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大革

  右江革命根据地是中国五大革命根据地之一,而广西东兰、凤山、巴马县是右江革命根据地的腹心地和百色起义的策源地,也是邓小平、韦拔群、陈洪涛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革命先烈战斗过的地方。日前,我和黄举平之孙黄志飞、陈洪涛侄孙陈奕辰受凤山县政协原副主席罗文岩之邀,于2019年5月1至2日,一行三人到凤山县中亭乡接受革命传统教育,追寻爷爷的革命足迹,传承红色精神,争做时代新人。

  5月1日早上8时我们一行3人乘坐自家车从南宁出发直奔广西凤山县中亭乡中亭村。途经巴马县、东兰县武篆镇境内,只见境内山清水秀,笔直宽阔的高速路穿过崇山峻岭中,从南宁到武篆镇仅用了三个半小时。从东兰县城经泗孟乡到凤山县中亭乡中亭村,小车奔驰在宽阔的二级路上,时而沿着山边跑,时而穿过隧道奔驰,从东兰县武篆镇到凤山县中亭乡中亭村用时约一个小时,顿时感受到祖国的变化日新月异,想到当年为新中国的建立流血牺牲的广大先烈们的宏愿已经实现,他们在九泉之下也应瞑目了,我自己不禁潸然泪下。当我们的车子刚驶出凤山县城隧道口,远远看见凤山县检察院原检察长罗永翻同志[系凤山县人大原副主任罗荣芳的儿子(红七军后代)]、凤山县中亭乡中亭村党支书罗永克同志[系凤山县人大原副主任罗荣芳的儿子(红七军后代)]、凤山县科技局原局长韦克东(红军后代,曾任中亭乡党委书记)、红七军烈士黄伯尧之孙黄高泽(现任凤山县平乐乡力那村党支书)、原黔桂边地下交通员罗玉亭(凤山县原县长)的孙子罗明周等共两车革命后代早早在那里等候迎接我们,我们简单寒暄之后,三辆车直奔凤山县中亭乡中亭村。约40分钟后,我们一行到达中亭村。在村口看见大门两边分别刻着“红色土地巴轩、革命老区中亭”的雕刻烫金门联,路边墙上陈列着中亭的部分革命历史资料长廊。韦克东局长和中亭村党支部书记罗永克同志分别向我们介绍了中亭的革命历史。

  到了中亭村后,几位领导马不停蹄地领着我们到烈士纪念碑、97位烈士公墓、举平亭等地参观瞻仰;我很注意志飞哥的言行,当他走到举平亭的时候,见他眼睛发红,强忍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只见他双手紧抱着举平亭的柱子轻轻地抚摸着,好像要跟爷爷诉说着什么,久久不愿离去。

  当晚,罗文岩副主席以最高的贵宾规格热情地款待了我们。第二天中午,凤山县原县长罗玉廷(原地下交通站负责人)的后人罗明周一家也以同样规格热情地款待了我们。

  5月2日早,我怀着无限崇敬和怀念的心情,在凤山县政协原副主席罗文岩的带领下,我们一行4人向韦氏送烈士抱敌跳崖的卡层山走去。沿着修缮一新的卡层山石阶走,大概半个小时,就到达了当年韦氏送烈士抱敌跳崖的卡层山山顶。据罗副主席讲解,卡层山三面为悬崖峭壁,山顶离地面为百丈悬崖。韦氏送烈士当年刚与红七军班长罗玉强结婚不久,韦氏送烈士为了掩护红军和当地老百姓的转移,主动要求留下和丈夫罗玉强一起与1000多名国民党反动派匪兵战斗。当时,红军和群众已经转移到离卡层山不远的名叫辽立洞的洞里躲藏,在洞口,红军战士与1000多名国民党反动派匪兵战斗了九天九夜,终于弹尽粮绝,寡不敌众,国民党反动派匪兵用茅草和杂草裹着辣椒点燃从洞顶往下丢到洞里熏。罗玉强和韦氏送烈士为了掩护更多的乡亲们转移,于当年腊月29日凌晨,夫妻两人只身跑出洞外,将国民党匪兵分别引到卡层山和弄内红军营寨,红七军班长罗玉强当天在弄内红军营寨战斗中壮烈牺牲,次日,韦氏送在弄内营寨的对面山卡层山山顶上继续用石头与国民党反动派匪兵战斗,终于因石头用尽,寡不敌众,被敌人围困于山顶,山下的国民党反动派匪兵见状便嗷嗷叫嚣着:“要抓活的——要抓活的”往山上冲,韦氏送烈士已无地方可躲,只能站在卡层山山顶的悬崖边上与国民党匪兵对峙,有一名国民党反动派匪兵为了抢功,急不可耐地爬到韦氏送烈士附近,准备抓活韦氏送烈士,韦氏送烈士突然反手抱住该名国民党反动派匪兵一起跳下卡层山,壮烈牺牲,韦氏送烈士时年只有24岁。韦氏送烈士是中国现代革命史上第一位抱敌跳崖牺牲的女英雄,她的英勇事迹已被录入《中华英烈大典》。

\
  [图为作者和凤山县政协原副主席罗文岩同志(红七军后代)在中国唯一存在的“红军田”旁合影。陈奕辰摄影]

