语国家,我这个葡萄酒爱好者面对瓶身上看不懂的酒品说明则感到有些遗憾。不过令我惊喜的是,维京游轮的餐厅每到一地都会精选产自当地的葡萄酒供我们享用,顿时令我十分满足。瓦豪河谷所产的干白葡萄酒色泽晶亮,口感爽朗而富于层次。琼浆入口,仿佛能感受到葡萄被整串压榨成汁,又在旧橡木桶中慢慢发酵,再与氧气若有若无的接触,最终有了这奇妙而丰富的回味。在餐厅酒单的指引下,多品上几种,即便再不懂酒的人也能品得出瓦豪河谷不同级别的酒了。

游客在瓦豪河谷施皮茨小镇里的地道奥地利美食。

说起美食,维京游轮特地聘请了中国著名厨师刘一帆担任“首席美食体验官”,将中国菜肴与欧洲当地食材结合,专为舌尖上的爱好者设计了既体现当地风情,又符合挑剔的中国胃的美食。每天晚上,餐厅还会根据所到之地准备一道神秘的主厨精选菜肴。这样的维京游轮仿佛行驶在瓦豪河谷的移动城堡,枕边的全中文维京日报将每天行程中的亮点一一标明。如果你不爱阅读,那么每天晚餐后的分享会则是一个接触朋友分享心情的好机会。在这里,我们憧憬着第二天的行程,默默记录下那些绝对不能错过的咖啡和甜品店,免得错过百年老店,遗憾地在船上剁脚长恨。

坐在游轮上或欣赏河谷日落,或在甲板上吹吹风散散步,或和葡萄园农夫交个朋友,感受亲手采摘葡萄的情趣与从容。日复一日的安静与缓慢步调让人放松到有了些“小确幸”般的惊喜。再蘸上一小杯刚学会发音又即刻忘记酒庄名字的白葡萄酒,佐着游轮厨房刚新鲜出炉的杏子可颂,栖居河畔,听一曲传统巴扬手风琴弹奏的民歌,吟一首奥地利诗人里尔克的诗,感觉这样的旅行,刚刚好。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