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蜀 水

我领略过:平原的辽阔,高山的雄伟,大海的苍茫……

但一个偶然,却成了超越它们的时光。

那就是暴雨中的大峡谷,它已成为我脑海里最珍贵的影像。

\
  大峡谷,位于湖北恩施市郊山环水抱的地方。

我们到恩施之前是查询了天气预报的。翌日清晨,当我们打开旅店的窗户,大伙儿都傻了眼。灰色的天空下起了雨。哎,这不正应了那句“人生于世,风雨无常啊!”

“我们既然来了,就要风雨无阻……”

汽车在公路上行驶。雨小了很多,车窗挂满了水珠儿;山峰在云雾里捉着迷藏;弯曲的小河雾气缭绕。这时,《高山流水》的琴音萦绕,那莫名的不安早已烟消云散了。

车至景区。天色陡然变暗。我向路人打听到全程大概要步行五六个小时。此刻,我的心为之一紧。但是,大家表示一定要用双脚把路途丈量。

暴雨来了。它们穿透茂密的树林,噼里啪啦地打在枝叶上;石板路上也被硕大的雨点儿砸出无数个水窝,水花四溅;让人不禁又想到那句“大珠小珠落玉盘。”

天气给我们增添了艰难,也给我们赏赐了风光。

各式各样的瀑布,它们凑热闹似的,把各自的性格和姿势任性地显摆。有的从峰顶飞流而下;有的从密林漂流而来;有的从岩洞倾泻而出。像洁白的哈达,像跳动的琴弦,像飘逸的秀发。这,分明成了瀑布的长廊。

谷底,一道巨大的瀑布从天而降,犹如雄狮怒吼,震耳发聩;又像万马奔腾,浩浩荡荡。它,净扫残枝败叶和污泥尘土,声势浩大,不可阻挡。

原来,它包容了无尽的雨水,汇聚了千万条细流,才具有如此恢宏的气魄而直奔前方。

\
  我的双腿,又酸又胀又痛,它有时完全不听使唤。但我目睹此景,却有了“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意境,顿添勇气和坚强。

从山上到谷底,行程艰难,而再从谷底爬到山上,真是难上加难。中途有缆车可乘,还有轿子可坐,但都被大家拒绝了。“挺起胸膛,激情昂扬……”我们共同前行,我们歌声嘹亮。

突然,万丈高的悬崖峭壁竖立在面前。路,是开凿的石梯路,像是粘贴在上面的,一直从峭壁的最底端开始呈“之”字型通往峰顶。攀爬这样的路还是要功夫的。当你越爬越高的时候,如果向后或者向外探望,就有从万丈高空而随即坠落之感,原已疲劳的双腿自然有些发颤,心里也有几分发慌。

雨衣,把世界分隔成了两个空间,外面的雨水有些凉意,而浑身的汗水却不停地一直往外冒,但又被雨衣挡了回来 ,整个身体就像被裹紧的粽子,在高温锅里被蒸得熟了个透,心里感到的是身体一阵阵的滚烫。

\
  走到最难走的路段,须双手扶壁向上迈进。一步,一步,又一步。每往上走一步,都离不开信念的驱使,都离不开脚力的生发,都离不开稳健的行动。一句话,不能后退,只能向上。

终于,大家登上了峰顶的观景台。

\
  这时,雨住了。天空中的迷雾也散了。伫立于这居高临下之巅峰,环视四周,群峰起伏,远山如画,近山似黛,朵朵祥云,农家炊烟,好一幅万里江山图,令人情怀壮烈,豪情荡漾。

“快看,迎客松!”我顺着同伴指引的方向望去,就在一座数千米之高的将近九十度的绝壁上方,一棵松树以它顽强的姿态傲立空中。它与黄山迎客松所不同的是它横空出世,没有任何物体的遮挡和保护。它所面临的炎炎烈日、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冰雪严寒一定是更加激烈的。因此,它的非凡定力所展示的品格和精神,也一定让人敬意肃然!

\
  然而,它并不是孤立的。看,满山遍野都是葱翠的松树,有的在石壁,有的在夹缝,有的在土地贫瘠的山坡。它们或一株,或两三株,或成片成林,挺立在不同的位置,却共同诠释着生命全部的意义。它们,和绝壁最高处的迎客松相互呼应和共鸣,它们高洁的品格和勇敢的精神,就在这呼应和共鸣中传递和发扬!

暴雨中的大峡谷,我为你深情地点赞!

(摄影:洪爱兵、付小浒)

作者介绍:

蜀水(原名张一彪),曾供职于巴东县委宣传部、《鄂西报》《三峡晚报》、《三峡工程报》、《深圳法制报》、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现任红铅笔集团既北斗猎头集团董事长。


来源:中华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