  沿着卡层山回村的路上,罗文岩副主席又领我们到干怀洞参观,据罗文岩副主席讲解,这个洞是当年韦拔群同志牺牲后,大革命失利,为了保存革命实力,黄举平爷爷带着我爷爷等20几位共产党员及革命骨干碾转到这里躲藏,准备转移到贵州保存革命种子。当我站在洞口往洞里看,只见洞内不大,但它自然分为左右两半,洞内相连。洞内洞外花蚊子嗡嗡叫,到处叮人,我爷爷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与其他革命骨干一起在这里躲藏了20多天。可想而知,当年在没有蚊帐的条件下,我爷爷和他的战友们是如何度过的。我走进洞里轻轻抚摸洞里的石壁,仿佛还有我爷爷当年背靠石壁休息的体温;犹如就在昨天,他和黄举平爷爷等一批革命骨干还在洞里开会,商讨破敌大计。我忽然觉得我爷爷是伟大的,没有坚定信念,没有崇高的理想他们是不可能有如此坚强的意志的。特别是在韦拔群同志牺牲后,革命处于低潮,在白色恐怖下,他能与其战友坚持并肩战斗,寻找革命出路,这种勇气和精神是常人无法想象和做到的,但他只是中国千千万万共产党员中的一员,是大海里的一滴水,作为一名党员,他践行了曾向党旗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的誓言。

  回村后,罗文岩副主席又领我们到烈士纪念碑、97位烈士公墓、举平亭、红军田等地参观瞻仰。

  我们站在97位烈士公墓前,罗文岩副主席给我们讲述了97位烈士墓的故事,中亭革命先驱为了掩护红军和乡亲们撤离,有97位没被转移的童叟妇妪被国民党反动派匪兵抓获,国民党反动派匪兵分别向97位童叟妇妪追问红军的下落,均被拒绝回答,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匪兵一进村就被地雷炸得血肉横飞,于是恼羞成怒,国民党反动派匪兵按照国民党广西剿匪司令廖磊围剿东巴凤时提出的“三刀政策:草要过刀、石头要过刀、人头要过刀”,最后97位老人小孩全被气急败坏的国民党反动派匪兵用马刀一个一个活活砍头杀害了,同时,还疯狂叫嚣:“石头要过刀,村屯要过火,把中亭烧个跳蚤不留”,遂点火烧毁了中亭4个大屯的200多户民房;97位烈士公墓至今仍静静地傍在中亭村革命烈士纪念碑旁。然而,这97位烈士仅仅是当年为革命付出牺牲的千千万万烈士的一部分。当年中亭乡人口仅有600多人,先后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达233人,42户断了炊烟,人口减员达三分之一,三分之二的人是之前转移到东兰武篆和兰木等地躲避才活下来,整个中亭先后被烧毁的民房共5次,可谓鸟兽绝迹,可想而知,当年的惨烈与悲壮。

  触摸中亭革命老区和烈士故里,亲临其境,心灵无比震撼和感动,这是一个山青水秀,人杰地灵的地方。若当年没有中亭乡亲舍命保护我爷爷,也许就没有我这个后代了。这次追寻爷爷革命足迹之旅,我不仅看到了中亭“红军田”的宁静,卡层山的伟岸,97位烈士墓的悲壮,欣赏了凤山中亭俊美的自然风光,领略了凤山中亭革命老区人民的热情,更圆了我寻找爷爷革命足迹的红色梦想。如今硝烟散去,只留下静静的纪念碑、烈士墓、纪念亭和红军田,郁郁葱葱的山林,让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去回想爷爷在艰苦革命年代的生死考验、血泪洗礼。

  如今,我作为一名文化战线的纪检监察干部,之前经常与剧团外出演出,特别是到小学和幼儿园演出,望着操场里天真活泼可爱的孩子们无忧无虑地看着节目演出,他们时而跟着歌唱,时而跟着节目互动,使我联想起从中东战乱中随父母逃亡出来的小男孩横尸海滩,伊拉克、利比亚难民逃避炮火袭击的震撼画面,深感和平犹如阳光,珍贵而不觉,得来却不易,此刻又有多少人会想到应当感恩为争取和平自由的革命前辈和凤山县中亭乡的乡亲和烈士们?作为一个革命后代,应需要留存一份对先辈抛头颅洒热血革命精神的执着坚守,薪火相传;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更应铭记先辈的嘱托,在共筑“中国梦”中有所担当,有所作为。

  链接:黄明规(又名:黄明峰、游击队名:黄卜平)简介

  我的爷爷叫黄明规(黄明峰,在游击队叫黄卜平),出生在东兰县兰木乡节萨屯的一个穷苦农民家庭,儿时随父母及族亲迁移凤山县江州乡弄辖尧屯居住,因山里无水饮用,数年后,又举家迁移到巴马县巴马镇(原万冈县介吉乡)介莫村陆脚屯跟随其三叔居住,后搬到现在的那门屯定居。他早年参加韦拔群的农民运动并成为农民自卫队队员,1929年参加百色起义,同年即加入中国共产党。红七军主力北上江西后随韦拔群、陈洪涛、黄书祥、黄举平等留守根据地。1932年韦拔群、陈洪涛牺牲后,跟随黄举平等革命骨干转战凤山巴轩(今中亭乡中亭村),因革命斗争需要,之后又转移到贵州省继续开展革命工作。爷爷曾担任东万(万指现在的巴马县,旧称万冈县)游击大队副大队长;参加万冈起义,起义失利后,到田东县、平果县、百色右江区石卓等地与当地的革命同志一起继续坚持革命斗争;之后,他领导的游击大队整编加入陈赓解放大军的百色军分区独立团参加解放广西,先后带兵进入“三林”(今隆林、西林、田林)进行剿匪;1949年12月广西解放后,被分配在百色四塘劳改农场任领导;1955年调任柳州鹧鸪江劳改农场领导;1957年因积劳成疾去世,享年49岁。(黄大革)

\

  [图为爷爷与红七军领导人之一黄唤民(黄海燕)(解放后任贵州省民委主任)的合影。左为:黄唤民(黄海燕),右为:我爷爷黄明规(黄明峰、黄卜平)。黄大革翻拍]

来源:华夏小康网

声明:

1、中国周刊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1条评论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