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石油炼化竞争加剧、行业趋向优胜劣汰、消费市场增长萎靡,成品油产能过剩成为炼油厂、加油站2019年需要面对的问题。

图片关键词
  就当前油价走势来看,2019年前5个月油价呈现“涨多跌少”的价格态势。但业内人士指出,能源终端行业整体利润下行压力加大,成品油的消费增长速度持续跟不上产能的扩张速度,消费不振让花巨资投资建设、产能正在或者正要释放的炼油厂左右为难。而自年初以来,炼油厂就饱受成品油库存周期长的困扰。

2019年,对成品油供应商和加油站而言,都可能是难熬的一年。

油价“破六”

继6月12日成品油价下调后,6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称,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120元和115元。折升价92号汽油、0号柴油分别下调0.09元和0.1元。至此,这已成为年内第一个同月“两连跌”。

图片关键词
  值得注意的是,在油价“两连跌”之前,油价“破六”的消息早已引发行业的关注,即成品油市场上的促销价格已在部分市场拉开。央视6月上旬报道称,华东地区不少加油站在5月份就开启价格促销。其中,浙江杭州的一些加油站,每升油价最大降幅2元。杭州西溪路的一家加油站发起自成立以来最大的优惠幅度:92号汽油价格从每升7.1元降到5.3元,这相当于原价的75折。

这场油价促销战在杭州已持续一个多月,降价力度和范围不断扩大。降价从最早的中石油、中石化加油站开始,逐步扩展到民营加油站,促销范围从杭州扩展到浙江省的其它地区,仅浙江省内中石油的直降站达到122座,中石化降价加油站达到135座。除浙江外,广东、福建、安徽、江苏、河南等多地的部分加油站也有不同程度的优惠降价。

从油价下调走势来看,国内油价的最高零售限价近期基本处在下行通道。市场人士认为,近期的国际原油走势震荡,在市场极度缺乏利好的形势下,油轮遇袭事件、贸易风险释放利好助推国际油价上涨,但需求疲软始终令国际油价反弹受限。受此影响,国内参考的变化率稳居负值范围,本轮成品油零售限价下调已成大势所趋。

从国际原油的价格来看,美原油期货在50美元的整数关口会有较强的支撑作用,预期会在此反复震荡一段时间,然后根据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选择方向,如果全球经济形势向好,则原油价格可能就此反弹、成品油价格就此止跌。反之,如果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则原油价格可能会跌破50美元的整数关口,国内成品油的价格也有望继续下调。

图片关键词
  与很多人印象中油站“躺着”赚取高利润的观点不同,多位行业分析人士指出,因为上游的成本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下游的批零价差也在收窄,这将直接影响加油站的利润。与此同时,炼油厂产能过剩与成品油销售困难的问题会逐渐加剧。 “我觉得这种促销可能持续半年以上。”一位来自能源大省山东的分析师指出。

消费增长不及“产能”

事实上,影响成品油价格的因素非常复杂且多元。其中,不可规避的是中国成品油消费的增长速度跟不上产能的增长速度,这被普遍认为是问题的核心。

近两三年,受经济大环境影响,国内成品油消费增速总体呈现下降趋势。石油蓝皮书《2019年中国石油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国内成品油表观消费3.22亿吨,同比增长0.6%,较2017年回落1.1%,较“十二五”“十一五”年均增速分别回落4.4%和7.2%。2018年汽油增速为4.3%,较“十二五”“十一五”分别增速回落5.6%和3.8%。柴油消费持续负增长,2018年全年增速为-3.9%,较上年回落3.8%。

图片关键词
  市场需求的增长动力不足,但成品油的产能却在持续释放。

2015年以来,我国能源领域新一轮市场化改革提速,地方炼厂原油进口使用“双权”放开。公开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0月底,中国42家地方炼油厂商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同年,中国新增炼能1200万吨,国内炼油能力达到8.4亿吨,同比增长1.5%。当前,除“三桶油”的产能增长外,地方炼厂、民营炼厂一次加工能力由2006年的615万吨/年增长到2018年的2.95亿吨/年,增长3.8倍,成品油产品由885万吨/年增长到9453万吨/年,增长约10倍。

2018年炼油能力的增长主要来自于民营炼化,伴随进口原油使用权的开放使民营炼厂生产活力不断释放。预计2019年新兴民企大型一体化装置投产将使中国炼油能力大幅增加4500万吨/年,达到8.8亿吨/年。行业机构分析认为,2020年国内民营、国营炼化一期全部投产后,如果需求跟不上,预计国内成品油过剩产能1.5亿吨左右。在国内成品油出口配额仍可能从严控制的背景下,产能的释放无疑将加剧市场的竞争,小型炼油厂更将面临产能出清的问题。

市场的消费需求跟不上产能释放的节奏,成品油市场总体呈现供大于求,这或将致使部分炼油厂的发展难以为继。而炼油厂的投资巨大,销售讲究规模经济,不排除炼油厂为了求生选择低价卖油的可能,此举传导至加油站,加油站为扩大销量也会大多降价卖油促销。

未来,国内炼化企业将不只是价格层面,而将迎来高段位、高层次的竞争。有业内人士指出,炼化行业将面临重新洗牌——主动出击的是以新建项目为代表的大型炼化基地,中小型炼厂以及老工业基地虽然是被动迎战,但也并非毫无胜算,关键在于能否把握住窗口期。

图片关键词
  同时,受到终端消费的影响,加油站也将面临利润率大幅下降的压力。无法有更多的措施解决客流的问题,降价促销成为加油站现行主要的措施。但低油价已经致使一些加油站的盈利空间变得逼仄,甚至经营前景堪忧。要市场还是要利润,这已是摆到加油站经营者面前的一道两难之题。

能源数字化或是破解良方?

油价走低态势下,上游成品油供应商产能过剩,下游油品销售终端利润被挤压,究竟如何解决呢?

在这种情况下,众多炼油厂纷纷将目光转向了成品油销售终端——加油站。一时间加油站成为炼油厂的必争高地。在成品油批零价差收窄,以及抢占销售终端渠道想法的驱动下,部分炼油厂选择抱团或自建加油站。今年3月,有消息透露曾牵头设立“山东炼化集团”的山东最大炼油商东明石化,计划在未来5到10年新建1000座加油站。与此同时,伴随2018年中国对外开放外资连锁加油站控股限制,来自海外石油巨头们也在纷纷抢滩中国加油站市场高地。据最新公开数据统计,未来5-10年,英国石油公司BP、Gulf海湾、壳牌等在中国拟建4000-5000座加油站。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外巨头夹击抢占加油站市场,让原本激烈的市场竞争更加白热化。这让没有利润空间、资本、品牌优势的加油站处境更为艰难。而加油站面对市场利润空间已被挤压的情形,可以借助的势能就是能源数字化。

当下,一些新型的互联网企业携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思维进入能源产业,凭借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力图通过新型的互联网化、数字化技术为传统的能源产业带去改变和想象,比如车主邦能源、小桔加油、满帮集团和找油网。其中,小桔加油作为滴滴旗下平台,主要面向滴滴网约车提供服务;满帮集团主要为其平台上的货车提供服务;找油网以B2B电商模式,主做柴油。

与小桔加油、满帮集团、找油网不同的是,车主邦能源打造的是全球能源数字开放平台。据了解,车主邦能源以“互联网+油站+车”模式,实现场景与支付的互联互通,做“能源行业的操作系统”。立足“用户为中心”,车主邦能源力图连接能源供给端与需求端两端,构建数字化能源闭环生态。

图片关键词
  图注:覆盖全国的车主邦能源零售网络

据公开资料显示,车主邦能源目前已经形成了独特的B2B2C模式。即通过聚合能源消费者的分散需求,整合能源供给者的分散布局,车主邦能源搭建了一张连接消费端与能源供应端、全国性的线上线下能源零售网络。

一方面,车主邦能源整合能源供给端的分散需求,成为能源产业的“底层数据提供商”,推动能源交易的数字化进程。未来,如果能源全产业链交易实现数字化,就为其带来不仅仅是“降本增效”的利好。就库存周期来说,欧美原油库存只要7天,而中国目前这个数据为90天。预计那时可实现5-7天库存提效14倍,这将有助于缓解中上游的资金压力。

另一方面,车主邦能源聚合能源需求端,通过能源集采方式,降低商用车的能源采购成本,提升其利润。由于在传统的模式下,加油站仅满足于服务方圆3-5公里的用户。而当车主邦能源介入后,就会突破这种距离“边界”,提供“无边界”能源出行服务。其面对的是中国8000万商用车车主市场,2.2亿潜在交易规模,背后有10000余座加油站。当下,车主邦能源已与顺丰速运等物流、快递公司,货拉拉、快狗打车等商用车平台,神州专车、嘀嗒出行、易到等网约车平台,累计全国200多家主流车主平台实现API数据的互通互联和支付服务,提供油电一体化能源供应,迄今服务车主累计超过3亿人次。

其实,数字化是通向能源新世界的必由之路。鉴于我国能源数字化仍然处于起步探索阶段,业内认为,像车主邦能源这种能源数字平台率先以B2B2C的模式正在向大宗能源领域延伸,这将为能源行业上下游环节提供基础数据支撑,对加快能源全面数字化和智能化具有实践指导意义。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原局长徐锭明曾在首届“中国行业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能源革命进入新阶段,信息化、数字化是趋势;联网化、共享化是必然;分散化、低碳化是路径;可负担、可靠和可持续才有未来。

有预测报告显示,到2025年,数字化进程将给那些为能源行业设计产品和服务的软硬件供应商带来810亿美元的收益。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